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93章 我不嫌弃

第93章 我不嫌弃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嗯,你也早点睡吧。”穆侯楚声音看不出情绪来。

    不过他向来这样,季东倒是也没放在心上,点点头便转身关门出去了。

    季东到茅房里一趟,他本来就是半夜起来起夜的,听到动静才过去瞧瞧,好在没什么事,他也就安心了。

    回屋的路上,路过季心禾的房间,看着禁闭的房门,脚步不禁顿了顿,可片刻便直接路过了。

    心禾都已经是大姑娘了,他进她房间当然不合适,虽然莫名的有些疑心,却还是被他压了下去,直接回房,闷头就睡了。

    季心禾竖着耳朵,听到季东回房,关上门的声音,提到嗓子眼儿的一颗心,这才终于落了下来,瞬间就从被子里钻了出来,还抓起了刚刚被穆侯楚已经扒掉的衣衫抱着挡在身前,瞪圆了一双杏眸,磨着牙道:“你个混蛋!”

    他使个苦肉计,让她不忍心抛下他不管,好心给他上药,他竟然转身就变禽兽!这男人简直不要太过分!

    季心禾的骤然离去,让他的怀抱都跟着空落落了许多,方才才被逐渐填满的心房,瞬间又空寂了下来,欲望早已经消退,残余下来的,只有留念和不舍。

    穆侯楚看着季心禾的眸子,还带着些许残余的灼热,声音都带着嘶哑:“你之前睡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骂我的。”

    季心禾饶是再厚的脸皮,此时也“噌”的一下红了,瞪圆了眼睛:“你,你,你别跟我提那事!我那是被逼无奈!”

    穆侯楚眸光中都染上了些许幽怨:“原来你翻脸就不认人。”

    季心禾瞪圆了眼睛,这男人是现在是什么眼神?!闹的好像她玩过他就丢掉一样!

    “你别给我装!你分明知道我那时候是中了毒,那次的事情就算了,你现在在我家白吃白住这么久,也算还清了吧!”季心禾梗着脖子道。

    穆侯楚下了床,缓缓站起身来,向着季心禾走近,季心禾警惕的瞪着他,下意识的就往后退。

    可谁知穆侯楚随后身形一闪,便已经到了她的跟前,待到季心禾反应过来,他已经大手一勾,勾住了她的腰身,迫使她贴近了自己,用着低沉又嘶哑的声音,覆在她的耳边轻声道:“还清?睡我一次,可没那么容易还清。”

    季心禾浑身一个激灵:“那你还想怎样?”

    穆侯楚轻轻勾唇:“你怕是忘了我之前说过的话,要还,就得让我睡到死。”

    “你不要脸!”

    “脸要不要无所谓,反正你,我要定了。”穆侯楚唇角掀起一抹森森然的笑,语气里却带着霸道的笃定。

    似乎这一句话,便给她定了终生,绝无改变的可能。

    不知是他气势太强,还是此时的气氛太诡异,季心禾头一次慌张的不成样子,一把推开他,像个过街老鼠似的,只想仓皇而逃,不知是不想面对他,还是不敢。

    却被穆侯楚一把给拉了回来。

    季心禾有些恼羞成怒的瞪着他:“你还想怎样!”

    穆侯楚却扯过了她紧紧抱在怀里的衣裳,一件一件的细细给她穿好,剑眉微蹙:“外面这么冷,你这样出去是想冻死吗?”

    季心禾讪讪的闭了嘴,没再说话,只是看着眼前这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却弯着腰低着头给她一件件的穿衣裳,心里莫名的涌上来一阵暖意。

    察觉到这样异样的情绪,季心禾一个激灵清醒过来似的,连忙摇了摇头,甩开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等着穆侯楚给她将衣裳穿好了,终于松开了她了,转身撒腿就跑。

    看着季心禾仓皇而逃的身影,穆侯楚无奈的掀了掀唇,他又不是老虎,何至于让她怕成这样?

    不对,这女人见着老虎怕是都不会怕,那她怕他怕成这样是为了什么?

    ——

    次日一早,季心禾头一次睡了懒觉,等到时候不早了,小北才钻进她的房间里去叫她。

    “姐姐,姐姐,你再睡下去,太阳都要出来了,咱们还得去镇上卖腌菜呢。”小北推着她的被子。

    季心禾睡眼惺忪的揉着眼睛睁开,一看外面天色都已经亮了,顿时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现在什么时候了?”

    “姐姐快起来吧,今儿怎么睡的这么晚还不醒?是不是做了好梦不愿意醒了?”小北嬉笑着道。

    季心禾想起昨夜的事情,忍不住一个哆嗦,好梦?!那明明就是噩梦!

    季心禾没好气的道:“没什么,做了个噩梦!吵的我睡不着。”

    小北眨巴了下眼睛:“做恶梦还舍不得醒?姐姐口是心非。”

    季心禾凉飕飕的笑着,用手捏着小北的脸颊:“小北还学成语了呀?是不是改天也要教教姐姐了?”

    小北被捏的龇牙咧嘴的叫:“没,没,没,就是穆楚哥哥今早上教我的,就教了这一个。”

    季心禾听到他就来气,松开小北,没好气的道:“他教你这个做什么?”

    小北揉着自己发红的脸颊,下意识的躲开了她几步,这才耿直的道:“穆楚哥哥说,姐姐最喜欢口是心非了。”

    “嘭”的一声,季心禾一巴掌拍在炕上,气的磨牙:“穆楚!”

    这个混蛋男人,竟然还在她弟弟面前造谣!

    小北连忙又往后站了几步,果然他的直觉是对的,幸好方才后退了几步,不然那一巴掌没准儿就拍在自己身上了!

    季心禾要换衣裳了,小北顺势立马开溜,跑了出去。

    穆侯楚就在院子里帮着季东劈柴,自然也听得到季心禾方才那气急败坏的“穆楚”二字,瞧见这慌张跑出来的小北,只是勾了勾唇笑道:“怎么了?你姐姐发脾气了?”

    小北抚了抚胸口,还是不忘给自己姐姐说好话,十分诚恳的道:“其实我姐姐人很好的,只不过有时候情绪有点暴躁。”

    “嗯,我也看出来了,不过,我不嫌弃。”穆侯楚轻声笑道。

    小北歪着头想了想,觉得有些纳闷,为什么这话听着这么怪呢?

    但是他到底年纪小,也理解不了这么多,一会儿的功夫就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