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49章 算个什么东西

第149章 算个什么东西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吴掌柜无奈的笑着摇头:“季姑娘放心,这葡萄酒既然是青禾小铺生产出来的,送进宫自然也该给青禾小铺一个该有的名声,有季姑娘这等精明劲儿在,还怕我耍什么花招不成?”

    跟季心禾做生意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吴掌柜就从来没占着大便宜过,这丫头贼精贼精的,什么时候肯让自己吃什么亏?一开始他倒是抱着占便宜的心思,毕竟这也是商人的天性,不过后来也就学老实了。

    因为捞不着好处,有时候甚至还得偷鸡不成蚀把米。

    吴掌柜现在跟季心禾做生意,那就爽快的很,直接拿最大的利益来给她,顺带讨好了她,以后有什么好生意依然找他做就是,毕竟跟这丫头合作,也当真是赚钱的很呐。

    归林居现在能雄霸连安镇第一大酒楼的位置,也是多亏了她的葡萄酒还有那腌菜一系列。

    季心禾这才甜甜的笑了:“吴掌柜这般说,我便放心了,吴掌柜先去跟上边的人商量好,到时候将合约拟定出来,给我过目,咱直接签订了合同,这送往宫里的葡萄酒,便直接供应了。”

    “好咧!”吴掌柜笑道:“那,我就先告辞。”

    吴掌柜显然也是激动的很,说完便立马跑了。

    季心禾从里间出来,小北便欣喜的凑上来道:“姐姐要做大生意啦?竟然宫里也要这葡萄酒嘛?!”

    季心禾喜滋滋的捏了捏小北的脸蛋:“那可不?这可真是多亏了有归林居做助力,不然咱这葡萄酒哪儿能这么快就做到这么大的生意?”

    “还是姐姐聪明,当初选择归林居合作,现在果然省事儿不少!”小北满是崇拜的看着她。

    穆侯楚瞧着季心禾这笑的灿烂的模样,唇角也不禁轻轻勾起。

    “哎对了,一会儿咱还得去崇德书院去报名,小北你这些日子准备的可还好?到时候夫子得学前考试呢。”

    小北还是有些紧张的,抿了抿唇:“嗯。”

    季心禾笑着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若是考不上也不要紧,咱读稍次一点儿的书院也没事儿,反正小北只要勤学,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季心禾也并不想给他太多压力,读书人千千万,哪儿能谁都考的中功名的?她让小北读书,也只是想让他增长见识,不指望太多有的没的,毕竟他还小。

    小北听着季心禾这话,心里也稍稍放松了些许。

    到了快中午的时候,店里生意也不是很忙了,季心禾便将这店面交给了穆侯楚来看着,她便带着小北去了镇上不远的崇德书院去报名。

    ——

    与此同时,季大山和丁氏也到了镇上,打听了王家的府邸所在,便直奔那里去。

    丁氏站在那器宇轩昂的大宅外,忍不住啧啧出声来:“果然是传说中的皇商啊,瞧瞧人家这宅子,这才是真真的厉害!相比起来,季心禾在村里修的那个小宅子,算个什么东西?!”

    丁氏语气里不知是尖酸嫉妒还是嫌弃,说的愤愤然的样子,似乎眼前的宅子就是她自己的一般了。

    季大山瞪了她一眼,丁氏这才消停的闭紧了嘴,只是这心里却还是飘飘然的落不下来,这王家这等大户,哪里是小小季心禾一个乡下丫头片子能比的了的?只要攀附上了王家,那他们家岂不是有了出头之日?

    王家就算手指头缝里随便露一点儿来给他们家,都完全足够他们家一夜暴富了!

    丁氏越想越兴奋,连忙往府门口走。

    谁知还没走几步,便被守门的两个小厮给凶狠的拦住了路:“做什么的?王家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往里闯的。”

    丁氏吓的一跳,这会儿被吼了也不恼,反而摆上了一副十足狗腿的笑凑上去:“这位小哥儿,我们可不是什么随便的人,我,我们这是要上门来答谢王老爷的呐!我们跟王老爷熟着呢,就,就昨儿,他还送了我们一百多两银子呐,我们可不是外人!”

    丁氏这话说的,分明是王老爷施舍了他们银子,这会儿倒像是他们跟王老爷关系多好,人王老爷特意送的似的。

    守门的小厮狐疑的看着她,另一个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道:“我听说昨儿咱老爷在半道上看到一个可怜人,就赏了一百多两银子,不会就是他们吧?”

    丁氏忙不迭的应下:“对对对,就是我们!我们今儿来啊,就是要亲自当面答谢王老爷的,还请放我们进去,我们好当面道谢,可好?”

    季大山向来不善言辞,这会儿丁氏说话也快的很,根本不给他开口的机会,只能在一边讨好的讪笑着,很是尴尬。

    那小厮睨了他们一眼,这才道:“在这儿等着。”

    说罢,便转身进去通报了。

    丁氏和季大山则是在外面陪着笑脸站着,半点不敢造次。

    那小厮跑进了府里,便去跟王老爷通传了外面这两人。

    王夫人一听着这通传便瞪了他一眼:“真是什么人都敢往里传,咱王家什么样的人家,也要跟这些人攀关系不成!?”

    小厮吓的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连声求饶:“夫人恕罪,是小的有罪,小的原本也打算直接轰了去的,只是想到前些日子老爷在大街上特意赏了钱,怕是这两人对咱家意义不一样,这才特意来通传一声的,小的,小的这就去将人给赶了去!”

    王老爷却突然道:“慢着!”

    小厮顿住了脚步,诚惶诚恐的道:“老爷还有什么吩咐?”

    王夫人很是恼火的道:“老爷难不成还要见他们?咱王家现在就算收敛锋芒,但是好歹也是有脸有面的人家,跟这种人厮缠个什么劲儿?”

    王老爷沉声对着那小厮道:“对外就说,我杂物缠身,无暇当面接受他们的谢意,让他们走了,态度也别太强硬。”

    小厮是个机灵的,自然明白王老爷的意思,就是不能用赶的,得用请的,小厮忙不迭的应下,这才匆匆退出去。

    王老爷看了一眼王夫人,这才道:“既然打定了主意要得民心,从此该收敛的不单单是锋芒,还有脾气,要知道,咱家现在不比从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