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51章 他把她当什么?

第151章 他把她当什么?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季心禾抬眼便注意到了他的目光,脸上憋的都红了,别过身子瞪了他一眼,将那碗汤收了回来搁在了自己身前,气呼呼的道:“不吃拉倒!”

    穆侯楚很是无辜的看着她,她只说婚前不许碰她,他就看看,又没摸。

    这黄鼠狼还装一副小白羊的样子!

    季心禾咬了咬牙,便宜都给他占尽了,现在竟然还嫌弃她胸小!

    穆侯楚唇角轻勾,神色倒是怡然自得的很,给自己舀了一碗汤,慢悠悠的喝了起来。

    季东瞧着他们两人之间的互动有些摸不清头脑,但是也只当是人家小两口乐呵,便也没放在心上,反而看着他们如此恩爱,也笑的更开怀了些:“多吃些,多吃些!”

    ——

    京城。

    圣上一道圣旨,便将朝阳公主给订了亲。

    也打算将这婚事大肆操办,让全国都跟着热闹热闹,借着公主下嫁的喜气,为新帝初掌的江山庆贺一番。

    外面因为这一道旨意传的喜气洋洋,宫内,朝阳公主却是哭闹不休。

    “皇上,公主还在寝殿内,不愿意出门,接连三日没进食了,您看这······”一个小太监很是无奈的道。

    皇帝气恼的道:“她还要闹到什么时候去?人都死了,还非得折腾个没完没了不成?”

    “陛下息怒啊!公主也只是一时接受不来这个消息。”

    “接受不来什么?!”

    “穆相的死讯。”

    皇帝冷声道:“她接受不接受,人都已经死了,还胡闹不休,这些年真是半点也长不大!”

    小太监连忙道:“公主其实也只是因为不信,毕竟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句道听途说的穆相死了,公主如何能轻信呢?这执念自然也就放不下。”

    皇帝沉默了片刻,这才道:“既然她要见尸,就给她见!”

    “陛下的意思是?”小太监试探的道。

    “朕的意思,你自然懂,速速去办!”皇帝也实在不想跟一个小丫头片子在这种儿女情长的事情上耗功夫。

    “是。”

    庆舞宫。

    一种宫女们依然在殿外焦急的守着,还有一个嬷嬷在门外好言好语的劝着:“公主,快别赌气了,好歹让老奴送些东西进去吃一点吧,这万一伤了身子,让老奴可怎么跟陛下交代呢?”

    “我不吃!皇兄一日不给我个交代,我便一日不吃!”

    老嬷嬷急的团团转:“这可怎么好啊!”

    正说着,便瞧见一个施施然的身影走到了殿外,容貌便是倾城之姿,身形如同纤纤细柳,很是动人。

    殿前的奴才们一瞧见她,便连忙上前来行礼:“奴才们给陈小姐请安。”

    “免礼,公主可在里面?”陈易凝,便是陈阁老的掌上千金。

    陈阁老在朝中很是有威望,陈易凝也因此常常进宫,甚得当今太后喜爱,宫里的人,也很是尊敬她。

    “公主·····自然在里面的。”那老嬷嬷说着,却有些犹豫。

    似乎并不大想让她进去。

    “那替我通传一声,我要求见公主。”陈易凝的声音轻轻柔柔,很难让人拒绝。

    但是那老嬷嬷却面露为难之色:“公主正在伤心,陈小姐现在去,恐怕······”

    京中人人皆知,朝阳公主思慕当朝穆相,可人人也知,穆相与陈阁老千金陈易凝,才是青梅竹马,金童玉女的一对。

    不过传言而已,是真是假,谁又知道呢?不过这是后话了。

    也是因此,朝阳公主对陈易凝很是敌对,回回都故意跟她作对,也很不喜她,现在朝阳公主正伤心难过,这会儿又见了陈易凝,岂不是更难受了?

    “嬷嬷只管去通报便是。”陈易凝轻笑一声。

    虽说笑着,只是脸色有些白,看来穆相死讯传来后,陈易凝也不好过。

    “是。”那老嬷嬷硬着头皮应下,这才前去通报:“公主,陈阁老千金,陈小姐求见。”

    “让她进来。”

    老嬷嬷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听岔了。

    陈易凝却笑了笑,抬脚便进去了。

    进入了殿内,便见朝阳公主正坐在床上发呆:“你怎么来了?”

    陈易凝从袖中给她拿了些糕点出来:“公主饿了,就先吃着吧,绝食是做给皇帝看的,公主千金之躯,可不能伤着。”

    朝阳冷哼一声,却接过了她手中的糕点,吃了起来:“我已经按着你说的,绝食三日了,皇兄那边也不知有动静没有。”

    陈易凝笑道:“公主放心,公主是陛下亲妹,陛下向来爱护,公主绝食,陛下必然心疼不已,关于穆相的生死真相,自然也会如实告知了。”

    朝阳语气里有些倨傲,扬了扬头:“那是自然!”

    “公主只需再坚持几日,这真相,自然可以得知了。”陈易凝说着,面色又白了几分。

    “我知道了。”朝阳点头道。

    陈易凝给她送完了吃的,又嘱咐完了,这才出宫来。

    身边的小丫鬟连忙为她披上了披风:“小姐,此计当真能行吗?”

    陈易凝脸色也冷了下来:“时至今日,他到底是死是活,连我甚至我父亲也不知,唯一知道的,必然也只有陛下,要么,他真的死了,要么,他活着······”

    可却连同她也一起防着。

    他虽然性子冷淡,但是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他无父无母没有亲人,她一直以为,她就是他最亲近的人,可他又把她当做什么呢?

    此时此刻,她不敢想,也不想去想。

    “只是朝阳公主向来愚笨,和她合作,当真能从陛下那里套出什么真相来吗?”小丫鬟忍不住道。

    “她愚笨与否无所谓,如今想要知道真相唯一的法子,也只有靠她,毕竟她是陛下宠爱的亲妹妹。”陈易凝道。

    “那,若是穆相没死,小姐又该如何?”

    陈易凝心口微颤,他没死,却连直接活着的消息都不愿意透露给她,是防着敌人一样防着她,还是根本从未将她放在心上呢?

    陈易凝抿了抿唇,却没说话,抬脚踩着脚凳便上了马车。

    ——

    三日后,穆侯楚的“尸身”便送回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