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48章 宫里来的生意

第148章 宫里来的生意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季心禾前脚出去,穆侯楚将手上的茶杯轻轻往桌上一放,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便立即有黑衣人才窗外飞身进来。

    “主子。”

    穆侯楚抬眼看向他们:“京中那边可已经传了消息过去?”

    “陛下已经知晓,并且下令此事全权交于主子,但凡涉及谋反官员,一律格杀勿论,主子何时需要收网,只需一声令下。”

    “还不急,现在才几个小头冒出来,再等等。”他要钓的,是背后的大鱼。

    “是!”

    “眼下还有一件更要紧的事情要办。”穆侯楚沉声道。

    那黑衣人浑身都紧张了几分,立即抱拳道:“主子吩咐!”

    “给我筹备婚事。”

    一向处变不惊的黑衣人,此时差点儿腿肚子一软,没摔下去,微微踉跄了下身子,这才惊道:“啊?”

    “你有异议?”穆侯楚微凉的眸光扫过他。

    那黑衣人吓的一哆嗦,连忙道:“属下不敢,属下,这就去办!”

    “不必太浮夸,按着民间的规矩来,但是,也不可太将就,明白?”

    黑衣人心里暗道,我又没娶媳妇儿,我怎么明白?

    但是这话他当然不敢说,主子怎么吩咐怎么来。

    “是!”

    ——

    次日一早,心禾刚刚到了铺子上,还没来得及开张呢,便瞧见门外的台阶上坐着的一个冻的瑟瑟发抖的男人。

    小北扯了扯季心禾的袖子,道:“姐姐,姐姐,这个人好可怜的样子,咱给点银子吧。”

    季心禾狐疑的走过去,却见那男人骤然转过头来,惊喜的从地上蹦跶了起来:“哎呀!季姑娘终于来了!”

    季心禾瞪圆了眼睛:“吴掌柜?你在这儿做什么?难不成归林居破产了?”

    “呸呸呸!别诅咒我!”吴掌柜连忙道:“我归林居生意好着呢!”

    “那您这寒碜样子是·······”

    小北都能认成叫花子的人,这打扮气势着实是太弱了些。

    吴掌柜嘿嘿的笑了起来:“这个不重要,不重要!我今儿来啊,就是有要紧的事儿想跟季姑娘商量呐!”

    季心禾愣了愣:“什么事儿啊?”

    一大早的在寒风瑟瑟中冻着等她,怕不是小事儿。

    “吴掌柜咱进屋说话吧。”季心禾将他请了进去。

    吴掌柜连忙跟着进去了。

    这店里还有个里间,寻常休息用的,生意不忙的时候,心禾也让小北在这里面读书写字,清静。

    店里有炭盆,进了里间便暖暖的,吴掌柜坐下,小北便懂事的给端了杯热腾腾的茶水来,吴掌柜喝下了,浑身这才舒爽了。

    “吴掌柜这次来,到底为啥事儿啊?”季心禾问道。

    “是这样的,你那葡萄酒啊,现在还在酿吧?”吴掌柜巴巴的问道。

    “那是自然的,吴掌柜不必担心,你我都是签了合约的人,我答应给的货,也必然每个月都不会少你的。”季心禾笑道。

    吴掌柜连忙道:“我自然是相信你的,咱两如今也算是老熟人了,这点儿事儿我还能信不过你?只是如今啊,还另有一桩大生意!”

    季心禾便问道:“什么生意?”

    吴掌柜压低了生意道:“实不相瞒,我们归林居,是全国连锁的酒楼,总楼在京城,上次我找姑娘你买了这三百多斤的葡萄酒,特意千里迢迢的运送了一小坛子到京城,其实也主要是给我们东家尝尝,我们东家又将这酒敬献给了宫中的贵人,谁知这宫中的贵人一尝,便说是好酒,还要问我们归林居高价大批量的收购呢!”

    季心禾眼睛都跟着一亮:“宫里的人?”

    “季姑娘也是生意人,这事儿不用我说都大概能知道的,能跟宫里做生意,那才是莫大的荣耀!那王家凭啥在咱连安镇这么大的威名?说白了还不是因为他们家就是跟宫里做生意的皇商?

    咱如今虽说只是给宫里供应这酒水,自然算不得皇商这么厉害,可这也是大荣耀啊!就是不知季姑娘如何想。”

    吴掌柜越说越激动,原本在外头冻的白白的脸,此时都红润了起来。

    季心禾其实不是没有料想到会有今日的,穆侯楚此前就说过,这葡萄酒是番邦进贡的贡品才有的,每年也就那么几坛子,宫里的贵人爱喝,却也不能时常喝到,如今她生产出了葡萄酒,这名声传到宫里,那这生意也是迟早的事儿。

    但是却没想到,来的这样快!

    归林居这个助力,着实是选对了!

    季心禾也兴奋了起来:“宫里要收购我的葡萄酒了?吴掌柜你这消息没假的吧?”

    “我骗你做什么!今儿天蒙蒙亮,京中那边刚刚来了消息,我便火急火燎的到你店门口等着了,宫里头都说了,收购的价钱,便是十五两银子一斤!比我店里卖的还贵呢,至于多少,那边的意思是,尽量多一点,就看你能拿出多少货来。”

    季心禾摩拳擦掌的想了想,才道:“二百斤!我可以一个月供应二百斤!”

    吴掌柜“啧”了一声:“这是不是有点儿少啊?”

    季心禾摇了摇头:“吴掌柜,我这小铺,一个月统共才生产一千斤,要给你三百斤,宫里再给二百斤,我这店里都只剩下一半了,哪里少了?”

    “那你就不能多生产点儿吗?”

    季心禾轻哼一声:“我此前说的话,吴掌柜怕是忘了,这物以稀为贵,对寻常人家如此,对宫里也如此!咱既然是要做大生意的人,就得拿出自己的硬气来,说只给二百斤,就只有二百斤,不能多。”

    吴掌柜一拍桌子:“成!我这就给回话去!”

    “等等!”季心禾叫住了吴掌柜。

    “咋了?”

    “我还有个要求。”季心禾道。

    “什么要求只管提!”

    “这宫里收购赚的钱,咱依然按着从前的分成比例来分钱,但是上报到宫里的时候,可以说是归林居供应,但是必须得加上一句:青禾小铺生产。”季心禾道。

    署名权是一定要有的,给宫里供应的葡萄酒,这么大的名声,日后她家的葡萄酒才算是得了金字招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