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87章 着实是憋屈

第187章 着实是憋屈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王夫人脸色泛白,双手微颤的将那帕子递还给了季心禾,才勉强的笑道:“这帕子当真好手艺,我瞧着却不像是我的,大概是从前你娘伺候的府中的那位姨娘赏的吧。”

    季心禾双眸微眯,狐疑的看着王夫人:“王夫人这模样,却不像是不认得的样子呢。”

    王夫人听着这话,心口都跟着漏跳了一拍,有些慌忙的站起身来,笑道:“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只是瞧着这帕子实在好看,有些可惜,罢了,今日时候也不早了,我们便不多留了,也省得耽误了季姑娘做晚饭。”

    季心禾虽说心里疑惑,但是也不打算留:“好。”

    王夫人和王老爷匆匆的走了。

    季东回来,正好瞧见他们的马车离去,进来便是一头雾水的道:“方才是谁家的马车来了?”

    季心禾眸光微沉,似乎是在沉思着什么:“是王家人。”

    季东一听便吓了一跳,连忙道:“王家?他们没为难你吧?”

    季心禾轻笑一声:“大哥多虑了,谁还能轻易欺负到我头上不成?”

    季东这才松了口气:“那他们来咱家干啥?”

    季心禾想起王家这异常的举动,到底忍不住问:“大哥可记得咱娘说起过,这帕子的来历?”

    “啊?”季东愣了愣,这才道:“这帕子,咱娘也没怎么说这个来历,当时我也还小,可能咱娘说了我忘了也不一定,反正我就记得,咱娘说,这帕子一定得留给你,日后当嫁妆,让我给你好生保管着。”

    季心禾看着手上这块绵软精致的绣帕,眸中的狐疑也愈发的深了,一定要留给她?

    是因为家中只有她这个女娃,还是另有别的缘故?

    “咋了?可是王家问起什么了?”季东道。

    心禾摇了摇头:“没有,我就随便问问,瞧着这帕子格外好看些。”

    这没根据的事儿,心禾自然不会想着说出来惹的大哥跟着一起犯难。

    季东这才笑道:“咱娘怕是也觉得,这帕子格外好看,才一定要留给你的。”

    “嗯。”

    ——

    王夫人一上马车,整个人便崩溃了似的,死死的拽着王老爷的衣袖哭嚎着道:“老爷!这帕子当真没假的,这连安镇根本都不可能有这么好的料子,更别提那刺绣,分明就是出自,出自·······”

    王老爷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愤愤的一拳锤在小桌上:“也不一定就是她,一块帕子而已。”

    王家今年一开头便是各种霉运当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次的事情若是真的,怕是王家连最后一点希望也算是泯灭了!

    王老爷自然就不愿意去承认,宁可抱着侥幸的心思去想。

    可现实能让他有侥幸的机会吗?

    王夫人拼命摇头:“不,不!这一切都太巧合了,这丫头正好十六岁,这帕子又正好在她手里,我现在细瞧她的模样,都似乎能看出三分她母亲的轮廓!那孩子没死,那孩子竟真的没死!”

    “你给我闭嘴!生怕外人听不到吗?”王老爷厉喝一声,恼火的要命。

    王夫人却有点癫狂了似的,连声道:“老爷,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这是要让我们王家彻底完了呀!”

    王老爷深吸一口气,狠声道:“完了?我王家兴盛了这些年,可不是为了换来今日一句完了!”

    “那该如何是好?”王夫人连忙道。

    王老爷眸中都泛上了冷意:“当年那孩子死没死我不知道,如今,她是绝不能活!”

    ——

    “姐姐,明晚便是花灯会了,咱明儿早早的吃了晚饭,就去镇上好不好?”小北欢喜的道。

    季心禾轻笑一声:“明晚咱去归林居吃晚饭,到时候直接关了铺子就去看花灯,你说如何?”

    “太好咯!”对于小孩子来说,能够出门吃完大餐再接着玩儿,可是最开心不过的事儿了!

    小北高兴的都要蹦跶起来:“明日我要穿那件姐姐给我新买的春衫。”

    心禾捏了捏他的小脸:“你倒是想的周全呀。”

    小北咯咯的笑了:“小北第一次看花灯,自然要想周全些,姐姐看过吗?”

    心禾想了想,记忆力似乎也没有,便摇了摇头笑了:“我也没看过,到时候与你一起去看,也跟着小北见见世面去。”

    虽说笑着,只是心里想着王家今日反常的举动,她心里依然觉得不怎么踏实,总不安稳,眉宇间都没有舒展开来。

    ——

    次日,花灯会。

    天还未黑,街道上便已经开始挂起各色灯笼,这些灯笼部分由当地官府出资准备,但是大部分,却还是由当地商户出钱出力,一来图个喜庆,二来,也是为了面子。

    就如同王家这种死要面子的大户,便承包了整整一条街的花灯,其他的大户自然也不逊色,撒出大把的银子来筹备,整个连安镇都沉浸在了难得的欢欣气氛之中。

    小北一下学便蹲在铺子门口的门槛儿上,傻呵呵的瞧着别人在路边装灯笼,还不时的喊着:“姐姐,姐姐你瞧,那个兔子灯笼好漂亮,晚上亮起来肯定最好看!”

    好容易盼着到了黄昏时分,心禾早早的收了铺子,和季东小北一起去归林居吃顿饭,然后便直接看花灯去。

    小北这一路欢喜的不得了,坐在牛车上都探着头不住的到处瞄街边已经装好的各式各样的花灯,就等着天黑亮起来了。

    一辆简单的青灰马车迎面而来,季东连忙赶着牛车往边上避让,两车堪堪擦身而过,那马车的车窗帘子便被一柄折扇挑开,露出一个俊朗又温润的面容。

    “今日上元节,这小镇上的花灯会倒是热闹。”

    赶车的小厮却像是书童打扮,笑道:“虽比不得京城,但是瞧着这架势,倒是也热闹的很,公子难得喜欢,今晚先去安置下来,再出来来瞧瞧也是好的。”

    “小地方有小地方的好处,不见得比不过京城。”

    小厮闻言便是轻叹一口气:“小的知道公子心里是不乐意回京的,远在基山书院读书,虽说远了点,但是好歹也图个清静,更何况,这次回京,便是为了那桩指腹为婚的亲事,着实是憋屈。”

    那俊朗男人听着小厮说的这般哀愁的样子,却也风轻云淡的神色:“既然生在这权贵家族里,享的起这么多福,自然也得有点儿付出,不过一桩婚事,何至于你这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