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95章 藏着的秘密

第95章 藏着的秘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唰”的一声,官差直接拔出了腰间的佩刀,举在了空中凶神恶煞的挥舞了两下子:“你们知道下场!”

    人群里发出一阵惊呼,一个个吓的脸色发白的往旁边躲。

    官差瞧着震慑的也差不多了,这才成群的收起明晃晃的刀子走了。

    官差前脚一走,人们提起的心也总算跟着落下,随之便是一阵闹哄哄的议论声。

    “这么大的阵势,这到底是逃了什么要犯啊?我活了这些年都没见过官差挨家挨户的搜查盘问的!我方才都听说了,镇上所有的医馆,连带着下面村子里的郎中,都有官差一个个去搜查的!真是吓人的很呐。”

    “不会是死刑犯吧?若是真的逃了个死刑犯,那咱连安镇不会不得安宁了吧?万一那贼人拿咱们小老百姓开刀咋办?”

    “你还想这些?没听官差说了,那要犯是个外地人,而且身受重伤,这种时候还傻里傻气的出来犯事儿?没准儿跑都跑了,你就少操些心吧,注意些身边的人,若是真遇上官差说的这类型的人,赶紧报官,不然就是私藏罪犯的罪名啊,到时候祖宗十八代都得跟着倒霉!”

    “·······”

    人群里炸了锅似的,议论声不绝于耳,闹哄哄的一片。

    季心禾听着,心里也跟着打鼓,转头看向穆侯楚,眸光里都满是狐疑,压低了声音道:“他们冲着你来的?”

    穆侯楚却是淡然的很:“大概吧。”

    季心禾瞪圆了眼睛看着他,这男人到底什么来头?竟然一下子成了官府重点抓捕的要犯,关键是这么一个罪犯,到底谁给的他底气这么风轻云淡的面对官差的?

    季心禾还想再细问,小北却拉了拉她的衣角:“姐姐,要做生意了,大家都等着呢。”

    季心禾瞧着摊子前面围着的一堆人,只好将这事儿暂时作罢,先把生意给做了才是。

    ——

    连安镇虽说只是个偏远小镇,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富贵人家也不少,适合富贵人家消费的地方,自然也是有的。

    比如万兴楼。

    这是连安镇唯一的一个大酒楼,归林居虽说也算是小有名气,但是适合的消费人群却是家底殷实的小富人家,真正有钱有权的“大人物”,一般还是去万兴楼的。

    此时万兴楼最奢华的一个雅间里,从外间进去,一层层的珠帘挡在眼前,一个黑衣打扮的男人快步进来,步子虽然快了些,但是脚步却是轻的很,几乎发不出声音,连扶起珠帘,落下珠帘的时候,那玲珑剔透的珠子之间都没有发出丝毫的碰撞声,可见功力深厚。

    一层层的珠帘进去,才终于到了最里间。

    一个身着褐色锦衣华服男人站在窗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外面街道上人来人往,安静的连气息的声音都听不到。

    因为背对着站着,所以看不清容颜,只是从那颀长的身影来看,大概是个翩翩公子。

    屋内伺候的丫鬟奴才们,更是大气都不敢轻易出一声,一个个谨小慎微的低着头站在一边。

    直到那黑衣男人快步进来,便跪地抱拳道:“主子。”

    锦衣男子没有转过身,只是抬手随意的拨弄着窗台上放着的一盆牡丹花,似乎随意的道:“如何了?”

    黑衣男人抱拳道:“已经翻遍了连安镇上所有的医馆,甚至挨家挨户的搜查,却依然没有找到人。”

    锦衣男子捏着那牡丹的手骤然用力,一朵含苞待放飞花瞬间夭折,周身的气息都沉重了许多。

    十分明显的是,他生气了。

    “没找到?”声音不大,却极具攻击性。

    “属下无能,也许他已经逃出了连安镇·······”

    “不可能!穆侯楚不达目的不罢休,他手下的人自然也是如此,铁矿的事情还没结束,他就绝不可能轻易的放弃走人,这个人,一定还在连安镇!”男人声音都满是笃定。

    穆侯楚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离开了连安镇,这不是秘密,但是他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还暗地里留了手下在这里,所以这次才被突击的个措手不及,铁矿的秘密,几乎被偷去了大半!

    此人绝对留不得!

    不过他更没想到的是,穆侯楚留的人,不是手下,而是他自己。

    当然,这是后话了。

    “属下一定尽力去查!昨日暗夜探寻铁矿的人身手不凡,但是却还是背后中了一箭,身受重伤,又没有找大夫医治,伤口必然也难好,若是没出连安镇,也一定不会太难查的!”

    毕竟连安镇这种小地方,外地人是很少的,外地人都显眼,更别提一个身受重伤的外地人了。

    男人声音都阴沉了许多:“就算掘地三尺,也一定得把他给我挖出来!”

    “是!”黑衣男子顿了顿,这才试探的问道:“三皇子那边······也没能抓到穆相。”

    男人冷嗤一声:“那个废物,我能指望他成什么事?穆侯楚身受重伤,那么好的机会摆在眼前,还是让穆侯楚给逃了,前几日还说追到了柳州一带,今日便连他的影子都追不到了,穆侯楚不死,终究是我心头大患!罢了,眼下当务之急也不是穆侯楚,只要铁矿这边不出差错,就足够了。”

    “是!”

    ——

    卖完了腌菜,季心禾回到家里,一进屋便将穆侯楚拉到了屋里。

    “你昨日到底做什么去了?杀人了还是放火了?”

    穆侯楚牵了牵唇角:“没有,只是去了趟铁矿。”

    “你去那里做什么?”

    “查一些事情。”这些事情,他还是不打算告诉她,毕竟知道的太多,也容易招来危险。

    季心禾听的出他的隐瞒,倒是也不逼他说,谁还没个秘密呢?毕竟他们之间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关系,却还是恼火的道:

    “你就去了趟铁矿,人家官府就这么费心的抓你?你不会是去偷人家铁矿去了吧?”

    穆侯楚看着窗外的眸光微凉:“我也很好奇,一个私人的铁矿,怎么还跟当地的官府扯上了这么多的关系。”

    这背后的势力,怕是越来越不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