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81章 谁的死期?

第181章 谁的死期?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相比公孙义此时近乎疯狂的语气,穆侯楚却淡然很多,只是言辞间的冷意却是藏不住的:“我已经命人从沧州调兵,最多再过五日便会抵达京城,那七万大军的马蹄都能将你踩死,你说我输了?”

    公孙义仰天“哈哈”大笑了起来:“沧州?沧州距离京城路途可遥远的很,远水救不了近火,你以为这京城还能撑的过我五日的攻击?做梦!”

    沧州地处边关,距离京城自然是遥远,一路紧赶慢赶,最少也得半个月才能从那里调兵过来。

    穆侯楚声音淡漠:“能不能撑过,也不是你说了算。”

    “穆侯楚,你别做出这么一副狂妄自大的架势来,你哪儿来的自信觉得自己就一定是无人敢比的?不是我说了算,那就更不可能是你说了算!”公孙义这话带着恼羞成怒的语气。

    公孙义这辈子都活在穆侯楚的阴影之下,分明他才是丞相嫡长子,他才应该万众瞩目,为人称道,可这个庶民出身的人,却点点处处强过他,就算八年前科举一事,靠着身份强压他一头,占了状元之位,可那次科举之后,又有谁说起他这个状元?人们茶余饭后,喋喋不休的,依然是这个仅居探花之位的男人。

    陈易凝那句话说的没错,在穆侯楚的面前,他公孙义的确没赢过。

    正是因为没赢过,所以才更为恼火,更为敏感,发誓要亲手杀了他才能解恨。

    更何况,穆侯楚还亲手杀了他的父亲,害他满门抄斩,害他至此!

    他们之间,早已经是血海深仇!

    公孙义捏着剑的手越发用力,恨的几乎要咬碎牙。

    “来人!将她给我带上来!”公孙义挑衅的看着穆侯楚,嗤笑一声。

    随即,便见两个侍从架着一个单薄又美丽的女人挡在了公孙义的前面。

    正是陈易凝。

    公孙义哈哈大笑着道:“穆侯楚,你的女人都在我手上了,你说,我是杀了她,还是剐了她?”

    穆侯楚没有弱点,因为他无父无母,因为他无兄无弟,因为他冷血无情。

    今日挟持之举,一来是陈易凝想要的,二来,也是公孙义想要的。

    因为他找不到穆侯楚的弱点,所以捏不住他的死穴让他痛苦,他对陈易凝到底有没有感情,公孙义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但是好歹外界传闻便是陈易凝和他是一对,那么此时不论他对陈易凝有心无意,公孙义此时挟持着“他的女人”,都觉得成就感十足。

    似乎借此,便可以略胜一筹。

    穆侯楚神色却未变,声音平淡:“她不是我女人。”

    陈易凝脸色一白,瞬间没了血色,他竟如此绝情?

    “侯楚······”陈易凝声音里都染上了哭腔和颤抖,那我见犹怜的模样,不知惹的多少男人为之心软。

    她看着他身上那一身红衣,这就是,九日前他成亲的喜服吗?

    陈易凝心口都生疼的一拧,他素来讨厌艳色,她因此从未敢想象过他会为了她穿一次喜服,可他却为了那个女人······

    胸腔中的恨意越烧越烈,袖中的手狠狠掐住,似乎掐着的是那个宁她嫉妒到发狂的女人的脖颈。

    穆侯楚却纹丝不动,没有丝毫动容的意思。

    公孙义发了狠似的,嗤笑一声:“还说自己是男人,自己的女人被抓了,却还连吭都不敢吭一声,既然如此,这个女人的性命留着也无用了!让全天下的人都看看清楚,你穆侯楚就是个没种的懦夫!”

    说罢,便一把扯过陈易凝,举起刀便扬起来,冷笑着道:“从哪里开始割呢?这张脸不错,不如,就从这里开始吧。”

    陈易凝心里突然害怕了起来,她怀疑公孙义此时被刺激之下当真要忘了他们之间的协议,真的下手,她害怕穆侯楚当真冷漠到最后也不愿意救她。

    “侯楚,侯楚救救我,侯楚!”陈易凝眼睛都红了,几乎哭了出来,害怕的浑身都颤抖。

    眼看着那刀锋都要落在她的脸上了,穆侯楚这才道:“慢着。”

    公孙义眼睛一亮,没想到这女人当真还有些用处?

    “嗯?”

    穆侯楚看着他:“放了她,你给个条件。”

    公孙义哈哈大笑:“爽快,我就一个要求,放我进宫!你敢还是不敢?”

    陈易凝满脸泪痕,哭的悲悲切切:“侯楚·······”

    穆侯楚却看也未看她一眼,冷声道:“来人,传我命令,放行入宫。”

    一众禁军吓的脸色都白了:“丞相,丞相不可啊!”

    “还不快去!”穆侯楚一记冷眼扫过。

    旁人再不敢废话半句,只能打开宫门,放公孙义入宫。

    公孙义哈哈大笑,很是得意的扔掉陈易凝,便直接转身拍马冲入宫门。

    尽管禁军快步跟上,却也躲不过宫门已开,他们已经闯进去的事实。

    陈易凝一个踉跄被甩出来,连忙要往穆侯楚的怀里倒:“侯楚,你终于来了······”

    穆侯楚却一个闪身,后退两步,躲开了她,冷声道:“来人,护送陈小姐回府。”

    “是。”

    陈易凝一头雾水,在他说要救她的那一刻,她的心都要化了,果然他心里还是有她的,可此时他冷漠的态度,却似乎半点也不关心她的生死一般。

    就在陈易凝呆滞的半晌,便见穆侯楚已经翻身上马,策马带着所有禁军进宫去了。

    公孙义几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一路策马狂奔前往皇帝所在的金銮殿,兴奋冲昏了头脑,忘了那一句,兵不厌诈。

    皇帝早已经站在大殿门口等着他了,明黄色的袍子,玉冠束发,再显眼不过。

    公孙义兴奋的放声大笑:“冷耀,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皇帝却安然的站在那里,神色没有半点慌乱,反而镇定异常:“是么?”

    公孙义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正愣神间,便见四周宫殿之上,忽而竖起一排排的弓箭手,对准了他,还有无数举着长矛的将士们冲进来,将他团团围住。

    公孙义大惊,立即掉头便要逃,可转身便瞧见穆侯楚已经带着禁军堵在了后面,在这个四面埋伏的重重围困之中,他插翅难飞。

    “你,你,你哪儿来的这么多人马?!”公孙义惊悚的道:“沧州路途遥远,来京城起码半个月,今日怎可能就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