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60章 一生一次

第160章 一生一次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季大山两口子今儿回村的时候,是坐着马车回来的。

    特意在镇上雇佣的一辆好马车,风风光光的回村来,一进村子便引来无数村民们侧目惊呼。

    “这又是哪个大户人家的马车啊?不会又是归林居的吧?”

    “哪儿啊,归林居的马车上面都有归林居的标志呢,这马车明显没有,看上去,像是私人马车呐。”

    “啧啧,不会是季家丫头又跟哪个大户做生意,人家特意登门拜访呢吧!心禾丫头也真是了不得啊。”

    毕竟如今村里最发财的就是季心禾,村民们自然不由自主的往这上面想了。

    可谁知,那马车帘子一下子就被撩开,丁氏在里面尖着嗓子得意的道:“啥季心禾的?!这是我们老季家的!”

    村民们都跟着倒吸一口凉气,像是惊呆了似的,一个老汉忍不住道:“大山啊,你又卖地了不成?整日里卖地给你媳妇儿这么抛费也不是个头啊!日后这地卖没了可咋整啊!”

    丁氏气急败坏的“呸”了一声:“说的什么东西?这可不是我们家卖地的钱,我们家现在可发了大财了,别说那么一两亩地,我还真不放在眼里!我们家以后要买地,那都是一百亩一百亩的买!而且啊,还得雇佣着长工帮我们种,哪儿跟你们似的,在意那么点儿小钱!”

    丁氏这趾高气昂的样子让人膈应的很。

    但是一听着她这话,众人却又是免不得一惊:“你们家啥时候发财的呀?”

    “咋的?季心禾那丫头能发财,还不许我们发财了?!”丁氏冷哼一声,这才让车夫赶着马车回家去了。

    留下一众村民们炸了锅似的沸腾了起来:“这到底是个啥情况啊?”

    “不会是跟王家有关系吧?前些日子丁氏她还得瑟说自己家跟王家沾亲带故了,要攀上王家这关系了呢。”

    “我的天,这也太好命了吧!”

    ——

    丁氏回了院子,便站在院子里趾高气昂的嚷嚷了起来:“这破屋子我才懒得住,赶紧去找里正,在村里买个依山傍水的好地方重新起一座两进两出的宅子来!咱可不像某些人啊,整日里起早贪黑的赚那么点儿小钱,也舍不得花钱的。”

    随后又故意冲着季心禾那边的屋里喊着:“还得给我们秀兰啊,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让王家那边帮忙牵牵线搭搭桥,找个官老爷嫁了,从此荣华富贵,可千万不能像那些个乡下丫头啊,随便找个男人,家底子半分没有,就那么一副皮相糊弄人!”

    季秀兰这会儿也得意了,阴阳怪气的跟着喊:“就是,咱家以后有了王家这根线,我要嫁哪个官老爷不是容易的事儿?偏偏有些人拿个没背景的男人当个宝呐!”

    季心禾歪在屋里的炕头上,一手撑着头,一手磕着瓜子儿,听着外面尖酸刻薄的言辞,忍不住冲着穆侯楚咯咯笑道:“她们骂你没出息呐。”

    穆侯楚盘腿坐在炕上的案几边剥瓜子,头也没抬,似乎没有丝毫在意:“嗯。”

    随即将刚刚剥好的满满一碟子瓜子儿随手递到了季心禾的面前。

    小北坐在矮几的另一边写大字,听着外面的这声音都有些听不下去了,忍不住抬头看穆侯楚,一脸风轻云淡,再看看季心禾,一副听戏似的的好笑样儿。

    小北忍不住道:“姐,穆楚哥哥,他们这么嚣张,姐也忍得下去?”

    他姐从前可不是这么好脾气的人呐。

    “给他们嚣张几日吧,享受几天好日子,受苦的时候才会觉得更难受嘛,再说了,我听着倒是觉得有趣的很。”季心禾笑着道。

    现在,在她的眼里,那季家上房那边的一家子人,已经跟垂死挣扎的小丑没两样了。

    “小北快写字,别听外面吵吵闹闹的,过几日咱新家修好了,咱就搬新家里去,也不跟这些人闹心。”季心禾坐起身来,摸了摸小北的头。

    “嗯!”

    “过几日也不能搬。”一向寡言少语的穆侯楚突然开口道。

    “嗯?怎么?你还在这茅屋住习惯了舍不得?”季心禾好笑的道。

    他舍不得,她可舍得的很!

    冬冷夏热的不说,关键是还有那么一大家子极品吵吵闹闹的,烦人的很。

    穆侯楚抬眸看着她,倒是鲜少的认真:“这新房修好了,还得布置婚房呢?等咱成亲那天再一起搬进去。”

    季心禾听到婚房二字,就莫名其妙的想到这男人的种种禽兽举动,脸都微微一红:“这婚事简单操办下,摆个酒席请些村里人就好了嘛,哪儿还需要特别布置了?”

    她前世是杀手,颠沛流离了一辈子,连亲人都不曾见过,更别提爱人,所以她在这方面,其实并不那么的贪心,如今有亲人在旁,有爱人在侧,就已经足够了,至于婚礼,她前世也没经历过,这一世,也没有太多要求,左右是跟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一个仪式又算的了什么?

    穆侯楚却是十分认真的道:“不成,就这么一生一次的婚礼,哪儿这么随便了?你给我在这儿安生住着,那新房过几日修好了我就开始布置了。”

    一生一次?

    这四个字敲在她的心头,让她莫名的欢喜。

    小北欢喜的笑道:“好呀好呀!小北也想看婚房,小北要等到姐姐成亲以后,再住进去!”

    ——

    此时丁氏和季秀兰在院子里酸言酸语了半天,都不见里面有半点反应,不免有些憋气的很,就想一拳打在棉花上,实在恼火。

    可她们又不敢闯屋里去,上次闹鬼的事儿到现在还害的她们大晚上做噩梦呢。

    “哼!什么东西!还装起清高来了,我看她个死丫头能憋的住!”

    丁氏可想显摆炫耀了,偏偏季心禾不给她机会,她便觉得季心禾故意憋气呢。

    殊不知,人家压根儿没把她放眼里。

    “娘,咱别跟他们置气了,还是想想自己吧,这八百两银子,咱可得怎么花呀!”季秀兰激动的两眼都发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