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63章 全是不甘呐!

第163章 全是不甘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王老爷激动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当真?”

    “是京城那边提前来的消息,肯定错不了,那宫里的贵人,怕是今日正午就该到了连安镇了,老爷,咱还是得提前准备呀!”

    王老爷兴奋的不得了,一拍桌子:“看来是那葡萄酒的功劳啊,陛下如此赏识,竟还特意派人前来。”

    “老爷这是什么话?咱王家的势力在那里,如今又酿造出如此美酒,陛下自然是看重万分的!”

    “好!好啊!快,快些让人早早的去城门口守着,迎接着去!”

    王家阖府上下一时间手慌脚乱,王夫人甚至已经开始欣喜的想着自己这告老还乡的苦日子终于要结束了,她在京城享福享惯了的人,怎么受得了这连安镇的旧宅?

    早就怀念京中的大豪宅了,就是怕犯了新帝的忌讳,如今才这般避锋芒。

    这次龙心大悦,就是王家翻身之时啊!

    其实陈易凝说的那句话没错,王家的骨头最软,哪里在意谁当皇帝?不过是想巴结着上头的贵人,赏口饭吃,虽说做了十多年的皇商了,但是骨子里的卑微和劣根性,怕是难以改变的。

    当初他们站二皇子一派,其实也只不过是因为二皇子当初是太子,是最有机会登上帝位的人,所以王家就上赶着巴结着,谁知,押错了宝,导致了今日这倒霉催的境况。

    巴巴的盼了一个上午,终于在中午的时候,盼到了那位宫里人的车马,竟然来的还是皇帝身边得宠的林公公!

    王老爷连忙佝着腰身迎上去,讨好的笑道:“原来是林公公来了,真是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快些里面请啊,我早就让人备下了酒菜,就等着林公公赏脸了!”

    林公公却摆了摆手:“杂家今儿来,是有公务在身的,就不必跟王老爷您闲话家常太多了,这饭,还是免了,直接办正事儿吧。”

    一边说着,便从袖中拿出一道明黄色的圣旨。

    王老爷看着那圣旨,眼睛都跟着亮了,连忙舔着脸笑道:“林公公这是什么话?林公公远道而来,再怎么也不能让林公公您饿着肚子宣旨啊,还是进屋坐坐,歇一歇再说,这旨意嘛,我不着急的!”

    话虽这么说着,只是那眼里热切的期待却是掩盖不住的。

    林公公冷嗤一声:“你不着急?我可着急!陛下怕是更着急!”

    林公公突然这个脸色,让王老爷一阵猝不及防,生生呆愣在那儿:“啊?”

    林公公直接冷下了脸,厉喝一声:“王家诸人听旨!”

    王老爷吓的脸色发白:“这,这·······”

    这不像是要大肆封赏王家的样子啊!

    王家的众人,上至主子,下至奴才,一个个吓的“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王夫人连忙扯着呆滞在那里无所适从的王老爷跪下接旨:“你还不快跪下!”

    王老爷一个踉跄,摔着跪在了地上,眼睛依然呆滞僵硬的看着林公公。

    林公公却是淡然的很,利落的抖开了手上的圣旨,清了清嗓子,便高声道:“大胆王德忠!进献伪劣葡萄酒进宫,糊弄君尚,实属欺君罔上,大逆不道,罪无可赦!”

    王老爷浑身一软,忍不住惊道:“我,我那葡萄酒怎么可能是伪劣的?!”

    林公公冷笑一声:“王老爷本事的很呀,送两车假酒进宫,这酒进宫不过两日的功夫,就开始变质,甚至发臭!这等东西,你都有胆子往宫里送,这些年生意做的大了,王老爷胆子也大了呀!连圣上都不放在眼里了!”

    王老爷差点儿没晕过去,惊慌的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这酒,这酒分明是我······”

    “分明是你如何?”林公公冷笑着道:“圣上可不管你这些,若非看在你们王家十多年的皇商的份儿上,怎么可能给你这次机会?谁知你不好生表现,还暗戳戳的做出这等投机取巧的事儿来,圣上大怒,当场让人砸了那几坛子葡萄酒,甚至扬言要灭你王家九族!”

    王家众人吓的半死,脸上“唰”的一下连血色都没了。

    “皇上饶命啊!”王夫人哭嚎着打破了寂静,扯着林公公的衣摆哭丧着,几乎要哭没了命似的。

    林公公冷冷的一个后退一步,甩开了王夫人的手,这才道:“但是毕竟陛下仁慈,顾念王家为皇家供应多年酒水果蔬,也算是十多年的交情了,这灭族之罪,自然也就罢了。”

    其实不然,当今皇帝原本就看王家不顺眼,如今王家又做出这等明目张胆的欺君大罪来,皇帝本就是想诛九族,但是想到自己如今根基未稳,需要稳固民心,处事也不可太过暴躁,否则,怕是被人诟病,因此才饶了王家一次。

    可还没等着王家众人舒一口气,便听林公公接着道:“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圣上有旨,夺王家皇商封号,断绝王家对宫中一切生意供应,另!王家大公子二公子王昭王阳,也免其官位,王家上下,终生不得入仕!”

    王老爷胸腔一口浊气憋着没有提上来,差点儿没憋死过去,最终涨红了脸,闷哼了几声,两眼一翻,彻底晕死过去。

    王夫人跪在地上哭天抢地的哭嚎着:“这是要我们王家的命啊!陛下,陛下饶了我们一次吧!”

    王家仅有的两位在朝为官的公子被罢免,王家皇商封号被夺,从此王家便沦落到跟连安镇这些大小商户一样的地位,十多年的风光无限,今日瞬间被打回原形。

    王老爷憋着的这口气,全是不甘呐!

    王家上下一阵死气沉沉,请大夫的请大夫,哭天抢地的哭天抢地,跪地求饶的跪地求饶,气氛又是压抑,场面却也混乱不堪。

    可王家这般,外头知道的人却少,比如现在的季大山一家子,刚刚风风光光的在镇上买了大宅,养了奴才,置办了田地,乐呵的不得了。

    丁氏数着手上剩下的银子,忍不住“啧啧”道:“这钱花的流水似的快,置办完了一切,就没钱了,你今儿再去王家一趟,好歹再要些钱来,上次这钱咱就要的少了,我还后悔呢!葡萄酒这么值钱的东西呐,哪儿能八百两就打发了?这次咱必须得再多要些钱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