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04章 还带着未婚夫来啦?

第104章 还带着未婚夫来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瞧着他们已经走远了,桂香婶子才忍不住道:“看来你家心禾跟这个穆楚感情挺好啊?他这么关心她,婚事打算啥时候啊?”

    季东一脸懵懵的,抬手挠头:“啊?”

    桂香婶子嗔笑一声:“都这会儿了你还跟我装什么傻?心禾自己可都承认了,婶子可等着吃喜酒呢,啥时候办事儿可记得提前知会一声。”

    红芹也跟着笑:“就是,先前问她还不承认呢,现在可算认了,满村人都知道了这事儿了。也不知这男人到底什么家世,模样可生的真真的好!”

    季东更懵了,心禾都承认了!?

    满村人都知道了?

    他们两?

    为什么他不知道?

    季东惊诧的看向小北,似乎想问到底怎么回事儿。

    小北正抱着一个刚刚烤好大红薯吃的不亦乐乎,似乎想了想,便点点头:“好像是有这回事儿。”

    桂香婶子一边忙着手上的活儿计,一边打趣的笑道:“我瞧着这个穆楚挺照顾心禾的,进屋里来,目光也多半都黏在她身上,心禾嫁过去,肯定也不会受委屈了。”

    “那可不是?心禾这么好的丫头,也值得这么好的男人。”红芹也跟着笑道。

    季东干脆不说话了,这事儿还是得等着心禾回来了,问问清楚再说。不然一不小心,怕是要坏了她的名声了。

    ——

    大雪从昨天半夜开始,就一直下的没停下过,今儿早上的时候,地上还只是覆盖上了薄薄的银霜白雪,等到现在大下午的时候,便已经落了厚厚的一地了。

    原本有些寒碜的小山村,在白雪的覆盖之下,多了一种别样的美丽,一眼看去,一望无际的白,她前世活在高压状态之下,也不是没见过雪,却从来无心去多赏一眼,也没有这个时间。

    如今她一介布衣,走在娴静乡野之间,才终于难得有了机会来好生看一眼,真真的是恬静的很。

    季心禾一边走着,还深呼吸一口,这清新的空气,也只有这青山绿水的乡野之地才会有了。

    却忽而头上被盖住了什么东西,压的她脑袋都跟着低了一下。季心禾“哎呀”一声,伸手去扶头上的东西,却摸到一个大大的斗笠。

    季心禾抬眼一瞧,便见穆侯楚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她身边来,面色微沉:“这会儿还在下雪,你连个斗笠都不戴就出来,一会儿受了凉可怎么好?”

    季心禾莫名的没有半点底气,只能乖巧的应一声:“哦。”

    方才出来的太匆忙了,没想到这些。

    穆侯楚瞧着她难得乖巧的样子,唇角不禁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

    “你不用戴吗?”季心禾瞧着他没戴这个,问出口之后才发觉自己傻了,家里就一顶斗笠。

    这斗笠本就是干活儿的时候才用的,他们这会儿来摘白菜,撑把伞肯定不好干活儿的。

    穆侯楚淡声道:“你以为我跟你一样的身子骨?”

    季心禾轻哼一声,撇撇嘴:“那你就不戴好了!”

    只是心里,却升起了一股子暖意。

    两人并肩在雪地里走着,一时无话,却半点不显尴尬,似乎已经是极其寻常又熟悉的关系。

    季心禾也很诧异这种感觉,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们能有什么关系呢?

    正想着,便听到穆侯楚突然道:“到了。”

    季心禾这才回过神来,抬眼一瞧便看到果然已经到了王婆家门口了,院子的门并没有关,乡下人家民风淳朴,院子的大门一般少有关的,这样也方便大家走家串户。

    季心禾走进去,便连忙喊了一声:“王婆!王婆!”

    “哎,在呢,”王婆探出头来,笑眯眯的道:“是心禾来啦?哎哟,咋还把未婚夫也带上了?不会是要来发喜帖的吧?”

    季心禾一脸黑线:“我······”

    王婆连忙道:“快些进屋里来暖和吧,外头冷。”

    穆侯楚掀了掀唇,抬脚便往里去。

    季心禾恨恨的瞪了一眼穆侯楚的背影,这才跟上。

    屋里有热炕,倒是比外头要暖和的多,王婆给端了热水出来,笑道:“这大冷天的,咋还特意来一趟啊?莫不是豆腐不够用了?”

    王婆家也是做豆腐的,村里人谁要买豆腐,一般都到她家来。

    季心禾坐在热炕上,双手抱着装着热水的碗,小小的喝了一口,只觉得浑身的寒意都驱散了:“没呢,今儿来找王婆,是想问问王婆家那二亩白菜,可有买家了?不然的话,我就找王婆收了。”

    王婆一愣:“咋还要白菜呀?”

    “我这腌菜生意又多加了个新品种,就要用白菜呢。”季心禾笑嘻嘻的道。

    王婆一拍大腿:“我这二亩白菜正愁难卖呢,你想要多少全拿了去。”

    季心禾想了想,她现在做大生产量的,其实都用的到,便道:“我全要了,价钱就按着王婆您在镇上卖的价钱算,可好?”

    王婆兴奋的道:“好好好,自然是好!白菜不是什么金贵东西,一斤也才就两文钱,如何?”

    “成。”季心禾笑道:“我先付一些定钱给王婆您,等下次我哥拉了牛车来,把地里的白菜都给收了,称了重,再算钱结账给您,不过我这次急着要一些,就先在您地里摘一背篓先。”

    季东都说屋里没白菜了,明儿的货还是得交的。

    王婆笑呵呵的道:“这要啥定钱,都是乡里乡亲的,我还不信你不成?你先只管去我地里摘,咱最后了再算钱就是了。”

    季心禾推辞不过,便只好笑着应下了。

    “我这老太婆身子骨不好,冬天出去就冻的骨头疼,家里几个儿子今日也都到镇上做短工去了,实在没法子帮你,你就先自己去我地里摘,到时候东子拉了车来,我让我儿子们去帮忙摘了装车。”

    “哎!好咧!”季心禾应下一声,便起身走了。

    穆侯楚将她方才取下的斗笠再次盖到她的头上,两人这才前后出去了。

    王婆瞧着他们两这小举动,不禁笑了:“现在的年轻人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