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92章 强势压倒

第92章 强势压倒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穆侯楚感受着她刻意放轻的温柔,心里都跟着甜了许多,哪里还管什么伤口的疼痛?只是心里暗自笑着,暖洋洋的。

    季心禾给他清理好了伤口,上了金疮药,这才拿过纱布来一圈圈的给他缠上,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你今日到底做什么去了?”

    大半夜的出去,带着一身伤回来,她怎么可能相信他只是出去闲晃去了?

    她的小手细细的给他缠纱布,指尖不时的触碰到他赤|裸的肌肤,每触及一处,便撩拨起一簇火苗,只是她没察觉。

    但是穆侯楚袖中的手已经紧握成拳,浑身僵硬不已,他现在突然·····后悔让她给他上药了。

    “你若是想了解我,我自然什么都告诉你。”穆侯楚的声音都染着隐忍的沙哑。

    跳跃的烛光,散发出幽暗的光芒,反而多了一抹暧昧的气氛。

    季心禾没好气的道:“你吃我的,住我的!你还背着我干坏事,我能忍你?再不说我直接把你轰出去!”

    穆侯楚唇角轻勾,只是笑道:“这么说似乎也有道理。”

    季心禾正要应是。

    便听他接着道:“反正说白了都是在乎我,想了解我,不必扯这样幌子。”

    季心禾缠着他的绷带的手狠狠一用力,穆侯楚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季心禾凉飕飕的道:“你最好少说两句。”

    她现在是发现了,这男人是给点阳光就能自己灿烂!

    穆侯楚无奈的笑了,这才道:“我今日去了邻镇的铁矿。”

    季心禾一下子被转移了注意力,竖着耳朵听着:“你去那里做什么?”

    她早就猜到他八成就是去那儿了。

    “要查一些事情。”

    季心禾一边给他缠着纱布,思绪都跟着飞到了一边,接着问道:“你对这个铁矿这么感兴趣?看来你留在连安镇,也是因为这个?”

    穆侯楚感受着她一双纤细的手拿着纱布在他的身上一圈圈的缠绕着,有时候纱布要缠到前身来,可她坐在他的后面,只能伸长了胳膊环住他的身躯,将纱布递过去,她的气息距离他这么近,她纤细的手不时的触碰着他上身的每一个地方。

    他甚至能感受到她为了给他细致的包扎,而凑近的小脸,因为她额角的碎发撩拨在他的后背上,轻轻痒痒的,挠心的难耐。

    穆侯楚额角的青筋都有些暴起了,紧紧的抿着唇:“不全是。”

    季心禾终于给他缠绕好了纱布,轻轻的在他的后背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轻轻呼出一口气,随意的问:“那还为了什么?”

    穆侯楚最后一丝理智彻底崩掉,转身便直接将季心禾压倒在了床上。

    “啊!唔······”季心禾轻呼一声,还未反应过来,便被他堵住了娇唇,他侵略性的索吻,带着些许蛮横,还有些许霸道,不给她丝毫拒绝和反抗的余地,吻的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穆侯楚一手扣住了她的双手,举在她的头顶,一边粗重的吻着她,发泄自己的欲望,一手便已经开始解她的衣衫,轻巧的褪去了她的外衣,摸进了她的里衣里。

    季心禾原本还被他粗重又霸道的吻,给吻的有些晕头转向,却在他的手骤然触及她的肌肤的那一刻,瞬间清醒了过来,她此时才感觉到他深深的欲|望,从他身上每一寸滚烫似火的肌肤上传递过来,偏生她被他压在身下禁锢着,动弹不得。

    “唔······唔唔唔唔!”季心禾瞪圆了眼睛挣扎着,娇唇被他痴缠着难以挣脱,连一句话也吐不出来,却依稀可以听出这句话是:你个混蛋!

    穆侯楚却已经被冲昏了所有的理智,霸道的只想占据她,因为他胸膛里翻涌而起的熊熊浴|火已经再也容不得他等待分毫。

    忽而听到“嘭”的一声清脆的响声,那装着金疮药的瓷瓶从床上滚落,摔在了地上。

    穆侯楚原本也没当回事,大手一挑便解开了她的里衣,将上身脱的只剩下一个单薄的肚兜,凝脂一般雪白的肌肤暴露出来,在幽暗的烛火的映衬之下,显得越发诱惑,穆侯楚原本清冷的眸子里,已经满是欲|望,忍不住想要侵占她的全部。

    季心禾气的半死,可偏偏自己力气不比他大,被他压的死死不说,连双手都被他扣在头顶上不得动弹,任由他将自己剥的干干净净展露在他的眼前,更恼火的是,她再怎么气,也无法唤醒这突然化身野兽的男人,只能任由他侵占。

    却在此时,一阵脚步声靠近的声音传来,季心禾浑身一个激灵,显然是察觉到了,吓的浑身都冒冷汗了。

    穆侯楚也察觉了,眉头一蹙,显然有些不悦,却还是停止了动作,大手拉过棉被迅速的将季心禾盖在了被子里,确定从头到脚没有一处地方露出来。

    季心禾的双手在双手终于得到了解脱,下意识的就要挣开他,却听穆侯楚压低了声音道:“若是想快点嫁给我,你只管掀开被子,让咱今晚的事儿泄露出去,反正我也不介意。”

    季心禾憋屈的要死,捏着被子气闷的道:“分明是你要强······”

    “嗯?这可是我屋,别人怎么想也应该是你特意跑我屋里来勾引我的吧?”穆侯楚挑了挑眉。

    “你!”

    “嘘,有人来了。”

    季心禾一口气憋在心口,上不来下不去,真真的要憋屈死了!却也只能安分的缩在被子里,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门外果然传来了敲门声:“穆楚,你怎么了?我听到你屋里好像有动静。”

    是季东的声音,怕是他睡着的时候,被那瓷瓶摔在地上的声音给惊醒了,前阵子杨罗湾才闹过强盗,他也是警惕的很。

    穆侯楚淡声道:“没事,方才起夜,不小心将柜子上的一个瓷瓶给打碎了。”

    季东还是有些不放心的推门进来瞧了瞧,却见穆侯楚半靠着躺在床上,身上搭着厚厚的棉被,屋里除了他的确也没别人,这才放心了:“我还怕是进了强盗了,你没事就好,快些睡吧,夜深了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