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68章 他是什么身份?

第168章 他是什么身份?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上次你查到了州府的巡抚左良才,可顺藤摸瓜查出了他背后之人?”

    因为一个铁矿的事儿,惹恼了谋逆的利益链里的当地小官,对穆侯楚发出了追杀令,穆侯楚的手下便从那些冒出来的小鱼身上顺藤摸瓜的往上查,果然一层一层,查出来的官也越来越大。

    原来以连安镇这一带为中心,扩散的整整一个州府许多大小官员,都牵扯在这次的谋逆之事里,如今查到最大的人物便是那个巡抚左良才。

    可穆侯楚却不信,这背后真正的大人物,只是左良才。

    三皇子没有不是这么有谋略的人,那还会是谁呢?

    黑衣人抱拳道:“属下经过细查,发现那个左良才,似乎和前朝丞相公孙明之子公孙义有所关联。”

    穆侯楚眉头微微一蹙:“公孙义?他竟没死?”

    前朝丞相公孙明,从前乃是二皇子的忠实拥护者,甚至做出逼宫之举,之后却被穆侯楚一箭杀死在金銮殿上。

    后来六皇子登基,下令查杀公孙一族人,毕竟有逼宫谋反的大罪在那里,诛九族都是轻的。

    这公孙义乃是公孙明的嫡长子,自然也是早该被斩首示众了的,却不曾想,竟是个漏网之鱼。

    他非但没死,还在背后暗戳戳的策划出了这么大一场戏。

    若非他警觉,恐怕今日这公孙义还不知要利用这些势力做出多大的动静来。

    穆侯楚眸光都冷了下来:“今夜便可行动,直接收网,重点抓公孙义!”

    “是!”

    黑衣人一口应下,随即闪身消失在夜色里。

    穆侯楚抬眼看看天,大概是因为入春了,现在的星星比上次看到的要更多,也更明亮,这样安逸又宁静的夜色,让人瞧着舒心。

    他轻轻舒出一口气来,一切,终于要结束了。

    明日收网,几乎所有的谋逆之人都会一网打尽,他心里的石头落下,也终于可以,更坦诚的面对她,面对他们的未来。

    终于可以,不再担心她受到牵连或者伤害。

    因为一切,都会在明日结束。

    穆侯楚唇角牵起一抹浅浅的笑,惊艳了时光,温柔了岁月。

    ——

    因为婚期将近,季心禾倒是也想着要做点儿准备。

    虽说婚事上的事情,穆楚都不让她操心的,但是她却听说人家成亲的时候,女方都的主动给男方做些鞋袜衣物之类的东西,以表贤惠。

    她虽说跟贤惠二字挂不上边,但是好歹也算是婚姻大事,他这么上心,她怎么能随意了呢?

    今日一早,季心禾便拉着小翠还有红芹一起去了镇上,一来给她挑选些好看的首饰,二来,便是买些适合的布料还有鞋底子,好给穆楚做鞋袜衣物。

    “心禾,想想日子过的可真快啊,今日便已经是初四,再过三****就要嫁人了,先前还以为怎么也得是我先嫁人,好歹我和我那未婚夫算是打小就订了亲的,说好今年四月便要成亲了,倒是半路杀出个你来,竟突然就要嫁了,还抢在了我的前面。”红芹笑着打趣道。

    季心禾轻哼一声:“若是你不服气,也可以明日就成亲,那便抢的过我了。”

    她也不想这么早成亲的,若非那男人总是威逼利诱!

    不过到了如今,她根本就不想那么多因果了,反正他是她爱的人,早嫁晚嫁也没差别了。

    想到这里,季心禾便忍不住喜滋滋的笑了,在一个小摊儿上随手拿起一个簪花:“这个好看吗?”

    “好看,心禾你长的好看,戴什么都好看。”郑小翠道。

    季心禾却将那簪花戴在了郑小翠的头上,笑道:“我瞧着你戴着也好看,送你。”

    说着,便直接付了钱。

    郑小翠连忙道:“那怎么行?”

    心禾拉着她的手笑道:“有什么不行的?你若是觉得不好意思,那这就当我提前送你的添妆了。”

    郑小翠的脸“唰”的一下子就红了:“我,我,我啥时候要嫁人了?还添妆呢?心禾你别打趣我。”

    季心禾咯咯笑了:“这不迟早的事儿嘛。”

    别以为她看不出,她哥那榆木脑袋都快要开窍了,郑小翠这么好的姑娘,她哥怎么可能看不上?

    她都想好了,等着她这婚事完了,就立马撺掇着她哥赶紧给郑家提亲去。

    “我不与你说了!”郑小翠羞红了脸,嗔笑一声,还跺了跺脚。

    季心禾正打算带着她们去那边的布庄上逛逛,却突然发现人群里一阵骚动。

    “让开让开让开!”

    原本挤挤攘攘的街道瞬间让出了一条道,一队官差押运着一辆囚车往这边走来。

    季心禾连忙拉着她们两往边上站,给那囚车让了道。

    周围的人都围观着那辆囚车离去,议论之声瞬间沸腾了起来。

    “哎这押的人是谁啊?我咋瞧着觉得有些眼熟呐?”

    “你这都看不出来?就是咱连安镇的县令,李大人啊!也不知是犯了什么事儿,今儿一早,便来了官差,似乎还是上头派下来的官差,当场在公堂之上扒了他的官服,这会儿直接往京城押送的呢!”

    人群里瞬间爆发出一阵惊呼:“当真?!”

    “可不是咋地?我亲眼瞧见的,就是咱那县太爷,啧啧,真不知是犯了啥事儿呐,而且啊,我听说啊,这倒霉的也不止他一个,以咱连安镇为中心,似乎整个州府都不少官员倒霉,二话不说被扒了官服看押,都直接押送到京城去的,怕是什么大罪呐!”

    季心禾听着这话,心里莫名的觉得有些奇怪,虽说是与她不相干的事儿,但是她却总觉得,蹊跷的很。

    前阵子,下至县城,上至州府,似乎都出动了捕快来抓捕穆楚,她以为他是朝廷逃犯,可今日,那些抓捕他的人,反倒全都被抓了,这算什么事儿?

    绝不可能是巧合。

    那若是如此,他到底又算是什么身份呢?

    季心禾正狐疑的想着,便听到耳边又一个声音响起。

    “我猜着,这大概就是宫里的事儿,我一个表叔在京城做买卖,他前些日子跟我来信,还说起,那位朝中威名赫赫的穆相,就是死在蓝山城!我猜着,怕是皇帝要给穆相报仇,所以,才抓了蓝山城这一个州府的大半的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