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77章 不吉利呀

第177章 不吉利呀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一旁差点儿看傻眼的凌风连忙道:“还得半个时辰,才到吉时。”

    这迎亲也是得有规矩的,不到吉时不起轿,否则不吉利。

    从早上到现在,主子已经问了不下三遍,这得是多着急?

    穆侯楚晴好的脸色稍稍黯了些许,时间过的真慢。

    凌风生怕他暴风雨发作,连忙道:“不过半个时辰,转瞬便过了。”

    穆侯楚转身看向窗外,庭院里已经摆满了酒席,因为村里很多人都要来,包括一些生意上的熟客也会给面子来,就连归林居的吴掌柜也都到了,人太多,屋里桌子摆不下,便在庭院也摆满了。

    此时热闹的不成样子。

    他从前喜静,最烦吵闹,府中的奴才素日里都是大气都不出一声,更别提喧闹之辈,可今日听着这喧闹声,却觉得越发欣喜,唇角轻勾,俊逸的面容上,露出难得的笑意。

    凌风在一边看傻眼了,自从主子遇上这位姑娘开始,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从小跟到大的主子一次次做出不可思议的举动,惊的下巴就没合起来过。

    却在此时,一个黑衣人突然快步进来,神色匆促的跪地抱拳:“主子,大事不好!”

    “何事?”

    “公孙义带领着他父亲在淮南的旧部,竟杀入了京城!”

    穆侯楚面上浅浅的笑意瞬间凝滞,取而代之的一抹森森寒意,眸光都满是凌厉之色:“什么?”

    黑衣人急忙道:“属下方才才得到的消息,公孙明生前在淮南的旧部,不知何时已经悄无声息的潜藏在了京城外,今早突发袭击,竟直接攻入京城!”

    穆侯楚浑身杀气迸射而出,声音更是冰冷如冰:“公孙明在淮南的旧部,大多早被控制,余下藏着私心还未处置者,最多不过万人,这区区万人,怎可能杀入京城!?京城严密布防都是死的吗?”

    京城重地,布防自然是最谨慎也是最严密的,新帝登基后,穆侯楚亲自安排规划,禁军万人,御林军三千,个个以一当十,更别提京城城墙坚不可摧,就算要攻,起码也能守上至少一个月,怎可能轻易让人杀入?

    黑衣人咬着牙道:“是京城布防图,落入敌手了!这才使得公孙义等人对京城禁军布防了如指掌,没有半点忌惮,如今完全是敌暗我明啊!”

    穆侯楚一掌拍在屋里的梨花木桌上,木桌应声而碎,吓的那黑衣人都跟着浑身一个哆嗦。

    穆侯楚眸光阴鸷,浑身的杀气压迫的几乎要逼人吐血:“是谁?”

    京城布防图,是他亲手所制,因为至关重要,知道的人除却皇帝只有二三人,禁军统领封严,陈阁老陈安,全是信任又重要的人物,怎会流入公孙义的手中?

    “具体情况属下也不很了解,只是眼下情势紧急,根本无法做过多的考虑,公孙义等人已经杀入京城,布防完全在他们眼中,纵然禁军都是以一当十的将士,也敌不过这敌暗我明的局面,公孙义狡猾,进京便还劫持了陈阁老千金陈易凝,再过几日,怕是就要直接攻入皇宫,对陛下不利!还请主子尽快回京。”黑衣人急忙道。

    穆侯楚抬脚便出门,脸色阴冷异常:“速速去信沧州,调动沧州军三万,平定京城大乱,另将我暗室内的另一份布防图取出,立即吩咐所有禁军换新图布防,严守皇宫,保护陛下!我速速赶回京城。”

    “是!”

    穆侯楚正要走,脚步便又是一顿,脸色阴鸷的像阴间的修罗:“你们先走,我稍后快马加鞭赶上。”

    “主子是否是要去找夫人?属下来的时候便打探到,杨罗湾外早已埋伏了不少杀手,怕是公孙义早料到主子得知消息会赶回京坏他好事,因此想先下手为强,主子稍有异动,都会引发他们的追杀,此时若是前去找夫人,怕是要引着那些杀手过去,到时候若是伤及夫人······”

    穆侯楚袖中的手紧握成拳,他怎忘了,公孙义那等狡猾之人,必然做足两手准备,如今朝中对他的计划最不利的人就是他穆侯楚,他就算用心攻入皇宫弑君,一边也会想着对他下毒手。

    他若是死了,公孙义胜算便能大上好几成。

    真是难为公孙义这般费心的给他安排了。

    穆侯楚抿了抿唇:“你立即将我的吩咐去信京城,凌风给我备马,我即刻赶往京城。”

    凌风连忙道:“属下跟随主子一同归京。”

    “你先在这里,等我将守在杨罗湾外的杀手都引开,你再去找她,告诉她,我有要紧事,只好负她一次,等我回来请罪,京中之事且不要提,她担心又要做傻事。”

    京中如今一团乱局,公孙义等人已经占了上风,他此时就算回去,也是危险重重,她若是知道他以身赴死,怕是要追随而来,他面临什么危险都不怕,就怕她做傻事。

    “是。”

    穆侯楚眸光狠狠一沉,决绝的翻身上马,从后门处走小路快马加鞭疾驰出村,路上几乎没有村民,大多村民都在他家喝喜酒了,他这一身显眼的红衣,只能引来隐藏在暗处的杀手们的注意,追击而上。

    ——

    心禾已经梳装完毕,一身火红的嫁衣穿上身,看着镜中的自己,季心禾微微弯了弯嘴角,便是再明艳动人不过。

    “美得很,美得很!这还真是我见过最美的新娘子,穆楚可真是好福气,娶了这么个天仙儿似的的媳妇儿。”桂香婶子啧啧道。

    “哎呀,快到吉时了,花轿也该来了,赶紧将盖头先盖上吧,省得一会儿着急。”红芹说着,便将那红盖头拿来,仔仔细细的给季心禾盖上了。

    季心禾被盖头挡了视线,只能百无聊赖的坐在那里捏着嫁衣的衣角摆弄,心跳莫名的加快,心里觉得好笑,难不成这会儿了还紧张不成?

    忽而觉得指尖一痛,低头一瞧,便见一只青葱玉指似乎不小心在嫁衣的一个略带锋芒的珠饰上划伤了手。

    指尖立即沁出血来。

    “嘶。”季心禾轻轻一声。

    却引来桂香婶子的尖叫:“哎呀,怎的出血了?这大喜的日子,太不吉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