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66章 满面春风

第166章 满面春风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哎哟,你可听说没有?季家出事儿了!”

    一个村民似乎刚刚从镇上回杨罗湾来,一进村逮着个熟人就喊了起来。

    “出啥事儿了啊?我今儿一早还瞧见心禾去了镇上铺子上呢。”

    “哎呀!不是心禾丫头他们家,是老季家!季大山呐!”

    这话一出,倒是引来正在干活儿的其他村民的注意,没好气的道:“他们家能有什么事儿?前些日子发了财,现在他们看的起咱村的谁?连杨罗湾的房子都不住了,直接在镇上住大宅,现在人家得意着呢。”

    “哪儿啊!我刚从镇上回来,镇上就因为他们家的事儿,热闹的很呐!官府都直接抄家了,置办的什么宅子,金银首饰啊,包括新买的那几个奴才,也都给查抄了带走了,他们那一家子,也都给拉到衙门里,听说还要挨板子呐!”

    “啊?!”

    众人都是一惊:“这是出啥事儿了?”

    那人神神叨叨的道:“你们猜,他们的那些钱,都是从哪儿来的?”

    “还不都是王家给的?之前丁氏还在咱面前得瑟呢,说王家跟他们家关系好,什么好事儿都想着她,也照顾他们,这钱给的都不眨眼的。”

    “哪儿啊!那些钱根本不是王家给他们的!而是他们从王家偷出来的!”

    “竟然是偷的!?”

    “对啊,王家都报官了,官差直接上门抓人,好像是偷了八百两银子,这不,要将他们所有置办的家当都查封还给王家不说,还得一家子去衙门挨板子,一人五十大板!啧啧,我正巧经过衙门,也看到了季大山一家子挨板子的场面,啧啧,那惨叫声都嚎的十里八乡都听得到了。”

    “哎哟喂,我说他们家咋能突然发财呢,合着是偷了人家的银子,你说说这人咋这么不要脸?偷来的钱还能如此理直气壮的拿出来花,还一脸得瑟的张扬显摆,真是祖祖辈辈的脸面都给丢光了!”

    “可不是?我怕是咱整个杨罗湾的名声都要跟着受损,毕竟咱村出了这么大一个贼,以后传出去,该多难听呐!”

    人们议论纷纷的,顿时整个村都炸锅了一般,虽说有些小抱怨,但是大家伙儿心底里还是很痛快的,这季大山一家子有了点儿钱就目中无人,整个杨罗湾的人几乎都给得罪干净了,现在他们家倒霉了,谁还能替他们难受不成?

    季心禾回村来的时候,红芹一瞧见她便喜滋滋的拉着她说了这事儿。

    “我在镇上也听说了,”季心禾笑道,早就是意料之中的事儿,根本不意外。

    只是她倒是吃惊王家的绝情,她还以为王家要暗地里给季大山两口子吃点亏报仇,没想到直接跳过了葡萄酒的事儿,给季大山扣上了一个偷钱的帽子,倾家荡产不说,挨上五十个板子,半条命都能打没了去,关键是,这名声也毁干净了。

    从前季大山家名声也不好,主要是丁氏脾气暴躁,还总看不起别人,但是这种名声不好,最多也就是大家嚼嚼舌根罢了,现在扣上了个偷钱贼的帽子,那就直接上升人品道德问题了,这以后别说在杨罗湾,就算在镇上,也过街老鼠一般。

    季大山从前好歹也能在镇上做做短工补贴家用啥的,现在出了这事儿,谁还敢用他?这一家子,田地也卖的差不多了,银子也都查封了,在家喝西北风?

    季心禾冷哼一声,只是暗骂一声活该。

    他们可不就是贼吗?

    倒是王家,突然这般恼羞成怒,看来是那葡萄酒已经出问题了,并且,宫里已经惩治了,那是不是说,她的葡萄酒生意,也快成了?

    季心禾正想着呢,便听见了马车的声音,听着这声儿,还挺急呢。

    那马车走到了院子门口,季心禾才看清,原来是归林居的马车。

    “季姑娘!季姑娘!”吴掌柜还没下车呢,就激动的一边喊着一边跳下车来,连脚凳都懒得踩了。

    红芹瞧着吴掌柜这是有事儿要跟季心禾商量呢,便识趣的道:“那我先回去了,今儿的活儿都做完了,我还得赶回家去烧晚饭呢。”

    “哎,好!”

    红芹前脚走,吴掌柜后脚就兴冲冲的进来了,满脸春风得意的笑容:“哎呀,有个天大的好事儿啊!我必须得跟你说说!”

    季心禾挑了挑眉:“莫不是咱运到京城的那批酒有用处了?”

    “你咋知道啊!”吴掌柜兴奋的道。

    季心禾笑了笑,把吴掌柜请进了屋里,还端了茶上来:“您这难得满面春风,怕是也没别的事儿了。”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吴掌柜哈哈大笑道:“你可不知道,今儿下午的时候,宫里的林公公竟然亲自来了我的归林居,就是要跟我谈那葡萄酒进宫的生意呢!我说那正好啊,我正好送了一批酒进京了,直接可以送进宫去!”

    原来这京城来的林公公,前脚去了王家宣旨降罪,后脚便去了归林居谈葡萄酒的生意了,还顺带在那里吃了顿午饭才走。

    季心禾唇角带着笑意,只是没什么惊喜的:“那就好,咱也不算百忙活一场,今日已经是三月初三,初七便是公主大婚,也不会错过了公主的大婚。”

    “那可不是?我就这么想的嘛!实在是太幸运了!”吴掌柜一边说着,便神叨叨的压低了声音:“本来我也好奇,这宫里怎么突然就要咱们的葡萄酒了,这不是原先说好了这生意归王家的吗?那林公公就透露了点儿内情给我,你猜怎么着?”

    季心禾故作疑惑的道:“怎么了?”

    “原来这王家啊,根本就没研究出酿造葡萄酒的法子,打肿脸充胖子,谁知最后送进宫去的酒,没两日的功夫就坏掉了!这多大的笑话呀,谁家的酒还能给放坏了去?

    皇帝震怒,直接下旨降罪,这林公公这次不远万里的来咱连安镇,可不是单单为了跟我谈这个生意,主要就是要来当面宣旨!夺王家皇商名号,还将王家在朝为官的两位公子也直接免职,王家这次,怕是倒霉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