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24章 失策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瞧着丁氏出去了,丁辉这才连忙催着季心禾喝水:“赶紧喝吧,一会儿水凉了,怕是喝着都觉得冷。”

    季心禾唇角划过一抹冷笑,轻哼一声:“是吗?只是我一个人喝,总觉得没意思,你来者是客,客人都不喝,我怎么敢喝?好歹,也是我招待你啊。”

    丁辉热情过了头,怕是忘了,这其实是她家。

    可也正是他的热情,将他的心思暴露的干净。

    丁辉“嗨”了一声:“原来是想要我陪着你喝,多大的事儿啊?”

    一边说着,便要去端水喝。

    季心禾却快了他一步端起了他面前的水,又另外端起了她手上的水,笑道:“都说了来者是客,既然这水不是我亲自给你烧来的,至少我得亲自端给你,这样,也算是讲究了礼数。”

    丁辉瞧着季心禾这般得体的样子,十分兴奋的点头:“都好都好!只要是心禾你端来的水,我自然是愿意喝的!”

    季心禾粲然一笑,一双明亮的眸子如同星光一般璀璨,右边脸颊上浅浅的梨涡如同一个漩涡一般,看的丁辉心都跟着漏跳了一拍。

    他从前怎么没发现,这小丫头竟然如此绝色?

    今日就算季心禾没这么多的钱,他怕是也心甘情愿的娶,放眼十里八乡,怕是没有哪个女人能够比的过她去。

    丁辉正愣神之际,季心禾便已经手快的将手上的两碗热水对换了一下,将原本自己的那一碗,送到了丁辉的面前。

    丁辉被季心禾方才那猝不及防的一笑,给迷的五迷三道的,傻笑着接过来:“心禾你送的水,我喝着都觉得格外香甜呐。”

    丁辉说罢,便直接一口干了,随后还催着季心禾赶紧喝。

    季心禾端着那碗热水凑近了唇边,秀眉却突然微不可查的轻轻一蹙,可这神色也只是一闪而过,并没有做什么停顿,未免被丁辉疑心,便也是爽快的喝了下去。

    丁辉欢喜的不得了,看着季心禾的眼神都多了几分暧昧:“心禾,你日后嫁给我,我必然会好好待你的。”

    先前还是乞求的语气,现在,却直接成了笃定的语气。

    看来,他是确定可以娶到她了?

    不过一碗水的功夫,变的这么快,看来这碗水,当真厉害呢。

    季心禾心里冷笑一声,状似无意的捏着帕子擦了擦嘴,才道:“还没嫁呢,这话要说,太早了些吧。”

    丁辉有些阴险的笑了起来:“早晚的事儿嘛。”

    季心禾站起身来:“我先去方便一下再回来好了。”

    丁辉生怕她跑了似的,连忙拦在了她的跟前:“这会儿怎么突然要方便了?”

    季心禾冷笑一声:“方才还说成亲之后会好好疼我,现在我不过想要去方便一下,你便这么多意见了?看来也只是哄我的吧?”

    “怎么会······”

    “若是当真是哄我的,那我出嫁后那些财产还不如留着给我哥和弟弟,也省得被你骗了。”

    这话一出,丁辉立马就急了,连忙道:“你嫁过来了,这些钱既然是你赚的,当然也得该是咱的?怎么能留给你兄弟?你若是要去方便,快去快回。”

    季心禾轻哼一声,这才转身出门去了。

    丁辉知道她也走不远,丁氏原本就说了,这水里会下药的,她既然已经喝了那药,就跑不掉,再说,外面还有丁氏守着呢。

    想到这里,丁辉便放心了许多,只是此时似乎药劲儿有些上来了,嗓子有些干涩,身上也燥热了起来,只盼着季心禾赶紧回来。

    季心禾出去,丁氏果然就在院子里守着呢,一瞧见她出来了,便是一惊:“你咋出来了?才说了几句话啊?”

    季心禾这才有些气恼的道:“你去问丁辉去!他不乐意跟我相处,还嫌弃我这不好那不好的,说娶我才真是倒了霉,让我赶紧滚呢!”

    丁氏瞪圆了眼睛:“他,他,他怎么可能说这话?!”

    季心禾气道:“不信你只管去问他去!我骗你做什么?我就是被他气惨了,这才冲出来的!”

    一边说着,还回头看了一眼,跺了跺脚道:“他也没追上来,可见是对我无心,我季心禾还是要脸的!他既然不乐意娶我,这门亲不要也罢!”

    随即便提着裙子气冲冲的跑了。

    丁氏一脸惊吓,满是不可置信的往屋里跑,安排了这么好的一桩美事,那水里下了药,季心禾只要喝下去,今日这生米煮成了熟饭,便再也无忧了,可怎么偏偏在丁辉这儿掉了链子?

    竟然还不乐意娶季心禾?

    他就算跟季心禾过不去,也不该跟前过不去吧?!

    丁氏气的半死,一边往屋里跑一边骂:“丁辉!你到底怎么回事儿?安排的好好儿的事儿,偏生被你给搅和黄了?你哪儿这么大的脾气对着她撒气?就算要撒气,怎么就非要今日?娶进门了随你整治,怎么这么不知道轻重缓急?!”

    丁氏冲进了屋里,正想继续指着丁辉的鼻子大骂,却见丁辉已经满脸通红,浑身燥热难耐一般,饥渴的看着丁氏,随即便发狂了一般扑了上去。

    ——

    季心禾直接快步回屋,脚步越来越快,脸上也跟着微微有些泛红了。

    她知道丁氏那水里肯定下了药,这女人虽说歹毒,却也蠢,没有什么新法子可用,想要对付她,必然也就是故技重施——下药。

    所以她也早就做好了准备,顺水推舟,借此机会狠狠摆她一道,也可以彻底摆脱丁氏等人的纠缠,可谁知,丁氏这次学精了不少,怕是防着她要换水,所以两碗水都下了药,她也是换了水之后才发现。

    为了不让丁辉起疑心,她只能喝下去,虽说后来借着用帕子擦嘴的功夫将嘴里大半的水都吐在了帕子上,却还是留了少许进肚里了。

    不过好在她喝下去的分量少,现在自己回屋去脱几件衣服凉快一下,忍忍就过去了,最好不要让她看到什么男人,以免勾起欲|火。

    可就在她进屋正想关门的瞬间,一只大手顺着缝隙推开了门,一个闪身就进来了。

    穆侯楚唇角还擒着一抹似笑非笑的意味:“怎么突然回来了?不是去培养感情了?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