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84章 有些眼熟

第184章 有些眼熟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那小厮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就开始立马告状:“夫人,都是这个丫头,拦了咱的车就罢了,竟还对夫人不敬,把小的都给摔下马来了!”

    王夫人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几分,看向季心禾的眼神也不那么的和善,隐隐似乎还能看到几分鄙夷之色:“你倒是胆子大的很!你可知道你在对谁不敬?”

    季心禾随手扔了那伙计的马鞭,冷笑一声:“我方才只不过教训了个奴才,这位夫人便说我对你不敬,那奴才就代表了夫人,还是夫人觉得自己就跟那个奴才没两样?”

    王夫人的脸色一下子涨红起来,青紫交加,难看的很:“你!你·······”

    王夫人憋屈的要命,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反驳,愤怒之下只好拿那个奴才撒气:“没脸的东西!被个女人打了还来跟我告状,我王家真是白养了你这个没出息的!”

    季心禾眉头微挑,王家?

    哪个王家?

    却在此时,吴掌柜怕是听到了动静,迎了出来,一眼便瞧见季心禾,连忙道:“季姑娘来啦?怎的在外面不进去呢?我那些伙计们就是太没眼力见儿了,快些里面儿请。”

    季心禾淡声道:“我自己进去就好,吴掌柜还是招呼贵客吧。”

    吴掌柜这才察觉到了那边马车上的贵妇人,愣了一愣,这才道:“原来是王夫人到访,真是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呀,王夫人怎会有这个闲心情来我们这小庙?”

    这话的语气听着却似乎不大对的样子。

    王家当初差点儿抢了归林居和宫里的那笔葡萄酒生意,吴掌柜怎会对王夫人热情?

    王夫人冷哼一声,高高在上的姿态缓步下了马车来:“你不必跟我装模作样,今日来便是有事问你。”

    “哟,敢问是什么事儿?”

    “那葡萄酒的生意,我知道你们归林居现在靠着这个赚了一大笔,名气也撒出去了,很是不得了,也开始狗眼看人低了,看不起我们王家了,但是吴掌柜最好清楚些,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王家,也不是尔等这么好惹的!”王夫人呲着牙,语气傲慢的很。

    一边说着,便撩了撩衣摆,道:“且不说别的,王家十多年的皇商,好歹也是有实力基础在那儿的,你们归林居的葡萄酒想要热销的更好,没有王家牵线搭桥,怕是也难,若要我说,不如两家合作,也算是双赢。”

    这分明是来求人归林居赏她一杯羹的,这会儿却一副自己赏人家似的,真不知是这些年的皇商做的把姿态给做高了,还是骨子里就这么不要脸。

    吴掌柜又不蠢,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这事儿您可问不得我,我们归林居的葡萄酒,也都是由这位季姑娘提供的,我们之间签订过合约,归林居不得擅自将葡萄酒的售卖权给其他人,王夫人若是也想分一杯羹,最好还是找她谈。”

    王夫人的脸色瞬间就白了,浑身都僵硬了一般,瞪圆了眼睛看向面前这个穿着打扮寻常又普通的小丫头。

    她竟就是酿造出了葡萄酒的人?

    一个十多岁的小丫头片子?

    原本第一眼瞧见她,王夫人就看出了她通身“寒酸”,若非如此,王夫人身边的奴才也不敢这般放肆,却不想,这么个丫头,竟也是个大人物。

    季心禾其实穿的也不寒酸,只不过她向来无心打扮,身上就是寻常棉布衣裳,头上除了一只木钗也没有其他半点首饰,只是尽管如此,在浑身珠光宝气的王夫人眼里,却也是穷酸了。

    还不等王夫人说话,季心禾便冷声道:“没兴趣。”

    “你!”王夫人气的半死,王家现在被撤去了皇商封号,家道中落,正是难熬之际,若非实在走投无路,怎会想到来找对家分一杯羹?

    那吴掌柜还晓得圆滑的给她几分脸面,这丫头竟然直接一句“没兴趣”打发她!

    “一个连自己的奴才都管不住的人,我也不敢跟她做生意,王夫人下次还是把这种‘好事儿’留给别人吧。”季心禾说着,睨了一眼方才还冲着她叫嚣的王家奴才。

    不单单管不住自己的奴才,还管不住自己的邪念,敢偷她的葡萄酒酿造办法,如今还想让她救他们?

    做梦!

    那奴才闻言便吓的瑟瑟发抖,连忙低头不敢说话。

    气的王夫人只想一巴掌招呼上去。

    季心禾随手拿出袖中的帕子,擦了擦方才扯过马鞭的手,这手到底娇嫩,鞭子轻轻一勒便是一道红痕。

    “吴掌柜,我便先进去了,您忙完了自己的事儿,再进来跟我谈生意吧。”季心禾说着,便打算往里走。

    吴掌柜乐呵呵的迎着季心禾往归林居走:“季姑娘里面儿请。”

    也将王夫人给甩在了后面不管。

    王夫人气的脸都青了,这辈子没受过这么大屈辱,恨的牙痒痒。

    “这小贱人!她爹娘害我们王家到如此境地,她竟也是个不省油的灯!”

    王夫人身边的老嬷嬷却突然颤着身子说不出话来了。

    王夫人剜了那老嬷嬷一眼:“你眼睛黏她身上了?没出息的东西,吓成这样?”

    那老嬷嬷脸色却渐渐惨白了起来,哆嗦着道:“夫人,方才那丫头手中的帕子,老奴瞧着有些眼熟·······”

    王夫人面色一变,方才她顾着生气,都没注意:“怎么眼熟?”

    “像极了十六年前······”

    那老嬷嬷话还未说完,王夫人心里便是猛然“咯噔”一下,方才还青紫交加的脸色,瞬间全白了,满满的警惕:“你说什么?”

    ——

    京城。

    “反贼公孙义已除,连同他背后的那一整条以三皇子为首的利益链也连根拔起,这些旧部余党清扫干净,朕心才安稳了。”皇帝冷耀道。

    穆侯楚眸光微凉,神色却没有起伏:“还有内贼未清,如何安稳?皇上难道以为以公孙义的能耐,他自己能够拿到布防图?”

    皇帝面色也紧跟着微微一沉:“知晓京城布防图的人不过二三,你我之外,便是禁军统领还有陈阁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