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11章 招待不起

第111章 招待不起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丁氏两眼一瞪,伸手戳了戳季秀兰脑袋:“你个傻丫头,反正一天六十文钱的工钱,你就算在那儿干坐着又咋样?让你出去忙死累活了吗?”

    季秀兰听着这话,倒是没那么抗拒,却还是嘟囔着道:“我这手惯不会做粗活儿的。”

    丁氏哼了一声,便直接拽着她出去:“现在就去说,这么多村民在这儿,难不成还好意思不给个饭碗给自家人?”

    季大山正想拦着,却见丁氏已经出去了,心知他也拦不住,只好连忙跟出去,生怕又闹出事儿来。

    季心禾院子里正热闹着呢,打算帮忙修新房的男人们都季东的屋里,一起商量着这房子该怎么盖,盖在什么地方,这种事儿季心禾不在行,便全部交由季东去办了。

    另外一个屋子里,便是红芹她们几个正在忙着做腌菜,这小小屋子,俨然已经成了个小作坊。

    季心禾听到院子门被推开的声音,手上还有活儿,也走不开,便没出去,只是喊了一声:“谁来啦?”

    话音刚落,便见丁氏臭着一张脸拽着季秀兰站在她们门口了,后面还有季大山追上来。

    季心禾面上的笑容瞬间消散:“你们来干什么?”

    丁氏两眼一瞪:“什么叫我们来干什么?才分家几日的功夫,竟连爹娘都不会喊了?”

    小北一听着丁氏说话就害怕,连忙往季心禾的身后躲,季心禾眸光又冷了几分,没有多说一句。

    丁氏被季心禾这冷冽的目光看到有些发怂,避开了她的目光,尴尬的轻咳两声,才道:“罢了,不与你计较这些!”

    是不敢计较吧?

    丁氏将季秀兰往季心禾跟前一推,道:“听说你们家在招工呢,你爹和你姐正好闲在家里也没事儿可做,就过来给你帮帮忙。”

    季心禾皮笑肉不笑的道:“帮忙啊?我这几日正忙不过来呢,有爹和秀兰姐来帮我自然是再好不过。”

    原本还以为要纠缠一番了她才能勉强答应,却没想到,她直接就给应下了,倒是把丁氏给吓了一跳,愣了一愣,才道:“那不是正好!不如明儿就开始?”

    “好啊,爹娘难得这么体谅我,还特意抽出时间来帮我做活儿,我也实在是感激的很呐,随时来都好,我给秀兰姐和爹把活儿留着。”季心禾笑眯眯的道。

    丁氏却越听越不对劲,什么感激?怎么说的好像白帮忙似的?

    丁氏忍不住提醒了一句:“那工钱怎么算啊?起码也得一天六七十文吧?都是自家人,也得多给点儿吧。”

    季心禾惊诧的看着丁氏,一副听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的样子:“还要工钱!?”

    丁氏这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却还是隐忍着道:“怎么可能不要工钱?哪儿还有白给你干活儿的道理!”

    季心禾有些慌忙的看向了桂香婶子她们:“原来是我年纪小,不懂规矩,以为自己亲爹给自己帮忙,大概是不用付钱的吧?”

    这话一出,季大山的脸都跟着红了,羞愧的不成样子。

    自己亲爹给自己儿女帮忙,还要钱,别说在杨罗湾,就算在整个大寒朝,也没这样的。

    桂香婶子嗤笑一声:“看来是家里的地都卖的没了,打起儿女的主意来了,我们家稍远一点儿的亲戚有事儿要帮忙,我们都不好意思开口要钱的,倒是头一次听说,自己亲爹帮忙做一点儿活儿,还得收钱,老季啊,你可当心些,别让自己这老脸被你媳妇儿丢光了。”

    成了笑话!

    季大山脸涨的通红,连忙道:“自然是不收钱的,心禾和东子小北都是我亲生的孩子,冬天闲着也是闲着,帮忙做点儿活儿不算什么。”

    饶是丁氏再怎么恶狠狠的瞪他,季大山却也是怎么都咬紧了牙关不松口的,怎么都说不出一句要钱的话来。

    倒不是心疼子女,只是在他的心里,最重要的,还是他的面子。

    这事儿若是传出去,当真丢人了,以后村里人都得怎么看他啊?

    丁氏这才气恼的道:“你也真是好意思让你爹替你干白活儿,你可知道你爹为了赚钱现在都在镇上给人当苦力呢!没良心的东西!”

    季心禾无辜的眨巴了下眼睛:“爹去做苦工了?先前不是才卖了两亩地吗?得了十四两银子,这么快就用完了吗?这么些钱,够我们家花半年了呢,爹这些钱又没给我,也不知道是谁用的,当真是没良心,自己花着大钱,让我爹出去给她做苦力赚钱。”

    “你!”丁氏气的半死。

    季心禾笑了笑:“你生什么气?我骂那个没良心花我爹卖地钱的人呐。”

    这话一出,屋里便是一阵窃笑声。

    季大山已经再也呆不住,只觉得脸上热辣辣的烫,连忙转身走了。

    丁氏磨了磨牙,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季大山一眼,这才扯着季秀兰道:“让秀兰来帮你做腌菜,她跟你也算不得亲姐妹,工钱自然得算的!”

    季心禾嗤笑一声,方才还说的亲热呢,这是你姐,转眼变了,你们也算不得亲姐妹。

    季心禾面上多了一抹嘲讽之意,凉飕飕的笑道:“是么?可是我可记得,秀兰姐是金贵人呐,你当初亲口说的,她这未来要当官太太的金贵人,不像我们这些低贱的丫头,自然做不了低贱的活儿。”

    “我不······”丁氏连忙要解释。

    季心禾便直接一个冷眼扫过去:“你当初话都说到那般了,我怎么还好意思沾染了秀兰这金贵的身份?还是让秀兰在家等着当官夫人吧,我可招待不起。”

    丁氏气的跳脚:“季心禾!你别欺人太甚!你自己在这儿吃好的喝好的,自己爹娘姐姐弟弟过的苦不堪言,你就不怕村里人说你不孝!”

    季心禾随意的道:“我有什么可怕的?当初季家在寒冬来临前,将‘瘫痪在床’的我哥,还有我年幼的弟弟,和我,一起分文不给的赶出门的时候,是不是也怕过村里人说闲话?爹娘的脸皮都能厚到如此地步,我为何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