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94章 两口子

第94章 两口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季心禾端了热水进来洗脸,一低头便看到脸盆里水面的倒影下,依稀可以看到,一连窜顺着脖颈蔓延而下的吻痕。

    季心禾磨了磨牙,这禽兽男人!

    等到出门的时候,季心禾裹的严严实实的,连一张小脸都给捂住了一半,只看到一双水灵灵的眼睛露出来,活生生像个企鹅。

    小北呆呆的道:“姐姐,今天怎么穿这么多?”

    季心禾扫了一眼穆侯楚,声音都凉飕飕的:“我冷。”

    小北咽了咽口水:“哦·······”

    早上虽说起的晚了,但是好歹紧赶慢赶还是总算赶上了早市,到的时候甚至已经有不少人在那儿等着了。

    “今儿怎么来这么晚啊,我还以为你今儿不来了呐,快给我来半斤腐乳。”一个大娘道。

    季心禾讪讪的笑道:“天太冷了,一不小心就起晚了。”

    大娘对着穆侯楚嗔了一声:“你媳妇儿起晚了,你也不知道喊一声?瞧你这相公当的!”

    季心禾瞪圆了眼睛:“我不······”

    穆侯楚点点头:“她入冬了就贪睡些,下次我早点叫她,一定不让大家再多等。”

    “哎!”大娘接过了小北给递来的装好的半斤腐乳,付了钱,便笑嘻嘻的转身走了。

    “我······”季心禾还没来得及解释,大娘的身影便已经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穆楚!”季心禾咬牙切齿的瞪向他。

    穆侯楚却扬了扬下巴:“还愣着做什么?后面还有一堆人等着买呢。”

    季心禾这也没功夫去管他,连忙忙活去了。

    穆侯楚唇角掀起一抹微不可查的笑,隐隐带着些许幼稚的得意。

    生意正火热的忙着呢,便见前面的人群突然喧闹了起来。

    “让让让让!都给我闪开!官府办事,一个个别给我挡道儿!”一个官差凶神恶煞的声音传来。

    季心禾的心里莫名的一阵不安,手上的动作也都随之顿住了。

    准备买腌菜的人也都吓的连忙散开,不敢再占着走道,这熙熙攘攘的早市,瞬间变的安静起来,街道的正中,也顺势空出了一条空旷的过道。

    几个官差十分威风的从那街道正中走过,腰间还佩戴着刀,一个个的脸上也都凶的很,扯着嗓子一声吼,便把所有的百姓们给吓的脸色发白,头都不敢抬。

    季心禾面色一凝,顿住了动作没轻举妄动,小北显然是头一次见到这等场面,有些害怕的往季心禾的身边缩了缩,季心禾护着小北,轻声道:“不怕,姐姐在呢。”

    小北点点头,又往她怀里缩了缩。

    穆侯楚站在一边,面色一如既往的没有任何情绪,只是那眸光之中,多了一抹幽深之色。

    一个官差直接随手扯过一个正打算躲起来的男人,便厉声喝道:“你什么人!”

    那男人吓的直哆嗦,连忙道:“这位官爷,小的只是个寻常小老百姓,这会儿出来赶集,求官爷饶了小的吧!”

    那官差骂道:“寻常小老百姓,那你见着我了躲什么?!”

    那男人都要哭了:“小的,小的只是害怕,官爷气场太强,小的只是被震慑到了,小的错了,官爷饶了小的这一次吧!”

    男人说着,便立马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官差便问道:“你如何确定你的身份?”

    “小人家住长锣巷子里的,祖祖辈辈都在那儿住,每日也都会来这里赶集,官爷若是不信,大可以直接去查,小的当真清清白白,从来没有做过违法犯忌的事儿啊!”男人一个劲儿的磕头,鼻涕眼泪都喷出来了。

    那官差头子这才一脚踹开了他:“滚!一会儿就去长锣巷子那边查你,若是你有半句虚言,当心我剁了你!”

    “是是是,小的不敢,小的不敢!”男人连滚带爬的跑了,还如释重负的模样。

    这一群官差随后又开始在人堆里随意的抓人盘问。

    季心禾猜到,他们大概是在找什么人。

    季心禾突然想起昨夜的事情,穆侯楚半夜出去,回来的时候却受了重伤,连大夫都不能去瞧,只能自己简单的包扎一下,今日就一堆的官差来抓人,看来是不是有所关联的?

    一想到这里,她的心也就跟着提起来了。

    官差们盘问了一圈,突然领头的那个目光一扫,便一眼看到了站在季心禾身边的穆侯楚。

    早市的人本来就很多,闹哄哄的,他们站的也不靠前,按理说是看不到他们这里来的,但是穆侯楚的个子相比旁人来说的确高一些,气质也出群一点,因此被挑中也不算是意料之外的了。

    “你!你是什么人?”一个官差指着他问。

    穆侯楚站在那里,神色漠然,没有说话,也没有一个神情变化,却偏偏给人一种威慑的气势,让人望而生惧。

    那官差心里莫名的一慌,忍不住后退一步,却还是强自镇定的扯着嗓子喊,似乎要用拔高的音量来彰显自己的气势似的,但其实他现在却连穆侯楚的脸都不敢看了。

    “问你话呢!”

    “杨罗湾人!”季心禾抢着道。

    那官差看了一眼季心禾:“你认得他?”

    旁边热情的大娘连忙道:“这是两口子呐,都是杨罗湾人,每天都在这儿卖腌菜呐,大家都认得!”

    周围的人也连忙帮着解围:“对啊,这两口子每天都在这儿做生意呐,就是杨罗湾的人。”

    季心禾瞪圆了眼睛,他们什么时候就成了公认的两口子了?!

    季心禾有些不甘心的想开口:“我······”

    穆侯楚点点头:“嗯,是两口子。”

    那官差又看向小北:“他是你什么人?”

    小北看了看季心禾逐渐发黑的脸色,还有穆侯楚淡然自若的神色,眨巴了下眼睛,乖巧的道:“我姐夫。”

    隐隐已经可以听到季心禾的磨牙声了。

    官差瞧了他们一眼,倒是觉得没什么可问的了,便大声喊道:“现在一个要犯逃了,县太爷都下令了,务必捉拿要犯!谁若是胆敢私藏要犯,全家抄斩!但凡看到身上带伤的异乡人,全部要主动给官府报案,否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