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89章 你敢跟我比吗

第189章 你敢跟我比吗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也忍不住往那边靠近,这又大有漂亮的花灯,当真可以白送?

    若是小北得了,怕是要高兴的合不拢嘴。

    “快些说说规矩吧!我们都等不及了!”有人已经激动的嚷了起来。

    那掌柜的笑呵呵的道:“规矩就是,一共三轮,逐级竞选淘汰制,谁能闯关到最后,这花灯就是谁的!”

    “那开始吧!还等什么呀!这灯我可看上了,谁也别跟我抢!”一个男人嬉笑着道。

    “哎,还不急,要想参与,也得是本店的客人才可参与,也就是说,参与者,得交起码五十文钱的茶水钱。”掌柜的笑道。

    这话一出,便不少人紧跟着掏腰包,今儿本来都是出来玩儿的,自然不在乎这五十文钱,这店门口挂着的大花灯,少说也得值个一二十两银子,交点儿报名费,没准儿就真的得了那灯呢。

    季心禾瞧着那掌柜的门前的钱罐子没一会儿的功夫便堆满了,心里忍不住啧啧道:果然经商之人无不精,这花灯价值一二十两,今日单单这客人们为了竟夺这花灯交的茶水钱就不止一二十两了,更别提,这花灯还能给这茶楼做多少免费宣传,引来多少顾客驻足观看。

    “这位姑娘是不是也要报名?机不可失啊。”掌柜的瞧见季心禾站在人群外面,兴许是觉得她好看,还特意多问一句。

    有美人参与,那岂不是更吸引人了?

    季心禾不是看不出这掌柜的用意,却也不在意这些,笑了笑,便从腰间的荷包里拿出了半钱银子来,扔到了那掌柜的钱罐子里:“我报名。”

    果然季心禾一报名,随后便又紧跟着不少人交钱报名,几乎都是男人。

    目的可想而知。

    掌柜的乐呵的眼睛都要看不到了,欢喜的不得了:“那既然如此,比赛正式开始!这比赛规则,便是咱灯会最传统的规矩,猜灯谜。”

    身边的那伙计一敲锣响,随手在那店门口挂着的另外一排小灯上取了一个,拿下来便瞧那挂在灯笼下面的灯谜,大声念道:“有洞不见虫,有巢不见峰,有丝不见蚕,撑伞不见人!打一物!”

    掌柜的笑道:“各位闯关的客官,知道答案了,便去那边取一只灯笼,用笔将答案写在灯笼上,由我来过目。”

    季心禾牵了牵唇角,提笔便在灯笼上写下一个字“藕”。

    大多数人都已经写了,少数人第一轮便直接弃权了,绞尽脑汁也没想出答案来。

    掌柜的看过了所有人的答案,便笑道:“这次一共十二位客官答对,进入下一轮!方才我过目后,在灯笼上化了小字的,便是过关者,进入下一轮。”

    失败者站到了后面去,十二位过关者站出来便显眼了几分。

    季心禾随意打量了一番,瞧见多为书生打扮的人,便也没有多在意。

    倒是她一个女子的身份站在里面,有些显眼。

    她从小便进入杀手组织,学的也不单单是杀人这么简单,一个专业的杀手,在任何方面都必须有出众的能力,尤其需要聪明的头脑,这些灯谜对她而言,其实也就是考脑子灵活度和反应能力,如今瞧着自然也不算难。

    “第二轮就不一样了,不单单要答对,还要抢对,一共十题,我依次念题,谁抢答对的数目越多,谁便赢!”

    掌柜的话音刚落,便拿起手边的单目便念了起来:“暗中下围棋,打一成语!”

    季心禾沉思两秒,便脱口而出:“皂白不分。”

    声音清丽又明亮,如同出谷黄鹂。

    “正确。”掌柜大声道。

    周围一片叫好声响起。

    “千里贵人空白头,打一字!”

    季心禾眉头微蹙,沉思片刻,正要说,便听到一个声音从角落响起:“香。”

    掌柜的激动的道:“正确!”

    周围又是一通喝彩声。

    季心禾诧异的转头看去,却见那人站在最不起眼的角落,夜色虽暗沉,但是明亮的灯笼照射下却依稀能看清那人的面容,一双清幽的眸子波澜不惊,俊朗的面容带着些许温润的味道,一身寻常的布衫,却莫名的多了一抹贵气。

    这般好看的男人,她在连安镇倒是没瞧见过。

    掌柜的接着道:“主!打一成语!”

    难度明显加大了。

    季心禾眉头微蹙,沉思了两三秒钟,便道:“一往无前。”

    “正确!”掌柜的激动的不得了。

    周围的人群已经从先前的叫好声变成了惊叹声。

    “十!打一成语!”

    话音刚落不过片刻,那布衫男子便开口道:“纵横交错。”

    “回答正确!”

    现场一片哗然,不知引来多少人驻足围观,难得瞧见这等高手对决,这么难的题,竟也能抢答的这么快,这完全就没有其他十位参赛的人的事儿了嘛!

    更重要的是,这般聪明的人,偏生这一双男女还都生的如此好看。

    掌柜的心里激动万分,觉得自己这一次真是赚大发了,竟有这等高手给他捧场热场子。

    一轮十道题下来,季心禾和那男子各对五道题。

    掌柜的直接宣布:“接下来便由二位进入第三轮!最终胜利的那一方,便可得到本店的大礼,百花灯!”

    那布衫男子转头看了季心禾一眼,方才沉思答题时古井般深幽又波澜不惊的眸子,此时隐隐含笑,拱手作了一揖。

    季心禾笑了笑,便问那掌柜的:“最后一轮,比什么?”

    掌柜的摸着胡子笑了,指向了茶楼对面的一个竹子搭建而成的高架:“这最后一轮嘛,就是比速度,这花灯我会命人挂在那高架的最顶端,谁先拿到,便是谁的!”

    人群里立马嘘声一片:“人家一个姑娘家,你让她怎么爬架子?”

    掌柜的也有些尴尬:“原先,也没料到这么多······”

    谁能想到,一个姑娘家,还能杀到最后一轮来?

    说好的女子无才便是德呢?

    季心禾却半点不在意的卷了卷自己的袖子:“我比!”

    众人一阵惊呼:“还真比啊?”

    季心禾转头看向那布衫男子,挑了挑眉:“你敢跟我比吗?”

    那布衫男子眸中却没有半点诧异,反而笑容又深了几分:“自然要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