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99章 宠溺的味道

第99章 宠溺的味道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一边想着,便不免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自己那榆木脑袋的哥哥,真真的不长眼。

    “那好,我也累了,就先回屋去歇着了。”季心禾顺势道。

    “嗯。”

    “我让我哥来帮你接着忙活吧,不然你一个人多辛苦。”

    季心禾下一句话一出,郑小翠的脸色就跟着僵了一僵,连忙摆手:“不必了,不必了!”

    季心禾冲着季东喊了一声:“哥,快些来帮帮忙,小翠一个人忙活着呢。”

    季东脑子的确榆木,加上对自己妹妹也的确信任的很,根本没想过她的花花肠子,听着季心禾这么喊了,他自然是连忙就过来帮忙了:“哎,好咧。”

    季心禾揉了揉额头,一脸疲惫的样子:“那我就先去歇着了,大哥你赶紧帮着小翠把这些活儿一起给做完吧。”

    “你也累着了,快些回去歇着吧。”季东连忙道。

    郑小翠喉头跟哽住了一般,正要说话,却见季心禾紧接着道:“对了,我瞧着外面的天色都有些黑了,小翠一个人回去怕是也不安全,前阵子咱村还进过强盗呢,大哥你记得送小翠回家去呀。”

    “放心吧,那是应该的,前阵子的那强盗的确吓人的很。”季东郑重的道。

    郑小翠的脸都红了:“其实不用······”

    “那我就先回屋去了啊,”季心禾打算了郑小翠的话,又转头看了一眼自己那一脸单纯无知的大哥,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才转身走了。

    但愿她这大哥能早点开窍,整个杨罗湾最好的姑娘就在这儿了,错过了得多可惜?

    小北已经睡下了,季心禾这会儿一出去,这屋里就剩下郑小翠和季东两人了,郑小翠真是头一次跟他单独相处,一时间拘谨的话都说不上来,只是心里却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窃喜······

    “小翠,你若是累了,我就先送你回去,这些活儿我来做也行了。”季东瞧着郑小翠怔在那里,还以为她累了。

    郑小翠连忙低下头,藏住了自己有些烫的脸颊:“没,没有,反正也只有这么一点儿活儿了,咱两个人,也做的快一些。”

    说到“两个人”的时候,郑小翠的脸又更红了一点。

    但是好在屋里也没那么亮堂,季东没怎么去注意这些,便也没看到,点点头:“嗯,那咱尽快吧,一会儿我也好早些送你回去。”

    郑小翠低低的应声:“嗯······”

    季心禾在屋外听了一会儿了,这才忍不住偷笑着走了。

    回到屋里,季心禾直接倒在了床上,其实她方才说的也不算是瞎话,她的确累的很,加上这身子骨的确也虚弱,虽说这阵子每日都在吃些带肉的好东西养身子,但是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季心禾歪在床上就不想动弹了,干脆闭上了眼,打算就这么睡过去好了。

    却忽而听到一声“吱呀”的轻响,是门被推开的声音。

    季心禾骤然警惕的睁开眼,一个翻身就坐起来了,瞪圆了眼睛看过去。

    穆侯楚掀了掀唇:“怎么?你也怕强盗?这么警惕。”

    一边说着,便十分淡然的走进来了。

    全然不顾季心禾瞪的圆圆的眼睛。

    她怕强盗?她是怕他好不好!

    不过这话季心禾是肯定不会说的,毕竟她也是个要面子的人!

    “你来做什么!”季心禾瞪着他,跟个炸毛的小野猫似的。

    他又没做什么,她炸什么毛?

    穆侯楚好笑的道:“来看你啊。”

    季心禾磨着牙道:“说人话!”

    穆侯楚摸了摸鼻子,这才道:“我可是重伤患者。”

    “管我什么事!”这男人还跟她装可怜?

    “你不得给我上药吗?”

    穆侯楚那一脸无辜天真的样子,差点让季心禾以为上次他禽兽的壮举是她做的个梦!

    季心禾神色僵硬的扯了扯唇角,不自觉的往后蹭了蹭,磨着牙,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

    “滚。”

    穆侯楚瞧着她这如临大敌的样子,不禁笑了:“罢了,不逗你了。”

    季心禾瞪圆了眼睛,什么逗?!他逗猫呢逗!

    穆侯楚将手上的水盆搁在了一边的柜子上,修长的手拿着毛巾浸入热乎的水里,随后拧干,这才将这热毛巾递给了季心禾:“先擦擦脸。”

    季心禾惊诧的看着他,她从来不知道,原来这个看上去就一身贵气的男人,也会做这些微末小事,他来就是要给她端洗脸水来的吗?

    季心禾将信将疑的看着他:“这水里不会有毒吧?”

    穆侯楚嘴角僵硬的抽了抽,直接大手一捞,就拧小鸡儿似的将她给拧过来,一只大手控制着她的后脑勺,一手便将那热毛巾覆在了她的脸上:“累了一天了,就这么躺下就睡?起码洗个脸泡个脚,也能舒缓舒缓身子,瘦的豆芽菜似的,还这么作践自己身子。”

    “你才豆芽菜呢!”季心禾拔下了脸上的毛巾,愤懑的道。

    穆侯楚挑了挑眉:“我是不是豆芽菜,你不是感受过吗?”

    季心禾的脸“噌”的一下就红了,气恼的推开他:“滚!”

    这老流氓,方才还装一副天真无知的样子,三两句话就原形毕露!她方才竟然还因为他突然温柔的举动,小小的感动了一下,真是见了鬼了!

    穆侯楚笑了笑,倒是由着她发泄情绪似的被她真的“推开”,其实也就是他自己后退了两步,季心禾的功夫其实还是不错的,但是这力气,是真的小,也就她喜欢逞强,还不愿意承认。

    “我再给你端一盆烫烫的水进来,你一会儿先泡泡脚了再睡。”穆侯楚说着,便直接拿着毛巾,端着水盆出去了。

    季心禾有些怔忪的呆在那里,看着穆侯楚离去的背影发呆,他方才那些言辞举动里,竟有那么些宠溺的味道,他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

    他不是之前还恨的要杀她吗?

    这男人难不成是中邪了不成?

    可更中邪的是,她竟然开始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悸动,和隐隐的欣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