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91章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第91章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那你之前自己怎么包扎的?”季心禾真是不想看他装出来的那副单纯无辜的模样,分明就是个老奸巨猾的老狐狸,还装天真!

    “就是马马虎虎的包扎了一下,你看你不是随便一推就给扯裂了?这纱布和金疮药也贵的很,总不能马马虎虎的包扎一下,就又给浪费了吧。”穆侯楚说的一本正经。

    季心禾“呵呵”两声:“反正一共就这么点,马马虎虎用完了下次也没了。”她要信了这个男人的胡说八道才见了鬼了!

    季心禾正要转身走,便见穆侯楚突然“嘶”的一声倒吸一口凉气,痛苦的不像样子。

    微弱的烛光下,正好映衬着他有些苍白的面容,一双剑眉紧紧蹙起,似乎在忍受痛苦,他的胸膛处,鲜血已经染红了他的衣襟,刺目的很。

    季心禾看着他这模样,虽然知道他八成是装的,毕竟先前他可还没事儿人似的呢,怎么可能突然之间就疼的要死了似的?

    可不知为何,看着他这样,她的心还是跟着揪了一下,。

    大概是她心里还是存着善良的吧,季心禾这么安慰自己,她一定不可能是因为在乎他!

    “你要是再不帮我上药包扎,我可能真的要失血过多死了。”穆侯楚道。

    季心禾身形都跟着僵了一僵,却还是没动弹。

    穆侯楚接着道:“我伤口还是被你给扯裂的,我好心抱你回屋来睡,你扯裂我伤口,现在还眼睁睁看着我失血多过而亡?”

    说着,便又是叹息一声:“罢了,你不管我就算了,反正我······”

    话音还未落,季心禾便已经气呼呼的坐到了床边上,恶狠狠的将他手上的金疮药和纱布给夺了过来:“转过身去!”

    穆侯楚十分“乖巧”的转过身去,唇角勾起一抹微不可查的笑意,随即便开始宽衣解带,解开了外衫,接着解里衣,露出精壮的胸膛,然后,又开始扯腰带,打算脱裤子。

    季心禾直接一巴掌拍开了他不自觉的手,脸上凉飕飕的:“脱到这里就够了。”

    穆侯楚这才恍若惊醒一般的,后知后觉的道:“哦?”

    眸中却闪过一抹失望,差一点就脱了。

    季心禾看着他的结实的后背,真的难以想象他素日里的那一副书生打扮的衣裳之下,是这么一副好身材。

    单单看那精壮的后背,都让人忍不住咽口水。

    季心禾悄悄咽了咽口水,这才清了清嗓子,强迫自己将目光落在他后背上的那一个血窟窿似的伤口上,是箭伤,看这深度,应该是一箭穿破了他的身躯,那箭呢?他自己拔了?

    季心禾光是想想都觉得浑身发凉,这么深的箭,他没有伤药,就这么直接拔,随意的包扎一下止住了血,就说是轻伤?

    “怎么了?”穆侯楚背对着她,看不清她脸上的神色,只是她好一会儿没有动静,让他忍不住问出声来。

    季心禾眸光扫过他坚实的后背,上面似乎不止这一个伤,还有一些旧伤,都是刀剑伤,她难以想象,一个书生的儒雅打扮的男人,身上会是这么的惊心动魄,似乎从他身上的这些伤,她都能感受到,他的人生是多么的惊险。

    季心禾忍不住抬手触及他的一处旧伤,那是个一指长的刀痕,看这疤痕,大概也有些年月了,他到底,经历了多少呢?

    初见他,他倒在血泊之中,她只当他是救命的解药,没有仔细去打量他,唯一的印象就是,这男人容貌真好,这男人身材真好!

    再见他,她也一直觉得他是个从来都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富贵甚至权势之人,那与生俱来的贵气和傲气,连穿着粗布麻衣坐在牛车上赶车都难以掩盖。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却能够轻易的为小北挑出实用又廉价的文房四宝,却有一个满是伤痕的身躯。

    他到底是谁呢?到底经历了什么?

    季心禾来到这个时代,头一次有这么重的好奇心,这么的想要去了解一个人,知道一些事。

    当她的指尖触及他坚实的后背,穆侯楚整个身子都僵硬了一下,他能够感受到她柔软又温润的手指触在他的肌肤上,分明冰凉彻骨,却如同一簇火苗,轻易的就能点燃他。

    该死,面对这个女人,他自制力似乎总是瞬间归零!

    “这是什么时候的伤口?”季心禾微微低着头,思绪混乱着,没有去注意穆侯楚的异样,轻声开口道。

    伤口?

    穆侯楚这才感觉到,她指尖触及的,正是他身上的一处旧伤。

    “不记得了。”穆侯楚声音有些沙哑。

    他就算记得,这种时候也什么都忘了。

    穆侯楚咽了咽口水,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

    季心禾心口划过一丝丝不明的情绪,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情绪,只是觉得心里闷的很。

    季心禾收回了手,去拿金疮药来准备上药:“这都能不记得,是伤的太多了?数不过来?”

    她的指尖突然撤离,他浑身的火苗瞬间缺少了一个宣泄口一般,渐渐停歇了下来,只是心里却堵得很,隐隐藏着些许不甘,他想要她多碰触一会儿,再多一会儿。

    穆侯楚抿了抿唇,看不清神色:“嗯,大概吧。”

    回答都带着几分应付了。

    季心禾端了盆热水来,先用热水浸湿了毛巾,将毛巾拧的半干,轻轻的在他的后背狰狞的伤口周围热敷清洗,清洗血迹和伤口。

    穆侯楚浑身都跟着颤栗了一下。

    季心禾连忙停下了动作,小心的问:“弄疼你了?”

    穆侯楚浑身都紧绷着,摇头:“没有。”

    伤口的疼痛算什么?他从小到大受的伤数不胜数,今日这穿身的箭都是被他直接一手给拔出来的,眉头都不皱一下。

    只是她拿着毛巾的手时不时的会触及他的后背的肌肤,这种无意的撩拨,再重的刀剑伤都没有她的刺激狠。

    季心禾以为他逞强,轻哼一声:“痛就说,这会儿倒是要面子了?”话虽这么说着,只是手上的动作还是轻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