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72章 是你对不对?

第172章 是你对不对?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那红箱子被掀开,里面工工整整的放着一件火红绚丽的嫁衣,凤冠霞帔,金银玉饰,无一不少,全是正经大婚的规制。

    果真如他所说,他只想给她最好的。

    季心禾忍不住伸手在那嫁衣上轻轻抚过,上好的素锦细细做成的缎子,丝滑又柔顺,让她想要抱在怀里。

    穆侯楚看出了她的向往,轻笑一声:“试试吧,也不知合不合身。”

    季心禾笑了,倒是也不扭捏,点点头:“好。”

    抱着衣裳进入了里屋,一件件的穿上,才终于换好了这繁冗却又华丽美艳的嫁衣,季心禾还拿起自己白日里买的那一盒胭脂,稍稍点缀了一下脸上的颜色,还点了朱唇。

    看着镜中这个美艳的不可方物的新娘,她突然有些恍惚,觉得这个人是她,却又不是她,这个瘦弱的身板,被她这几个月将养的也不错了,至少涨了不少肉,整个人看上去不再豆芽菜似的面黄肌瘦,皮肤褪去了那蜡黄的面色,尽显白皙细嫩。

    一个俏生生的十六岁漂亮小姑娘,穿上了嫁衣,却平添了一股子无可言喻的惊艳和妩媚。

    再过三日,她便要嫁人了,从前活了两辈子都未曾想过的事,却在三日后,便要发生了,可她却没有半点仓促或者慌忙,似乎从前世开始,她便已经做好了准备要嫁给他。

    季心禾对着镜子粲然一笑,美艳的不可方物。

    穆侯楚在外屋等着,一向平静的心绪,此时却隐隐躁动了起来,带着些许期待,还有些许孩童般的紧张,心里一边好笑自己为了这点微不足道的小事紧张,却又依然压抑不住自己躁动的心。

    终于,里间的门被推开。

    她一身嫁衣似火,缓步走出,步步生莲,曼妙绝艳,朱唇轻勾,带着些许俏皮和妩媚:“好看吗?”

    穆侯楚生生愣在那里,看着眼前的她,一瞬间的恍惚。

    “嗯?”季心禾好笑的道:“好看嘛?”

    穆侯楚这才回过神来,轻声笑了:“好看。”

    他从不知道,她这般好看。

    随即长臂一捞,便将她带入了怀里,将下巴窝在她的颈窝里,轻声道:“我夫人这般好看,我便舍不得让你见人了,我们若是一直在这乡野之地过一辈子,多好?”

    季心禾笑道:“好啊,你若是乐意,我便陪你,只怕某位丞相大人轻易舍不下那京城荣华富贵。”

    穆侯楚唇角牵起一抹无奈的笑,轻轻摇了摇头:“若是从前,我的确舍不下,我对你无需隐瞒分毫,自然也不介意与你说,若非强烈的功利心,我不会走到今日,可现在,看着你穿着一身嫁衣站在我的眼前,便是用那江山来换你,也值得。”

    季心禾心里暖融融的,抬手抱住了他坚实的腰身,靠在他的胸口轻声道:“既然如此,现在要你拿你位高权重换一个我,你换还是不换?”

    一边说着,便缓缓抬头,水灵灵的眸子抬起,迎上他的视线。

    穆侯楚轻笑一声,抬手抚上她的脸:“换,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随即顿了顿,便道:“只是朝中有些事,不是那么简单脱身,我还得处置完一些事情。”

    季心禾笑了:“我不过想要你一句情话,你何必这么认真,还考虑这么多?只要你心里觉得,换的值得,我便觉得我嫁得值得,至于是否抛弃一切,我不在意,那都是你步步为营,苦心得来的位高权重,我怎舍得让你轻易舍弃?”

    穆侯楚却道:“可我认真了,心禾,我当真这般想的,这些日子跟你在这偏远小镇,过的娴静的日子,我也越发的依恋这样平静的生活,我要与你在一起,与你一起,在这连安镇,在这杨罗湾,一生一世相守,可好?”

    季心禾突然喉头有些发酸,她从未被人这般用心的对待,她也从未觉得,自己有这个资格被人这般捧在手心里,可今日眼前这个男人,却愿意为了她舍弃一起,舍弃他十多年来辛苦挣来的功名利禄,她不知该不该感谢老天爷,给她一次被爱的机会,被深爱的机会。

    季心禾扯出一抹笑来,眼眶都微微红了,喉头却发不出声音,只能重重的点头。

    ——

    大概是因为婚期将近,季心禾有些兴奋的睡不着,昨夜都没怎么睡好,第二日又一次睡到日上三竿,因为没人叫她。

    一问才知道,穆侯楚已经早早的送了小北去书院,此时已经在镇上把铺子开张了,也是他嘱咐不要叫醒她。

    今日一早起来,面对红芹的挤眉弄眼,季心禾脸皮似乎也练出来了,十分淡定。

    我未来相公就是这么宠我,咋地?

    季心禾心里甜滋滋的,嘴角都要翘到天上去。

    忽而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气急败坏的叫骂声:“季心禾!你个小贱人,给我滚出来!”

    红芹脸色一白:“是丁氏的声音?这女人怎么还没完没了了,总得找你的麻烦呢?”

    季心禾倒是不意外,昨儿季大山一家子都被抄了家,顺道拉到了县衙里,各自挨了五十个大板,听说打的半条命都快没了,这会儿听着丁氏这中气十足的声音,看来打的还不算很重嘛。

    他们来找她算账,也是意料之中。

    季心禾对着红芹道:“你们且忙着自己的,这几个刚挨了板子还不安生,我去瞧瞧去。”

    随即便出了门。

    一出去便瞧见院子里此时工工整整的趴着一排四个人。

    倒是壮观的很。

    季心禾忍不住好笑:“哟,这都趴院子里干啥呢?晒太阳啊?”

    丁氏气的脸都青了,只是浑身疼的她根本直不起身来,这次回来,还是靠着身上藏着的几个铜板儿,雇了一辆马车将他们从县衙拉回家来,否则,他们被挨完了板子,被丢在县衙门外,饿死了都没人管!

    “季心禾你个小贱人!是你对不对?是你对不对!?肯定是你告诉了我假的配方,肯定是你!”丁氏骂的咬牙切齿,一口牙都几乎要咬碎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