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17章 这厮教你的东西还挺多啊

第117章 这厮教你的东西还挺多啊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听着这渗人的声音,看着这满是寒霜的冷眸,季心禾浑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穆侯楚瞧着她这小狐狸也难得有受惊的时候,忍不住轻轻勾起了唇角,大手一搂,便将她带入了怀里,轻声道:“其实我这辈子都没曾想过,我也会有如此安逸的时候。”

    或许是穆侯楚这话说的奇怪,或许是季心禾果真心里隐隐开始在意他了,便也那么排斥他了,所以此时竟也没想到推开他,只是有些愣愣的道:“你从前,过的不安逸吗?”

    穆侯楚的声音多了丝丝低沉的味道:“嗯,不安逸。”

    季心禾只觉得奇怪:“为何不安逸?”

    “那你又为何觉得,我就是安逸的命呢?”

    “我以为,艰难的日子,只有我们这种穷苦人才会有吧,富贵人家的大少爷,荣华富贵里长大,何来不安逸一说?”

    所以也不怪她如此贪财,因为她明白这个现实,不论身处何种时代里,钱多钱少,便是你安逸艰苦的选择。

    就像他们家从前,和现在的境况对比,有钱之后,似乎什么事情都能随之顺畅起来。

    穆侯楚的身份她不了解,但是她知道,他必然是个有钱的,既然是个有钱的富贵人,又何来不安逸一说?

    穆侯楚掀了掀唇:“因为这个世上,还有另一种东西,比钱大,那就是权。”

    因为他的世界里,不仅仅是钱,还有权,一旦沾染,便再无抽身而出的可能,唯有一步步往上爬,等到站在权势的最高处,却依然要防范着无数想要将他从顶端拉扯下来的敌人,从他出生的那一刻起,他便从未有过安逸,也从未奢望过。

    “嗯?”季心禾似乎没怎么听明白。

    穆侯楚却只是轻轻拍了拍她的背,轻声道:“你不用知道这些。”

    季心禾轻哼一声:“不说就不说罢。”

    穆侯楚勾了勾唇,抱着她的臂弯又收紧了几分:“你知道我多珍惜如今的安逸,多珍惜你吗?”

    正是因为珍惜,所以才费尽心思的想要守护她,一分一毫的外界干扰,他都不想给她。

    她不用知道太多,也不用担忧太多,有他护着她,便足够了,他愿意一己之力承担起所有的危险和忧虑,给她维护出一个宁静又安逸的小世界,让她无忧无虑,有他在,便够了。

    季心禾心里一阵暖意蔓延开来,她前世孤苦一生,从未真心待人,今生有了亲人,让她初尝感动和真心,也让她觉得隐隐欣喜,可也未曾想过,还有另一种特殊的感情,不单单带着满满的感动和真心,还有心跳和悸动。

    不知何时起,这个男人渐渐霸道的侵入了她的心房,她的心开始因为他而跳动,他的怀抱也开始让她留恋,当她后知后觉的察觉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姐姐,姐姐,我听说丁氏她们又来找麻烦了?!”小北突然呼哧呼哧的跑着冲进来。

    推门进来入目便瞧见这抱在一起的两人,一双滴溜溜的眼睛瞪的圆乎乎的,下一秒转身就往外跑:“我走错了!”

    季心禾连忙推开了穆侯楚,脸都红了,这孩子平日里瞧着呆呆愣愣的,紧要关头还真是挺机灵啊!跑的比兔子还快!

    “季小北你给我回来!”

    季心禾一声吼,小北便耷拉着小脑袋回来了:“姐姐怎么了?”

    季心禾挑了挑眉,明知故问?

    穆侯楚勾了勾唇:“小北懂事了,你姐打算夸夸你呢。”

    季心禾瞪了他一眼:“你给我出去!”

    “我还没抱够呢。”穆侯楚这话里,还带着些许委屈的味道。

    小北浑身一个激灵,眼睛都跟着亮了亮,滴溜溜的眸子里,满是八卦,忙不迭的转身就又要跑:“那我先走。”

    季心禾黑着脸拧住了他的后衣领,皮笑肉不笑的对着穆侯楚道:“你给我出去!”

    穆侯楚摸了摸鼻子,这才道:“好吧。”

    却又凑近了她,故意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道:“等会儿再抱。”

    随后便转身利落的出去了。

    季心禾气的磨牙,低头便瞧见小北正费劲的踮着脚想要偷听似的。

    季心禾捏了捏他的脸:“想听什么?问我啊。”

    小北讪讪的笑了笑,“哎哟”的喊着:“小北错了,小北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季心禾这才松开了他,弯腰十分严肃的直视着他道:“你要知道,有些事情,眼见不一定为实,什么事情都要有自己独立的判断力,这就是做一个有思想的人最基本的!”

    小北迷迷糊糊的道:“姐姐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你应该用这种思想来想想今日你看到的!我跟穆楚没有关系!”

    小北歪着头道:“可小北独立的思想觉得,姐姐跟穆楚哥哥也还是很有关系呀。”

    随即一副我懂你的样子笑嘻嘻的道:“我知道的,姐姐害羞,穆楚哥哥就说过,姐姐容易害羞,所以这事儿我肯定会给姐姐保密的!”

    一边说着,还拍了拍胸脯,信誓旦旦的样子。

    季心禾嘴角抽了抽:“这厮教你的东西还挺多啊。”

    他整日里教的她弟弟什么东西!?

    小北炫耀的道:“穆楚哥哥知道的东西可多啦!什么学问他都知道!”

    季心禾一手扶额,无奈的道:“罢了罢了,今日的事情,不可说出去。”

    小北连忙点头:“放心放心!小北什么都不会说出去的!“

    ——

    晚上终于收工,一天的事儿都结束了。

    季心禾伸了个懒腰,便打算去洗洗睡了。

    季东却叫住了她:“心禾,等等。”

    “怎么了?”季心禾坐了下来:“大哥有什么事吗?”

    季东这才有些忧心忡忡的道:“今日丁氏她们虽说被这突然来的鬼风给吓跑了,但是那婚约,到底也还在,这事儿不能彻底解决,我这心里就一直悬着一块石头,总也不能放心,不然,我干脆去把那婚约给偷了撕了吧?”

    事关妹妹的终生大事,他怎么能草率?

    别说丁辉人品如何,那丁家,就绝对是个火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