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32章 现在我怕死

第132章 现在我怕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真的吗?那姐姐岂不是又要赚一笔了?”小北兴奋的道。

    “可不一定只有这一笔哦,”季心禾笑眯眯的道。

    今日是听着这店家说起坏掉的橘子,她才想出这个主意来,其实不单单橘子,还有很多水果做成罐头也非常好吃,尤其是黄桃,若是能低价收,做出罐头高价卖,那想必也是赚大发的。

    罐头还只是一种,若是做成橘子汁或者其他果汁甚至果酒,那便又是一条发财的好路子。

    季心禾越想越兴奋,看来她的青禾小铺后劲也够足了!

    一边说着话,时间也过的快,一盏茶的功夫,便已经好了。

    季心禾先舀了一碗出来,递给小北:“尝尝看。”

    小北连忙舀了一勺橘子配糖水,喂进嘴里便龇牙咧嘴的喊烫。

    季心禾好笑的道:“急什么?吹凉些了再吃,又没人跟你抢。”一边说着便拿了帕子给他擦了擦嘴。

    小北却是顾不上被烫到的嘴巴,兴奋的道:“真的好吃啊!姐姐这个罐头太好吃啦!”

    比橘子更甜,比糖果多了水果的清甜味儿,的的确确是个好吃的东西!

    “既然我们小北都喜欢吃,那这橘子罐头一定能卖的好了,今儿就先做一批出来,明儿拿到铺子上去试卖一下。”季心禾也随之斗志昂扬了起来。

    这一忙活,便忙活到了大晚上。

    在季东和穆侯楚小北的帮忙下,将半车的柑橘都已经做成了罐头,密封起来搁在院子里面存放好了,罐头本来就好保存的很,只要密封的好,放在冷藏的情况下,就很好保存了。

    现在大冬天的,往院子里一搁,那就是天然冰箱。

    季心禾终于忙活完了,这才舒出一口气来,打算早早的洗洗睡下了。

    谁知刚刚进屋,便一眼瞧见某人正安逸的坐在她的床上。

    季心禾一秒都没停顿,条件反射的便直接转身要开门出去,可她手上的门刚刚打开,便被一道强劲的掌风给关的死死的了。

    “刚回屋,要去哪儿?”穆侯楚幽幽的声音从她的身后响起,季心禾寒毛都颤栗了一下。

    季心禾磨了磨牙,转过身道:“你在这儿做什么?”

    穆侯楚唇角轻勾:“等你。”

    季心禾:“······”

    穆侯楚轻笑一声,站起身来牵着她的手捏了捏:“你何必总这般老鼠见了猫的样子躲着我?我又不是洪水猛兽。”

    季心禾心里默默的道,你这情兽比洪水猛兽吓人多了。

    “分明你那次认了你心里有我,是不是?”穆侯楚看着她,眸光都是柔意,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柔情似水的眸子里,竟没有丝毫的情|欲。

    那么干净,又那么的纯粹,几乎要让她忘了,这老流氓从前狡诈的性子。

    季心禾愣了一愣,随即有些没好气的道:“谁让你总欺负我。”

    这话听着是气话,实则多了一抹撒娇赌气的味道,这样小女儿家的姿态,她甚少表现,穆侯楚忍不住轻笑了起来:“那我以后不欺负你了,可好?”

    季心禾呆呆的看着他:“你今天怎么了?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怎么变了个人似的,这般温润如玉的男人,她几乎要怀疑不是他了。

    穆侯楚无奈的笑道:“你个没良心的小丫头,我从前对你不好吗?”

    他这辈子没有这般在意过一个人,她却说他对她不好,不过是占了她几次便宜,竟还记到现在,这便宜早晚都得占,给他提前尝尝甜头也不成?他堂堂当朝丞相现在整日里帮着她赶牛车,照顾她,就讨这么一点利息竟也不给?

    季心禾有些心虚的别过了头,不看他了,他对她,是真真的好。

    好到让她冰封了两世的心渐渐被暖化,渐渐被他霸占,如同毒药一般,渐渐蔓延,直到无可救药。

    穆侯楚看着她道:“心禾,我有话要跟你说。”

    季心禾听着这话,心里都不免有些紧张了,她其实就猜到他有话要说,不然今日也不会这般反常的样子了。

    “什么事?”

    穆侯楚垂眸看着她:“再过些日子,我可能要走了。”

    季心禾眸光一滞,脸色不由的白了一白,咬着唇没说话,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情绪,更多的,却是恼火。

    他既然要走,撩她做什么?!

    可就在她发作之前,穆侯楚轻笑着道:“等我回来,我娶你好不好?”

    季心禾愣了愣,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呆在原地愣愣的道:“啊?”

    穆侯楚轻轻抱住了她:“你既然没说不好,那我就当你答应了。”

    “我·······”

    “今夜我还要出去一趟,你早些休息,嗯?”穆侯楚摸了摸她的脸,便径直出去了。

    季心禾呆愣在原地,一时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他这话的意思,就是他们两这婚事说定了?!

    她分明还什么都没说!

    这男人,方才觉得他突然变的温柔善解人意了真是她瞎了眼了,分明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

    季心禾气恼归气恼,可内心却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抵触情绪,对于他的感情,她早已经渐渐接受了,不是吗?

    想通了此事,季心禾这才想起来他方才说的最后一句话。

    季心禾心里一紧,连忙追出去:“你又要去铁矿?”

    上次去一趟回来,身上便中了冷箭,吓的她半死,这次怎么还要去?

    穆侯楚顿住了脚步,勾了勾唇:“担心我?”

    季心禾轻瞪了他一眼,咬了咬唇,才道:“上次就出了事,怎么今日还要去?你就不能担心担心自己吗?”

    他满身伤痕,却似乎从来没有将自己的身体性命放在心上,这样一个强大而又无所畏惧的男人,连生死怕是都不曾畏惧。

    可也就是因为他的无所畏惧,他才如此不珍惜的糟践自己的身子,她很难想象,他到底身处一种什么样的环境。

    穆侯楚抚上了她的脸,在她额头轻轻落下一吻:“不,现在我怕死的很,生怕不小心丢了性命,没有机会等到娶你洞房的那一日,所以,别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