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09章 你笑什么

第109章 你笑什么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吴掌柜哈哈大笑了起来,对着身边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拱手道:“还请连大师帮忙品鉴,作证是否当真!”

    连大师在连安镇也算是小有名气,刚刚从京城返乡回来的品酒大师,听说在京城的时候,也是各大高门贵族的常客,对于酒,没人比他更有权威了。

    大家对于他自然也是敬重有加。

    连大师摸了摸胡子,眉飞色舞的道:“老夫先前亲口尝过,这的的确确就是葡萄酒!如此佳酿,实在是难得啊!”

    这话一出,果然一片哗然:“当真!?”

    “自然当真!”

    吴掌柜无比得意的道:“我归林居这百年招牌,还能砸于此时不可?这等好酒,若是造假,那无疑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既然我归林居敢拿出来,那这酒就必然是真的!”

    楼上的那位高老爷连忙道:“快给我上一壶来!”

    其他的人也连忙跟着喊了起来。

    吴掌柜却慢悠悠的笑着摇了摇头:“不急不急,因为葡萄酒多珍稀,大家想必也是知道的,我归林居能得这么些,便已然不易,所以每日,只提供十斤葡萄酒,一斤为十两!”

    高老爷摆了摆手:“别说一斤十两,一斤二十两我都要!赶紧给我上一壶来!”

    “就是!若是当真,多少钱都是小事,赶紧上,赶紧上!”

    众人一片嚷嚷声,归林居的小厮们也不歇着了,跑着给各位大老爷们下单。

    这归林居有了葡萄酒的事儿,瞬间便在整个连安镇给传开了。

    几乎整个镇上,乃至府城,都跟着震了一震,一时人声沸腾,风头无二,万兴楼这连安镇第一大酒楼的名头,都跟着悬乎了。

    对于吴掌柜来说,这一斤只能赚二两银子的利钱,并不算什么,尤其是,季心禾答应的是,这一个月才给他三百斤,等同于他只能赚六百两银子。

    所以关键在于,这全城独有的葡萄酒,将会给他的酒楼拉拢来的客人,给他酒楼扬的名气。

    “哎你听说没有?归林居竟然不知从哪儿得了葡萄酒,简直难得一见啊,如今都快被抢疯了,可惜他一天只卖十斤,有几个大老爷,为了抢着酒,不惜砸重金,实在是厉害啊,就不知道,这葡萄酒到底是什么好东西。”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就叫物以稀为贵,要知道,这就从前只能靠朝贡,皇帝才喝的起的东西,谁不想尝尝看滋味儿?就是不知道,这归林居哪儿来的葡萄酒,难不成是他们自己做出来的不成?”

    “我听说是从别人手上收购的,但是是谁,归林居那边的人嘴巴紧的很,完全不漏风出来,可见是生怕旁人抢了他们的生意,现在归林居因为这葡萄酒,整日里宾客满座,风头完全压过万兴楼了呀!”

    季心禾出来看铺子,一路上都听到人在议论这葡萄酒的事儿,看来吴掌柜也是个厉害的,才不过几日的功夫,葡萄酒的热度就完全高涨了。

    穆侯楚一边赶着牛车一边道:“你打算把铺面开在哪里?”

    他们刚刚做完了腌菜生意,这会儿就先在镇上看看铺子了才回去。

    季心禾托着下巴想了想:“铺面,还是选择镇上最中心的地带好了,虽说酒香不怕巷子深,但是咱现在也不缺这点钱,嗯,还得距离归林居远一点,这样两家相互影响的情况也少一点。”

    穆侯楚扬了扬下巴,道:“我瞧着那边的几个空铺子不错,先去看看吧。”

    “好。”

    牛车在门口停下,里面正好就有洒扫的小厮出来:“这位是想来看铺面的吗?”

    季心禾牵着小北从牛车上跳下来,一边抬头打量着这铺面,一边道:“嗯,你们这铺子租金是什么价位?”

    小厮便道:“小的就是个负责洒扫的,小的主子吩咐了,若是有人来问,就说一个月五两银子,您若是瞧着觉得不错,小的再请这主人来,跟姑娘亲自谈。”

    季心禾点点头,抬脚便往里走,打算先看看这铺面如何。小北也眨巴着大大的眼睛四处看着,显然是好奇的很。

    穆侯楚没打算进去,这种小事儿她一个人就足够判断了,牛车上还有四个腌菜罐子,和一些没有卖完的腌菜,他在外面照看着就是了。

    因为长久在镇上摆摊儿的缘故,偶尔也会遇上几个常在他们家买腌菜的熟客,这会儿一个婶子正好就瞧见了穆侯楚,笑着道:“咋还没回村啊?你媳妇儿呢?”

    听到“媳妇儿”三个字,穆侯楚唇角轻轻勾起:“她在里面看铺面,打算开店。”

    “哎哟喂,小两口倒是恩爱的很,要开店啦?到时候我也得去照顾生意才是。”婶子笑着走了,一边还拉着身边的大娘悄悄的说着这小两口的事儿:“下头村子里的小两口子,素日里都恩爱的很,啥粗活儿重活儿都是那男人在做,这不?逛个街都让媳妇儿进去瞧,自己在外面守东西呐,对媳妇儿疼的很!”

    虽说人已经走远了,但是以穆侯楚的功力,想要听到当然不难,这会儿听着那婶子跟别人介绍的话,穆侯楚心情也好,面上都染上了几分笑意。

    季心禾正好出来,就瞧见他莫名其妙的笑,蹙着眉道:“你笑什么?”

    穆侯楚看向她,唇角的笑意更深了些:“没什么,这铺面好吗?”

    “也差不多吧,不过我觉得空间有点小,而且,价钱也贵了点,还是再另找吧,再去逛逛看。”季心禾上了牛车,很快的被转移了注意力,自然也不会知道,穆侯楚这笑容背后的深意。

    ——

    不单单选铺子的事儿已经开始准备,就连修新房子那边也让季东忙活着在村里找人帮忙了。

    季家突然之间发达的事儿算是一下子传开了。

    “这季家咋说发财就发财了?这一下子又是打算开铺子又是要盖新房子的,那可真是赚了不老少钱吧!这突然之间的,哪儿来的这么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