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96章 该怎么哄?

第96章 该怎么哄?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那铁矿是用来私铸兵器的,急着挖就是因为急着要兵器,朝廷不缺兵器,唯一的用途就是造反。

    而这铁矿有半点风吹草动,都得惊动官府来亲自“捉拿要犯”,还如此明目张胆,说明背后之人已经连当地官府都完全控制了。

    以三皇子的城府和手段,怕是做不到这样,那还会是谁呢?

    穆侯楚双眸微眯,周身的气息又冷了几分。

    季心禾冷声道:“我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但是你既然住在我这里,我自然也是有要求的,不论什么时候,都不可以牵连到我哥和小北,否则······”

    穆侯楚眸中的寒意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浅浅的笑意:“我若是连你和你的家人都护不住,怕是白活了这些年。”

    这话听着中听,也让人有安全感的很,季心禾的心也安了几分,不知为何,这个男人总是给她一种无形的安全感,似乎他说不要紧,那就真的不要紧,他只要风轻云淡的笑一笑,她就真的觉得不算什么。

    可尽管如此,她怎么还是觉得这话说的这么怪呢?什么叫护着她,以及她的家人?他们什么关系啊要他护着!

    季心禾刚刚反应过来,便见穆侯楚突然凑近了她,大手摸了摸她的脸:“毕竟咱是两口子。”

    随即风轻云淡的转身就出去了。

    季心禾生生愣在那里,直到穆侯楚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她的眼前,季心禾才气的差点儿想骂街。

    “谁跟你两口子了?!”

    当然这话季心禾来反驳是不顶用的。

    村里人又不是不去镇上,这镇上的风言风语一下子就传到了杨罗湾来了,几乎所有人都明确了季家新来的这个男人跟季家丫头的关系。

    原来真是找的夫家啊!

    季心禾抱着一盆子的衣裳出去洗个衣服,便立马有人热情的围过来。

    “哎哟,心禾啊,准备啥时候办亲事啊?这孩子,既然亲事都定下了,都不跟婶子说一声呐?难不成还打算到时候偷偷摸摸的成亲算了?婶子还说要给你当全福人的呐!”

    季心禾嘴角抽了抽:“没·······”没这回事。

    “哎哟喂!还害羞了不成?就知道你这丫头脸皮子薄,还不好意思说?好歹人生大事,害羞是一回事儿,该告诉的还是得告诉啊!”

    “我就说心禾丫头长的这么漂亮,日后找相公肯定也得找个像模像样的,那穆楚模样真真的好啊,咱村可不少小姑娘悄悄惦记着呢,你要成亲还是趁早!”

    “就是啊,那男人到底什么家世啊?东子说是你们远房亲戚,家底子殷实不?父母是做什么的?家里几亩地?兄弟姐妹几个啊?”

    没一会儿的功夫,几个媳妇儿婶子便已经将季心禾给围死了,完全不给她反驳的机会,一句接一句的连珠炮似的,轰的季心禾外焦里嫩,连张嘴都困难了。

    “我跟他真的······”

    季心禾正要解释,便被一个低沉的声音给打断:“心禾性子腼腆,问这些她都不好意思说,真要准备婚事了,自然会请大家来喝喜酒的,大家就别围着她追问了。”

    穆侯楚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了,一把将季心禾给抓到了自己的身后,神色平静的胡说八道。

    这些婶子们的脸上立马浮现出了暧昧的笑意:“哎哟喂,还没成亲呐,就这么护着,以后成亲了还得了?罢了罢了,不问就不问了,心禾丫头面皮子也的确薄,我们就等着好消息呐!”

    一边说着,人群也就散了,一边走还一边说笑的议论着:“别的不说,单就这护媳妇儿的劲儿,心禾丫头日后八成就不会受委屈的!”

    “那可不是?比起我家那个真是好太多了!”

    “就等着啥时候好消息出来了,喝喜酒去,我还得提前准备准备随手礼了。”

    人们三三两两的走了,季心禾的脸色也瞬间全黑了,咬牙切齿的道:“穆!楚!你到底有完没完?!谁要跟你成亲了?!”

    季心禾现在最愤怒的,就是穆楚的名字是两个字,要骂的时候,骂出来实在没有三个字有杀伤力,表达的情绪也有限。

    穆侯楚轻轻勾了勾唇道:“你若是要跟我划清了关系,那我岂不是要暴露了?到时候可就被官府给抓了。”

    季心禾磨着牙道:“你被抓了管我什么事!”

    穆侯楚无辜的道:“我被抓了当然没事,你不是就摊上了私藏要犯的罪名?”

    季心禾:“······”

    一不小心,被他拉上贼船,绑在一起,卸都卸不掉了。

    穆侯楚轻笑着拍了拍她的脑袋:“乖,别胡闹,咱就是一条船上的人。”那笑容里,还带着季心禾常有的狡黠。

    这个老狐狸!

    季心禾气的磨牙,却是半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口,除了骂人没别的办法:“穆楚你个混蛋!现在传的满世界人都知道我跟你有什么似的,你让我以后怎么在这儿呆?”

    穆侯楚若有深意的勾了勾唇,安慰小孩儿似的揉了揉她的头:“没事儿,反正迟早要嫁的。”

    季心禾一口血闷在胸口,脸全黑了,磨了磨牙,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她现在已经不想再继续跟这个不要脸的男人继续废话了,直接拍开他的手,抱着装着衣裳的盆子气冲冲的回家去了。

    穆侯楚看着她生气的样子,却莫名的觉得想笑,素日里瞧着小狐狸似的精明的一个丫头,打着小算盘的时候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嘴角也会勾起一抹贼兮兮的笑容,发起狠的时候,一道凌厉的目光都能杀人似的渗人,开心的时候,乐的两眼弯弯,分明只是一点点小事,却似乎得到了全世界一样的满足。

    可等到生气的时候,却跟孩子似的,还闹脾气呢。

    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怕是难以说清,他唯一知道的是,她是他喜欢的,这就足够了。

    穆侯楚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跟在她的身后回去了,这会儿她憋着气,肯定不痛快,得想想怎么哄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