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58章 想偷师?

第158章 想偷师?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季东想了想,才道:“那时候我年纪也还小,哪里记得这些,倒是咱娘从前说起过一二,说不上好坏,毕竟人家高高在上的,咱娘在他们府上就是个小小乳娘,当时伺候的还是个不得宠的庶出千金,正经主子基本难见上一面的。”

    季心禾点了点头。

    季东便接着道:“咱娘在王家帮忙干活儿的时候,王家还不是皇商,就咱连安镇的一个大户,虽说如此,出手也不是吝啬的,主子高兴了,偶尔还赏赐些东西,工钱也还不少呢,咱家从前的家底,都是这样攒下来的,咱娘还说了,那些赏下来的首饰物件儿,全都得给你做嫁妆的!”

    季东说着,又郁闷了起来:“不过后来要么都被丁氏霸占了,要么被她卖了,一件儿也没留下。”

    季心禾心里不免觉得有些奇怪:“若是当真如你所说,咱娘当初在他们府上只是这么个不起眼的乳娘,如今十多年后,王家还能如此慷慨的看在我娘的面子上给一百多两银子?”

    “大户人家,兴许根本就不稀得这些钱呐。”季东摆摆手,便又开始扒饭了。

    季心禾却依然觉得有些蹊跷,这王家到底如何,一直以来都是季大山他们两口子接触的,说王家慈善的是他们,说王家要施舍她给她个机会做生意的也是他们两口子。

    季心禾并不是那么喜欢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的人,尤其是被这种人,说的话怕是一分都不能信。

    “那······”季心禾正想再问,却突然停住了话头。

    季东刚吃了一口饭,抬头看着季心禾道:“什么?怎么不说了?”

    季心禾比了个“嘘”的手势:“等等。”

    随即站起身来,脚步轻的几乎没有响动,便已经快速的移动到了门边。

    季东也紧张了起来,怕是家里来贼了,这会儿也随手的握住了手边的烧火棍子,也不敢轻易动弹,毕竟心禾这般谨慎,他自然不能打破了这沉静,只是全力以待着。

    季心禾靠近门边站着,竖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里面啥动静啊?”

    是丁氏的声音。

    虽说压的很低,但是季心禾前世当杀手,这听说的敏锐度向来比常人都好,此时细听自然能听清。

    季心禾眸光一冷,这丁氏怎么又来了?

    今儿一整日都是鬼鬼祟祟的,先是代替王家给她传话说什么要给她一个做生意的机会,被她果决的拒绝之后便应该灰溜溜的走了,这会儿竟然又找上门来了。

    早在白日里他们找她的时候,她就总觉得不对劲,王家她也觉得怀疑,这两口子她就更怀疑了!

    门外,听到季大山小声又紧张的道:“没,没啥动静。”

    他们刚刚一来,季心禾就打住了话头,季大山当然没听到动静了。

    丁氏气恼的道:“这门又不隔音,你都还听不清吗?王家限期五日,你以为咱时间还长吗?还不赶紧的听!”

    季心禾眉头一挑,王家限期五日?

    限期什么?

    葡萄酒的事儿?

    季大山一听到这限期五日,心里就怕的要死,可使劲儿的听,却也还是听不到动静,哭丧着脸道:“真的没说话,这可咋办?”

    “能咋办?王家要葡萄酒的酿造方法,你就在这儿偷听着,他们总得聊天聊到这上面去的,没准儿就听到一两句秘方了呢?”

    原来如此!

    季心禾冷笑一声,这两口子果然没有安好心,白日里才逼着她跟王家合作,合作不成,便干脆想要偷酿造葡萄酒的法子了!当真是当她吃白饭的不成?

    季心禾计从心起,突然便开口对着季东道:“大哥,咱跟归林居都签了合约,说是这个月底要交货呢,如今距离月底也不过半月的光景了,也得抓紧时间酿造了,不然到时候都来不及了。”

    季东一愣,送进宫里的葡萄酒不是已经酿好了吗?

    但是瞧见季心禾冲着他使眼色,心里也明白了些许,连忙道:“是,是要赶紧的了。”

    听着这话,外面的丁氏和季大山眼睛都亮了,丁氏更是一脸得意的表情,一副自己果然料到的样子。

    季心禾便接着道:“干脆明日一早就来酿吧,虽说时间赶了一点儿,但是半个月的功夫,葡萄酒还是酿的出味道来的。”

    这葡萄酒的酿造,少则半个月,多则数月数年,季心禾为了保证葡萄酒的口感,一般都是将时间尽量拉长,得以让这葡萄酒的味道更为香醇,也算是价有所值。

    所以这话,她倒是没骗人。

    季东愣愣的点头:“啊?那,那好。”

    季心禾故意抬高了音量:“这葡萄酒呀,如今就咱家会酿,可千万别把这秘方泄露出去了,咱到时候就在咱这小院子里,偷偷的酿,谁都不能告诉!”

    “你咋说就咋办吧。”季东瞧着季心禾这狡黠的眼神,就大概猜到她到底是要做什么了,便顺着她的话说。

    季大山和丁氏听着心都跳的更快了,窃喜的低低一笑,便悄声走了。

    确定他们两的脚步声已经完全走远了,季心禾这才冷哼一声:“两个蠢货。”

    季东还是什么都没明白,他又没有季心禾那么好的敏锐度,自然听不到外面的动静,连忙问:“外面方才是谁?”

    “是丁氏和······季大山。”季心禾现在连一声爹都不想喊。

    “他们两想干什么?”季东恼道。

    “想偷师。”季心禾冷笑一声:“这种人,不给他些教训,他就真以为我是惹的起的人了!”

    ——

    此时,季大山和丁氏回了自己屋子便如释重负的兴奋了起来。

    “季心禾这丫头,看似精明,实则蠢的很!等着瞧吧,明儿咱就偷偷看他们酿酒的过程,然后,咱家可就发财啦!”丁氏激动的不得了:“到时候咱得了这酿造方法,你可得找王家再多要些钱才是,可不能傻不愣登的,给人五百两就打发了!”

    此时此刻,她似乎都已经将钱拿到手了似的,飘飘然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