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53章 抢生意?

第153章 抢生意?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季心禾摸了摸小北的小脑袋:“这就说明那说书先生就喜欢夸大其词,什么公主和阁老千金都喜欢的男人?八成是假的,这道听途说最不可信,尤其是说书先生的话,没准儿,那位穆相还貌丑无盐,反正我们所知道的事实如何,还不是全凭说书先生一张嘴?”

    季心禾倒是没怎么将这些放在心上,朝阳公主喜欢谁,也不管她的事儿,眼下她大婚,便是给她的机会,她有这闲工夫去八卦,还不如想想怎么赚钱。

    小北嘟囔着道:“没准儿是因为得知了穆相的死讯,心灰意冷呢?”

    季心禾笑了笑:“小北怎么偏对这些儿女情长的事儿感兴趣?难不成我家小北情窦初开,我竟然都没察觉?”

    小北的脸“噌”的一下就红了,连忙梗着脖子道:“才,才没有呢!我只不过是对穆丞相的事儿感兴趣!小北仰慕穆丞相那样的人。”

    季心禾咯咯笑了:“姐姐说笑呢,来客人了,快去看店。”

    小北这才屁颠屁颠的跑去招呼客人了。

    季心禾转头瞧了一眼穆楚,却见他柜台边上低头记账,似乎完全没有在意他们说的话的样子。

    季心禾心情轻松又愉悦,倒是也没多管他,便去招呼进来的客人了。

    ——

    朝阳公主大婚的消息迅速传遍了,就连安镇这种偏远的小镇上,百姓们都不免津津乐道,毕竟身份尊贵,又是新帝登基后筹办的第一件大喜事,大家自然乐于谈论。

    与此同时,王家阖府上下也是忙碌了起来。

    “公主大婚,宫中物资必然要大肆采办,尤其酒水果蔬一类,向来是我们王家供应,这事儿务必半点不能出岔子。”王老爷吩咐着管家。

    老管家笑着道:“老爷放心,咱王家跟宫里的生意,主要就是酒水果蔬,做了十多年了,还未出过任何大问题,正好借着这次公主大婚,咱王家将这事儿办的妥当了,也让陛下瞧着舒心。”

    王老爷点点头:“如今我们王家也是在风尖浪口上,这些事儿不论巨细,都得安排妥当,不可出丝毫差错,宫里怕是很快就要来信通知了,在此之前我们也得事先开始准备着,你先去我们酒庄上看看,还有多少存货,另外果蔬·······”

    王老爷话音未落,便见一个小厮恭敬的进来:“老爷,宫里来人传话了。”

    王老爷轻笑一声,端起手边的茶杯喝了口茶:“是来吩咐酒水和果蔬的供应事宜的?”

    那小厮却有些迟疑的样子,支支吾吾了一会儿,这才勉强道:“宫里那边有吩咐,说是咱家供应果蔬便可,酒水······已经交给别家了。”

    王老爷面上的笑容瞬间凝滞,“嘭”的一声,将茶水重重的搁在了桌上,厉声道:“什么!?”

    对于王家而言,酒水其实才是最大的大头,水果一类的东西虽说也不便宜,但是哪儿比得上酒水利润大?名头响?

    维持王家皇商的名衔的重要生意!

    今日却突然说,给了别家了!

    那小厮吓的“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哆嗦着道:“是宫里那边来的消息,老爷息怒啊。”

    “酒水供应权,给了谁家了!”王老爷气恼的道。

    小厮白着脸色道:“似乎,是给了归林居。”

    “归林居?!”王老爷气的几乎要吐血:“他们家一个做酒楼生意的,又不是专门开酒坊的,哪里有这个资格拿到给宫里供应酒水的机会!?还抢我王家的风光!”

    那老管家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蹙着眉头上前道:“老爷怕是有所不知,那归林居最近似乎因为得了一种稀奇的酒水,葡萄酒,所以一时间名声大噪,这宫里八成也是看中了他们家的葡萄酒,才将这个酒水供应权给了他们家。”

    “葡萄酒?!”王老爷瞪圆了眼睛:“这不是每年番邦进贡才有的吗?归林居哪儿来的!”

    那老管家连忙拱手道:“这事儿我也打听过,归林居的葡萄酒,都是直接找青禾小铺收购的,那葡萄酒实际上是青禾小铺生产,专供归林居来卖,这事儿在连安镇都不是秘密,也传的火热,只是老爷刚刚回乡,怕是还不晓得。”

    王老爷惊道:“青禾小铺又是个什么东西?他们家怎么会知道葡萄酒的酿造方法?”

    连他都不知道的事情,可这小小连安镇,怎么竟还有如此厉害的人物不成?

    老管家沉声道:“那青禾小铺,也是在连安镇新开张不久的,但是因为归林居的缘故,一开张便是声名大噪,这铺子的老板,还是个姑娘,听说是下面村子里的一个姓季的乡下丫头,好像,就是杨罗湾的。”

    王老爷一巴掌拍在桌上,脸都黑了:“一个乡下丫头,也能酿造出这葡萄酒来?!”

    “这事儿我也觉得蹊跷,但是宫里头办事儿,从来严谨,若非亲自核实过她家的葡萄酒是真的,恐怕根本不会应下这笔买卖啊。”

    王老爷面色铁青,重重的砸了茶杯,气急败坏的道:“我王家十来年的皇商大族,如今这酒水的生意竟被一个小小农女给抢了!这岂不是打我王家的脸面吗!?”

    本来皇帝都对他们家忌惮三分了,如今收敛锋芒,退到如此境地,已经憋屈,却不曾想,自己家的买卖都要被人给抢了去,到时候皇帝觉得他们家无用,直接夺去皇商的头衔都不是不可能的事儿了!

    一想到这儿,王老爷就气的半死。

    正巧这会儿又一个小厮匆匆进来,面色难看的道:“老爷,此前您施舍过一百三十两银子的那一对乡下夫妇又来了,这接连好几日,这是非要见到老爷不可啊。”

    王老爷正火大呢,连应付的心情都没了,直接吼道:“让他们滚!什么东西!我们王家也是他们这种下贱东西能攀附的不成?”

    “是,是是是,小的这就去·····”小厮吓的转身便要跑。

    那老管家却突然道:“老爷,我突然想起来,那一对夫妻似乎也是杨罗湾的人,那男人叫季大山,跟青禾小铺的老板同姓,兴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