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43章 是高利贷

第143章 是高利贷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季大山脸色瞬间就白了,哆嗦着道:“你,你,你怎么会,怎么会有·······”

    那男人哈哈大笑了起来:“这可是你亲儿子抵押给我的,连手印都按了呐!你现在最好来瞧瞧清楚,有这房契地契还有手印儿在,就算你去报官也不顶用!”

    季大山瞪圆了眼睛看向季小宝,却见季小宝已经吓的躲到了丁氏的身后。

    “这到底咋回事儿啊!”季大山怒吼一声,气的肺都要炸了。

    那男人冷哼一声:“就是你儿子找我借了五十两银子,就是拿你这房契地契来做抵押的,说好了限时三日,三日之内拿不出钱来,你这房子田地,就全都是我的了!现在三日之期早已经过了,钱还一文没还,这房子田地,却都是我的了!”

    季大山气的肺都要炸了,冲着季小宝吼道:“季小宝!你钱呢!?”

    季小宝被季大山这么一吼,这才感觉到了害怕,哆嗦着道:“我,我,我用了·······”

    这会儿连丁氏都不护着他了,狠狠的揪着他的耳朵,骂道:“用哪儿去了?!你竟然敢拿咱家的田产和地产去做抵押拿钱用了!?你个混蛋小子!”

    季小宝嗷嗷叫唤着嚎哭了起来:“娘,我没乱花,我没乱花啊。”

    “那钱呐!?钱用哪儿去了?”季大山冲过来,眼睛都气红了,这可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所有家业啊!当真被这小崽子给卖了,他们岂不是要出去当乞丐了!?

    季小宝抽抽噎噎的道:“钱,钱我拿去买了一只蛐蛐。”

    季大山心口都跟着狠狠瑟缩了一下子,脸色从黑变成青色,又从青色变成惨白,哆嗦了好一会儿,才咬着牙道:“你说啥?”

    季小宝看着季大山这脸色就吓的脸色发白,腿肚子一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嚎哭了起来:“爹,我也是想给家里赚钱啊爹,我拿五十两银子在黑市买了一只最大的蛐蛐,比郭家小少爷的那只还要威猛,我打算拿那只蛐蛐去跟他的那只斗,若是斗赢了,还能得大家赌的钱呢。”

    季心禾转头看了小北一眼,眸中闪过一抹诧异,随后又是了然了。

    呵!果真是季大山和丁氏的亲儿子,又蠢又冲动又受不得刺激,这事儿说白了怕是小北上次故意挑拨了一下,让那群小少爷们认清了季小宝也是个泥腿子,那些小少爷们嘲笑了他,他受不得气,便偷了家里的房契地契去作抵押,就为了买一只比郭家小少爷的还厉害的蛐蛐。

    真不知该骂他愚蠢,还是可笑。

    季大山操起烧火棍子便往季小宝身上抽:“那钱呐!?那钱呐!?”

    季小宝呜呜的一边哭着一边躲:“原本我是赢了的,但是郭家小少爷后来不服气,就故意使诈,弄死了我的蛐蛐,我,我,我也不敢找他麻烦。”

    季大山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承受不了了,五十两银子买的蛐蛐,死了!

    那他的房子田地该如何是好?!

    季大山忽然觉得浑身的力气都没了,连拿烧火棍子的力气都没了,这个家,原本一点点的颓圮,一点点的土崩瓦解,他都承受了,却不曾想,没有最差,只有更差,他以为自己已经摔到了谷底,却不曾想,他的亲儿子,还要把他往死路上逼啊!

    季大山头一昏,直接摔在了地上。

    丁氏吓的连忙尖叫着过来扶他,还故意大惊小怪的嚷嚷着:“来人啊!杀人啦!土匪进村杀人啦!快让里正来将他们给赶出去!”

    那为首的丑陋男人冷笑一声:“你别跟我来这套,老子不是软柿子,也不是你瞎嚷嚷几句就怕了的人,别说今日你们里正来,就算是县太爷来,这抵押协议还有房契地契都在我手上,你们也讨不到好处去!今日我来就是要通知你们,要么赔钱,要么滚蛋!”

    季大山虚弱的看着他,声音都细若蚊声:“再给我几日时间,五十两银子,我凑一凑了,再给你。”

    男人却是嗤笑一声:“哈!五十两?!你打发叫花子了吧五十两?!”

    丁氏一听,便炸毛了:“我儿子找你借的就是五十两,咋地你还想要多的不成?!”

    “你儿子找我借的时候写的拮据可不是说只还五十两的呐!迟一天,加十两!到今日,已经迟了五天,那就是一百两银子!”

    “你,你,你简直胡说八道!”

    “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别说我胡说八道,我就再给你们三日的时间宽限,不过这三日也是要算利息的,我可告诉你,若是三日后再还不上钱来,你们这房子和地,全都是我的了!”

    那丑男人冷嗤一声,这才大摇大摆的转身走了。

    季大山两眼一翻,彻底晕死过去。

    丁氏凶狠的瞪向了季小宝,几乎要杀人了:“你竟然还借高利贷!”

    季小宝吓的嚎啕大哭:“我,我,我不知道啊,当时他们就说要我拿咱家的地契房契当抵押,我啥都不知道啊,我根本不知道抵押协议上写了要收这么高的利息。”

    丁氏直接一巴掌扇下去,气红了眼睛:“你个混账!”

    丁氏大骂着季小宝,季大山晕过去一群村民们嚷嚷着找刘郎中来瞧病,季秀兰吓的哭个不停,满院子闹哄哄的,直到伴晚才终于消停了会儿。

    季心禾晚上吃着晚饭也有些心不在焉的,主要是怕上房那边来要钱,季小宝那个没脑子的东西捅出来的篓子,凭啥让她帮忙擦屁股?再者说,那一家子虐待他们还少了不成?

    季小北忍不住道:“姐,季小宝为了五十两银子,咋能拿家里全部的房契地契去抵押呢?他们家那七亩地,卖了也得有个四五十两银子了,这房子加起来,统共都能有七八十两银子,竟然拿去做五十两银子的抵押,还是个高利贷。”

    “因为他蠢!可他蠢,那房贷的人不蠢,不然人家为啥故意等到五天之后再来要债?不就是想着多赚五天的利息吗?现在他们家要赔一百多两银子,赔钱还是赔地都差不多了,倾家荡产是一定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