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25章 心动了吗?

第125章 心动了吗?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在看到穆侯楚的那俊逸的近乎妖冶的面容的那一瞬间,季心禾呼吸都跟着微微一滞,却还是强自镇定的淡声道:“没什么可说的,就回来了。”

    穆侯楚往前几步,面上的笑意不减,反而多了一抹难以言喻的诡异:“哦~那,聊的如何了?打算何时成亲?”

    季心禾下意识的退后一步,别过头不去看他:“我何时说过要跟他成亲了?你这人怎么总爱说这样的话?”

    穆侯楚浅浅的勾着唇,继续逼近她:“没有打算吗?我还以为你挺乐意呢。”

    季心禾连忙接着后退,不知道这男人突然哪根筋不对劲,怎么又跟她在这件事上较劲起来了?

    “我现在有些不舒服,想休息了,你,你先出去!”

    该死!

    她就算不看他的脸,单单听着他低沉的声音,都已经开始心猿意马了,她此时心里本来就有些躁动了,这妖孽一般的男人还非得在她眼前晃悠,这是要逼着她欲火焚身?

    穆侯楚脚下的步子却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依然大步冲着她逼近,声音低沉又诱人:“唔,不舒服?哪里不舒服?”

    季心禾身后就是床,她连连后退,退到床边便是一个踉跄,摔坐在了床边,慌忙道:“我就是想休息一下,你给我出去!”

    穆侯楚也不走,只是居高临下的站在她的身前,唇角的笑意越来越深:“哦?当真只想自己休息?”

    季心禾正狐疑穆侯楚这话的意思,便见穆侯楚话音刚落,便已经抬手解开了身上的腰带。

    季心禾身形都跟着一僵:“你,你,你做什么?”

    穆侯楚没有说话,只见他那修长的手指轻巧的抽开了自己的腰带,扔到了一边。

    随后又脱下了身上的外衫,内衫,只剩下单薄又雪白的亵衣。

    “你脱衣服做什么?!你个老流氓又想做什么?!”季心禾气的半死,这男人进来一句听得懂的正经话都没有,一上来就开始脱衣服,他对她就从来没有一次想过不耍流氓的!

    穆侯楚手指轻轻一挑,便解开了自己上身的亵衣的衣带,动作优雅而又淡然的解开了自己上身最后一件亵衣,露出精壮的胸膛和身躯,古铜色的肌肤,肌肉结实又分明,右胸口还有一处浅浅的伤疤,是上次他受伤的地方,反而给他平添了专属于男人的野性魅力。

    穿着衣裳瞧着就斯斯文文一个书生打扮的男人,谁能知道,衣衫褪尽之时,会是这般宁人血脉喷张的身躯。

    季心禾看着他就这样近距离的居高临下的站在她的面前,一件件的脱下身上的衣裳,鼻血都几乎要流出来了,等到他袒露出精壮的上身,季心禾只觉得自己呼吸都跟着停滞了,胸腔里翻涌着的近乎沸腾的浴|火越燃越烈,几乎要将她吞噬。

    季心禾死死的盯着他袒露的坚实胸膛,忍不住狠狠咽了咽口水,手都要不受控制的去摸,残存的些许理智却让她抓紧了床单,不伸手上前。

    穆侯楚慢慢的弯腰,靠近她:“怎么了?现在想让我留下来,还来得及。”

    季心禾身子连忙往后仰,要躲他,他却故意的一般继续靠近,甚至伸手慢慢抚上了她早已经滚烫的脸颊,低喃着:“嗯?怎么现在怕了?方才喝那药的时候,似乎爽快的很呐。”

    季心禾瞪圆了眼睛,浑身都一个激灵:“你怎么知道的?”

    穆侯楚唇角的笑意染上了几分凉意:“这会儿怕我知道了?自己拿自己的安危开玩笑的时候,有没有害怕但凡出一星半点的差错,你又该如何?”

    穆侯楚这教训的话听来,竟然是对她今日的事情全都知道,他怎么知道的?!

    季心禾惊悚的道:“你偷听我?!”

    她的感官也算是灵敏的,当时丁氏一直在屋外,她都能察觉到,但是穆侯楚竟然也一直在外面偷听,她竟然半点动静都没有发现!

    这男人,着实是强大的让人心悸。

    只是更恼火的是,他原来知道她吃了那药,原来知道她现在心里浴火在隐隐躁动,却还是故意的在她面前慢条斯理的脱衣服刺激她!

    这混蛋男人!

    想故意看她笑话吗?

    穆侯楚倒是坦然的很:“不听,怎么知道你还能背着我做出这等壮举来?”

    他知道她要强,他也知道丁氏这种人他不适合对付,因为他对于不顺眼的人向来没有什么耐心来过多的耽误时间,一般解决办法就是直接弄死。

    但是如今身处杨罗湾这样的小山村,死一个人就是天大的事,季心禾还想继续在这村里生活,他自然不好贸贸然出手,所以这事儿还是得她自己来。

    但是他怎么可能放心她一个乱来?

    尤其丁辉那厮看着她的眼神都要放光,他怎么可能放心他们两单独相处?可谁知,这随意的一听,便瞧见了她为了引诱丁辉喝下带药的水,竟然自己也喝了!

    当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丫头!

    瞧着这男人分明做出不要脸的偷听的事,然后又还故意勾引她,***她欲|火|焚身,最后还一副君子坦荡荡的样子!

    季心禾这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季心禾气急败坏的要推开他:“你分明知道我现在喝了一点那药,你还故意来诱我!”

    穆侯楚这次却没由着她推开,反而纹丝不动,抚着她的脸颊的手缓缓移下来,转而钳制住了她的下巴,迫使她正视着他,他们之间的距离只剩不足一指,这才低低的开口道:“可你心动了,不是么?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你是不是就心动了?”

    季心禾脸瞬间涨红,这让人血脉喷张的身躯,她还被下了药,能不心动才怪!

    季心禾才不想回答他这无厘头的问题,转身便想直接从他臂弯的空隙逃跑,穆侯楚却快她一步,抬腿便单腿跪在了床上,直接挡住了她逃跑的路,同时身体也压的更低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变成了毫厘之间。

    穆侯楚的唇畔几乎都要触碰到她,她甚至能感受到他鼻尖的呼吸,他看着她,眸光染上了一抹旖旎:“回答我,心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