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16章 你试试?

第116章 你试试?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季秀兰吓的“啊”的一声叫出来,连忙躲到一边,那花盆却还是砸在了她手边的桌上,瓷片碎开,借着强劲打在她的身上,疼的她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季东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哪儿来的这么大的风,随即便见又是一阵更强劲的风吹进来,因为夹杂着雪花,那么强劲的风力,雪花都成了刀片一般锋利的东西,直呼呼的刮在了丁氏金氏等人身上。

    立即又是引的一阵鬼哭狼嚎的叫唤。

    “哎哟我的脸哎!这哪儿来的阴风?这么厉害!”金氏连忙用手来捂脸,手上却也被刮的生疼。

    她这么粗糙的老脸都能疼成这样,更别提季秀兰花一样的年纪的皮肤受多大的罪了。

    穆侯楚袖中的手指一弹,两个石子儿飞出去,直接砸在了金氏和丁氏坐着的椅子上,在这粗狂的强风之中,椅子应声而倒,金氏和丁氏没能反应过来,直接摔在了地上。

    “哎哟!可摔死我了!”金氏根本应对不起这应接不暇的“事故”,扯着嗓子鬼哭狼嚎。

    “还不快把这窗子关好了!可疼死我了!”丁氏冲着安逸的站在一边的季心禾吼了一句,随后又冲着季大山吼道:“快扶我站起来!”

    季大山和彭氏这才连忙去扶金氏和丁氏,可谁知,便又是一阵更加强劲的风吹进来,直接将她们两给掀翻在地,顺道还压在了金氏和丁氏的身上。

    这现场一时间手忙脚乱,四个人摔在一起,还不时的传出丁氏和金氏的咒骂声,场面好不热闹。

    季心禾转头看了一眼一旁“安静”的站着的穆侯楚,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心里却有些暗爽。

    金氏和丁氏好容易从地上爬起来,却已经衣衫凌乱,头发都散了,金氏脸色惨白,看着这不知哪里吹来的邪风,吓的尖声叫道:“有鬼啊!这屋子是有鬼啊!”

    随即也来不及让彭氏搀扶着,便连忙踉跄着跑了。

    彭氏立马追出去,季秀兰也是禁不住吓唬,连滚带爬的跑出去。

    丁氏看着季心禾他们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一时火气上来,还打算再骂几句,却见那风吹的窗户都咣咣当当的响,渗人的要命,真信了这屋子确实有鬼似的,“啊”的一声尖叫出来,扯着季大山立马跑了。

    屋里,终于清静了。

    人也走了,风也停了。

    仿佛方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季心禾“呼”的舒出一口气来,便直接去将窗户关上,转头对着季东道:“可惜坏了两把椅子,正好咱到时候换了新家也要打算换家具了,也不碍事吧?”

    季东却依然呆呆的站在那里,完全没有缓过来的样子,他方才看到了什么?一阵又一阵的“鬼风”从窗外吹进来,还偏偏那风竟然只往丁氏她们那里吹,杨罗湾何时有过这样诡异的风?着实渗人的很啊。

    季东缓了一会儿,才白着脸道:“心禾啊,咱家不会真有鬼吧?”

    季心禾心里觉得好笑,却还是忍着道:“哥,你别听她们瞎说,咱家干干净净的,啥都没有,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方才那风的确诡异,但是只冲着她们去,就说明是外面的鬼怪看不来她们了,所以冲着她们发作呢,咱不是啥事儿都没有吗?她们一走,咱屋里就清静下来了。”

    听着季心禾这话,季东的脸色才稍稍缓和了些许,点点头:“这样啊。”

    随即抚了抚心口,才心有余悸的道:“不过还是有些太诡异了,改日我去找个道士来驱鬼吧。”

    季心禾瞥了一眼,站在一边装无辜的某人,心里道,我觉得直接驱某人会更有效一点。

    “哥,你先去忙吧,这儿有我来收拾就好了。”季心禾道。

    季东点点头;“好。”

    房子还没修好,大家伙儿都在做工呢,他也得去监工帮忙,这会儿丁氏她们吓成那样,八成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回来找麻烦,他倒是也不怎么担心。

    而且,还有穆楚在心禾身边照顾着呢。

    其实季心禾一个女孩子家在外面做生意,季东是很不放心的,但是自从有了穆楚在她身边跟着她,季东便放心不少,穆楚这个人,话虽不多,但是却总让人觉得牢靠。

    等着季东出去了,屋里终于只剩下季心禾和穆侯楚了。

    季心禾这才板起脸来道:“你瞧你做的好事,咱家这破茅屋禁得起你几次折腾?”

    别人不知道,她还能看不出来?这男人本事大的很呐!

    穆侯楚面色淡然,看不出情绪来,只是语气里却有些尚未来得及散去的寒意:“我生气。”

    分明这么冷傲的一个人,这会儿却莫名多了点孩子气。

    季心禾虎着脸道:“你生气就能随便糟蹋东西了?你以后再随便生气,你干脆把风弄的更大一点,把咱这破茅屋给掀了算了?”

    “我从不随便生气。”穆侯楚定定的看着她,原本寒冷如冰的眸光,此时瞬间温柔的如同一汪春水:“我只因为你的事生气。”

    这骤然的眸光转变,让季心禾觉得猝不及防,心口都跟着漏跳了一拍,有些别扭又有些心虚的转过头:“你少拿这种话来唬我。”

    穆侯楚却一手抚上了她的脸颊,迫使她转过头正对着他,迎上他的灼热的目光:“心禾,为何你总也不愿意去承认我对你的心意,也不愿意承认你对我的心?”

    季心禾心里一下子慌了起来:“我,我对你有什么心意?”

    她下意识的就想逃开,却被穆侯楚一把给拧了回来,钳着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直视着他:“你承认也也罢,不认也罢,总之此生只能是我的人,至于旁人,饶是谁,出于什么目的,胆敢肖想你,我绝不会让他好过。”

    这男人,依旧这么霸道!

    季心禾身形都跟着一滞,鬼斧神差的道:“若是我不乐意呢?”

    穆侯楚双眸微眯,眸光中多了一抹危险的味道,随之逼近了她几分,声音冰冷似霜:“你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