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40章 到老,到死

第140章 到老,到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现在家里这么忙,我哪儿有心思想这些?你可别再拿这事儿调侃我了。”季东无奈的道。

    其实最重要的是,他觉得自己也没什么本事,凭什么让人家姑娘跟着他呢?这些年来都从未奢望过娶媳妇儿之类的事情。

    季心禾这才摆了摆手:“罢了罢了,不说也罢。”

    随即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对了,前些日子你不是还说起要给小翠送回礼的吗?你可送了?”

    季东挠了挠脑袋:“我到镇上采买砖瓦的时候,路过一个首饰的小摊,想着你们女孩子家大都喜欢打扮,便买了盒胭脂。”

    季心禾眼睛一亮,她哥这脑袋也不算榆木到家啊!还晓得送胭脂呢。

    季心禾笑嘻嘻的给季东夹了一筷子的菜:“大哥真是有心了。”

    季东愣了愣,不知为何,原本自己觉得挺正常的事儿,怎么到了自家妹子这儿,就变了味道似的?

    “哎,先前你说起年后送小北去读书,我也正想着这事儿呢,我打听了一下这镇上的书院,合共也才三家,尚德书院似乎还不错,院长还是位举人老爷呢,那书院风评也都很不错,我想着年后就送小北去那家书院去好了。”季心禾笑道。

    季东蹙了蹙眉:“尚德书院?这个书院小有名气,每年报名的也很多,书院因此想要进书院都得提前考试,有入学门槛。”

    “不怕,咱小北也不差呀。”季心禾笑道。

    “倒不是觉得小北不如别人,只是那些送到书院读书的,家境一般都很殷实,有不少人家在孩子三四岁的时候就开始在家里找了教书先生读书了,小北现在已经九岁了,读书本来就比别人迟了一点,之前也没读过什么书,怕是不能跟那些孩子比。”季东道。

    小北握紧了小拳头:“小北想试试看!”

    季心禾笑了,摸了摸小北的小脑袋:“既然小北想要试试看,那便去试试,等过完年,书院开始招生,也得一个月的功夫呐,咱还有时间继续努力不是?”

    小北这些日子一直都跟着穆侯楚学读书,他也聪明的很,而且也非常刻苦,平日里在店里,都抽着空子写大字,短短月余的功夫,千字文都会了。

    小北兴奋的点头:“我会努力的!”

    “你觉得呢?”季心禾看向穆侯楚,毕竟他现在是小北的学前老师,小北的情况,他自然是最了解的。

    “大概没什么问题。”

    季心禾心里一喜:“真的?”

    穆侯楚牵了牵唇角:“毕竟是我教出来的。”

    季心禾没好气的轻瞪了他一眼:“哪儿这么大的脸呐?”

    季东哈哈大笑了起来:“今日过年,咱好生吃一顿先!”

    吃过了饭,狗蛋几个便来喊小北出去玩儿,红芹和郑小翠也来家里找心禾窜门儿闲聊叨磕。

    到了晚上,便全家一起守夜,还放了鞭炮,整个村庄都热闹的不成样子,就连一直不得安生的季大山一家子,今日也总算是难得的消停了几分。

    小北年纪小,到底熬不住,歪在季心禾的怀里便睡下了,季东也被季心禾打发去送郑小翠回家,一般郑小翠来他们家,季心禾必然要留着郑小翠到天黑,然后借机让季东送她回去。

    也算是给两人制造相处机会了,她都帮到这一步了,她那大哥若是还榆木脑袋的话,她当真是没法子了。

    季心禾摸了摸小北的头发,轻轻的将他放在了床上,这擦轻手轻脚的出去,顺带吹了蜡烛关上了门。

    穆侯楚坐在院子里高高的柴火垛上,看到季心禾出来了,便伸出手来:“上来。”

    季心禾轻哼一声,却还是伸手抓住了他宽大是手掌,借着他的力道,纵身一跃便轻巧的上去了。

    穆侯楚挑了挑眉:“想来是这些日子你身子养好了许多,功夫精进不少。”

    季心禾有些小得意的扬了扬头:“那是。”

    穆侯楚笑了:“我倒是头一次发现,夜里的星空也很好看。”

    季心禾这才抬眼看向天空,因为冬天的缘故,有些乌云,所以星星也并不很多,但是,他却说好看。

    “你是从前没看过星星吧?”

    “嗯,没看过。”

    他活了二十四年,从未有闲情抬眼多看一眼星空。

    穆侯楚的语气很淡,却似乎带着些许淡淡的悲凉。

    此时此刻,季心禾突然心底里窜上来一股子心疼,抿了抿唇,才道:“你从前,过的不好?”

    “倒是也没觉得有多不好,毕竟有些事情,总有代价。”

    只不过,他的跟惨重些罢了。

    穆侯楚突然转过头来看她:“心禾,我知道你此前对于要嫁给我的事情一直迟疑不决,是因为不安心。”

    季心禾抿了抿唇,没有否认:“穆楚,我有时候觉得很了解你,我看着你的神色便能猜到你的心情,猜到你的想法,可我有时候却又觉得一点也不了解你,我不知道你的父母,不知道你的家世,你的朋友,我不知该如何安心。”

    这似乎是两人头一次坦诚的真心。

    穆侯楚捏着季心禾的手紧了几分,唇角扯出一抹微微苦涩的笑:“其实你已经最了解我了,世上从未有一个人,比你更了解我了。”

    他从未在除了她以外的人面前,展露过真正的性情,世上只有她了解。

    “至于父母,我从小父母双亡,我无论在哪里,都是孤身一人,我要娶你,与旁人无关,与任何人都无关,你明白吗?”穆侯楚定定的看着季心禾。

    季心禾沉默了片刻,便牵扯出一抹笑来:“我明白。”

    “心禾,你或许不信,我这一辈子,从未真心待人,也从未被人真心对待,我似乎生来便活该下地狱的人,你永远不知道,你对于我来说,意味着什么。”穆侯楚将她搂入了怀里,下巴磨蹭着她的头发,低声道。

    季心禾窝在他的怀里,心里突然宁静异常,没有丝毫不安,没有丝毫顾虑,她只有一个念头,这样靠在他的怀里,到老,到死。

    “心禾,嫁给我好不好?”

    季心禾唇角牵起一抹浅浅的笑:“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