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33章 假戏真做

第133章 假戏真做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从前他的确无所畏惧,他早在六岁那年便本应该是死掉的人,从那时起他便没有太将自己的性命当一回事,生死又算什么?

    能走到今日,运筹帷幄,步步为营,危机重重,不知走过多少惊险万分的路,倘若是贪生怕死之辈,如何能有今日?

    他拥有的权势越来越多,直到众皇子夺嫡之乱,他扶持六皇子登上帝位,从此荣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滔天权势,可尽管如此,他却没觉得自己拥有的东西多了一丝一毫,他还是一个人,孤独又寂寞。

    从前他不知道孤独,也不知道寂寞,因为不曾拥有的东西,自然不会念想,可自从遇到她之后,他便开始贪心的想要摆脱孤独,想要拥有她,想要好好的活着。

    季心禾的心都似乎跟着微微一颤,一股暖流淌在心间,温暖着她。

    “你口口声声说要娶我,可至今我却对你一无所知,穆楚,我能信你吗?”季心禾看着他,没有逃避,也没有闪躲,她直视着他,头一次开口确认他的心意。

    这个男人意外的闯入她的生命里,霸道又不讲道理的在她的心房里挤占下重要的位置,可她却迟疑不决,因为他的一切,她都不明了,若是当真对他无意,她其实宁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选择不问。

    但是她在意,因为在意,所以就会有不安,不安他对自己是否真心,不安这份真心能否长久,不安他今日的话,是否是说说而已。

    穆侯楚定定的看着她,眸光难得的严肃又正式:“心禾,我自认不算是个好人,倘若是旁人这样问我,我恐怕连敷衍的心思都没有,但是你不知道,你对我来说多重要,现在我有些事情缠身,这样危险的局面我不想让你牵扯进来,等我处理完这一切,我的一切,绝不瞒你。”

    季心禾轻轻一笑:“那我信你。”

    她其实生性多疑又敏感,不是那么容易轻信旁人的人,但是这个男人,却似乎总有这种魅力,让她想要信任。

    穆侯楚原本提起的心这才稍稍落下,摸了摸她的小脸:“乖,这次我去不会有危险,去去就回,只是你要好生呆在家里,不要乱跑,今夜过后,怕是要有大乱子的。”

    季心禾愣了愣,有些不明白他所说的大乱子是什么事,却还是点点头:“那你万事小心。”

    “嗯。”穆侯楚低头,在她的额头落下一个吻,转身便消失在了夜色里。

    ——

    季心禾一夜也没合眼,穆侯楚又去了铁矿,虽说他说一定不会有事,但是她到底也不那么的放心,撑着困意等了他一宿。

    穆侯楚的身份她不知道,但是也能猜到身份怕是不低,但是他却又是官府抓捕的钦犯,这就有些矛盾了。

    可不论如何,她都不想他出事,不论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直到天色已经隐隐有了要蒙蒙亮的样子,她才撑不住昏昏沉沉的闭了眼,趴在桌上就睡过去了,只是睡的也不安分,秀眉紧蹙,脸色也不是那么的好。

    房门不知何时轻轻被推开,来人一身风尘仆仆,瞧见趴在桌上睡过去的人儿,不禁轻轻一声叹息,脚步放轻,走到她身边将她抱起来,放在了床上,给她盖上了棉被,刚要起身,她便似乎惊醒了一般,一下子抓住了他的手。

    “怎么醒了?我吵到你了?”

    她一双小手握紧了他的一直大手,紧紧拽着,全然不想松开的样子。

    “你回来了?”季心禾微微的松了口气似的,轻蹙的眉头都随之舒展开来了。

    穆侯楚能感受到她的紧张,心里都不免多了一抹心疼,坐回了床边,任由她抓着自己的右手,随后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她额间的碎发,轻声道:“嗯,回来了。”

    早知道她要等他,还不如不告诉她。

    可她向来机敏,上次他出去的时候她就察觉到了,这次想必也躲不过,想到她前几日还因为他趁着她中了药之后勾引她的事儿生气,方才稍稍消气了,怕她察觉自己瞒着她做什么事,又要生气,这才告诉她他今夜的行动。

    却没想到,她竟生生等了他一夜。

    “以后不要再这样等我。”

    “为什么?”

    “因为我会心疼。”穆侯楚轻声道。

    季心禾脸颊微红:“谁等你了?我不过是睡不着。”

    “既然不是等我,那做什么将我的手抓这么紧?”穆侯楚看向自己的那只被她紧紧抱在怀里的手。

    季心禾这才反应过来,立马甩开了他的手,梗着脖子道:“我随手抓的东西,我还以为是个鸡腿子呢!”

    穆侯楚不禁笑了,握住了她的小手:“我喜欢你抓着我,当成什么我都乐意。”

    季心禾脸上微微发烫,活了两辈子没有经历过感情的事情,从未体验过心动的感觉,更没有体验过,这个让她心动的男人拉住她的手时,她又该如何是好。

    说起来,当真是有损她的威名。

    “你怎么去了那么久?”季心禾干脆扯开了话题,被他抱在手心的手有些烫,却意外的依恋,没有抽出来。

    穆侯楚感受到了她的接受,唇角的笑意深了几分,干脆大手一搂,让她靠在了自己的怀里:“因为事情有些麻烦,不过好在一切都还算顺利,我说过,我现在怕死的很,会好好保护自己的,你放心便是。”

    “嗯······”

    “只是还有一件难事,”穆侯楚突然道。

    “什么难事?”季心禾心都跟着一紧,连忙抬起头来。

    “今夜过后,不单单连安镇,怕是连带着整个蓝山城都得开始更严密的通缉搜捕我了,虽说上次说我是你夫君,总算糊弄过去了,但是到底是假的,这次更严密细致的搜捕,万一被官府的人发现了漏洞,可如何是好?”

    季心禾瞪圆了眼睛:“你又做了什么好事!?”

    穆侯楚定定的看着她,一本正经的道:“我做了什么倒是其次,关键是眼下的境况该如何解决。”

    “那还能怎么解决?”

    “为今之计,怕是也只有一条路了。”

    “什么路?”

    “假戏真做吧。”穆侯楚摸着她的小脸,眸中笑意荡漾开来,阳春三月一般的璀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