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62章 这个“好日子”

第162章 这个“好日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刘管事,这次的一大批葡萄酒,已经酿造出来了,还请管事您查验一二。”一个小厮殷勤的道。

    刘管事大腹便便的,走路都是摇摇摆摆,听着这话摸了摸肚子,模样倒是威严的很:“可是按着老爷那边给的要求严格做的?这葡萄酒精贵的很,到时候还要送进宫里,可不能出半点疏忽。”

    “管事的放心吧,奴才们都是小心又小心的按着上头的指使做的,虽说是第一次酿造,但是确实半点差错也没有的,为了让酿造出来的葡萄酒更加的香醇,甚至特意用四十度高温的暖房来酿造的!绝对没有问题!”

    小厮一边拍着胸脯说着,便将其中一个大缸的葡萄酒的盖子给打开了,初初的一闻,倒是有那么一阵葡萄酒的味儿。

    只是刘管事舀了一碗出来细细的品尝了一下,却眉头忍不住微微一皱。

    “刘管事觉得如何?”小厮连忙道。

    刘管事蹙着眉道:“我怎么觉得,这味儿有那么一点儿不对呢?”

    “没什么不对呀,都是按着步骤来的!”

    “感觉,这葡萄酒的酒味儿更浓了些。”刘管事能走到这个地位,自然也是个厉害的品酒师的。

    这葡萄酒的酿造过程里,加了白酒,这里面自然就多了一股子浓浓的白酒味儿了。

    只是,葡萄酒这种东西到底珍稀的很,从前宫里一年也才得三坛,他也就有幸尝过那么一口,还是一小口,虽说味道是记住了,但是也难免这些年了,忘了呢?

    这味儿吧,说有点儿不对,但是也说不上哪里不对。

    刘管事摆了摆手:“罢了,既然是老爷亲自让人送来的酿造配方,那必然是没错的。”

    “就是,咱老爷多谨慎的人呀?再说了,这多了一点点的酒味儿,就说明咱家的葡萄酒酿造的比那番邦进贡的还要香醇不是?”小厮讨喜的道。

    这么一点点的味道差别,谁在意呀?

    刘管事听着也觉得是这么个道理:“也是,那就赶紧的,先送到宫里去吧,也省得再中途节外生枝。”

    就怕归林居被抢了生意,心有不甘,使什么诡计,让他们的生意出现变故,所以刘管事也是想着尽快将这酒送进宫里为好。

    “是,奴才这就去办!”小厮喜滋滋的道。

    ——

    一辆宽敞又奢华的马车缓缓行驶在街道上,王家酒坊押送葡萄酒入宫的车队和这辆马车迎面而来。

    押送葡萄酒的小厮连忙讨喜的亲自下车来,冲着那奢华的马车跪下打了个千儿,讨喜的道:“原来是陈阁老家的马车,难怪小的远远的瞧着就这般气派,小的特意给贵人请安了。”

    这小厮压根儿不知道这马车里是谁,只看着这马车,便轻易的献出了膝盖,可见陈家在京中势力之大,可见这王家的奴才,多没骨气。

    车内没有发话,只有一个小丫鬟微微挑开车帘,探出头来,有些没耐心的道:“还不赶紧让路?”

    “哎!是咧是咧!小的这就给贵人让路!”小厮连忙起身,招呼着自己身后押送葡萄酒的车队让到一边,让那辆豪华马车先过去。

    目送着那马车走远了,跟在小厮身后的车夫才忍不住道:“你知道那马车上是谁啊你就贵人贵人的喊?”

    “傻了吧,你没瞧见方才那出来说话的丫头?就是陈阁老嫡千金陈易凝身边的贴身丫鬟,你说这车里是谁?”小厮轻哼一声。

    “原来如此!难怪你这般殷勤!”

    这小厮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学着点儿吧你,这京城里啊,贵人遍地是,可紧着点儿皮,机灵着点儿,不然哪日,得罪了人,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是是是。”

    “赶紧的,别耽误功夫了,把马车押送进宫里去!”

    小厮赶紧催促着王家酒坊的奴才们动身启程了。

    那辆豪华马车也早早的就驶出了最为繁华的那一条街。

    马车内,陈易凝安然的坐在车内,神色却是有些沉:“方才过去的是谁?”

    贴身丫鬟瑞雪道:“小姐不知,那就是那专门为宫里供应酒水果蔬的皇商王家的奴才,王家的人,最没骨气,见着谁都得巴结一二,扰了小姐了。”

    “我早日听说他们家好像告老还乡去了,怎的还在宫里送东西?”

    “说是告老还乡,其实也就是回乡避风头去,他们此前可是原太子的党羽呀。”瑞雪压低了声音道。

    陈易凝倒是不在意这个,只是喃喃的道:“王家的老家,听说是在蓝山城?他失踪的地方,也是在那里。”

    “蓝山城大的很,小姐怎么就以为他们能碰上呢?再说了,若是穆相当真还活着,怕是也不会选择呆在蓝山城,那里有人追杀,依然呆在那里,等死吗?”

    陈易凝摇了摇头:“你不懂他,他从来不怕死,他不回来,必然有他不愿意回来的理由。”

    “那还能是什么理由?”

    陈易凝脸色更难看了几分:“我不知道,只是我这几日心里越发的乱了,莫名的慌的很,总觉得······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要发生了。”

    “小姐放心吧,穆相本事大,既然逃过一劫,便是轻易不会出事的人的,没准儿忙完了手上的秘密任务,就回来了,小姐该往好处想想,下个月初七,便是朝阳公主大婚之日,穆相此时不回来,不也正好骗着那朝阳公主出嫁他人了?也省得她总惦念着穆相。”小丫鬟颇有些得意的样子。

    陈易凝唇角勾起一抹轻嘲的笑:“这个蠢货,你当我将她放在眼里过?如今已经是月底,再过几日便是她大婚之日,成了亲,我再看她怎么闹腾。”

    ——

    王家的酒水已经送进了宫里,归林居从连安镇运送到京城的酒水也已经安全抵达京城,一切都风平浪静了起来。

    直到这一日,三月初三的“好日子”。

    “老爷!老爷!宫里要来人啦!似乎是要亲自传达圣上旨意,如此大动干戈,怕是要大肆封赏啊!”一个小厮激动的挥舞着手上的信件跑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