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90章 如此剽悍

第190章 如此剽悍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围观的人群越发的多了起来,因为这闯关游戏看上去,似乎越发的有看头了。

    万万没想到的是,闯入最后一关的,还有一个这样漂亮的女人,又聪明又漂亮,这样的女子早该在这小镇上传出名声了才是,也不知是哪家的大家闺秀,有这等学识。

    更难得的是,这姑娘面对这高架也毫不怯场,撸起袖子就打算备战的样子,看来拳脚功夫也是厉害的很呐!

    再看看那男子,乍得一看一身布衣平凡的很,除了那张脸好看些,大概也没什么特别的了,但是细看之下却又觉得气质不凡。

    这样的两个人的对决,自然引来围观者无数。

    那茶楼的掌柜的趁机吆喝着道:“要围观最后一局比赛的,最佳观看位置便是我们茶楼二楼的雅舍,竹窗打开,一边品茶一边看,视线正好呐!”

    这话一出,便有不少家底子殷实的人直接往茶楼的二楼去了,就是为了占个好地方方便观看。

    季心禾掀了掀唇,这茶楼倒是会做生意的很,单单今儿晚上,便赚不少吧,难怪最后一轮要搭高架子比谁爬的快,这茶楼的二楼雅间最方便观看,这样一来,不知道又要赚多少茶水钱了。

    “还真有意思哎,这小姑娘瞧着细胳膊细腿儿的,也能爬的上这高架子不成?我瞧着怎么有些悬乎呢?”

    “我也这么想啊,可人家全然不在乎呢,直接就说要比,我看没准儿真有几下子!”

    “嘿,这么漂亮一个姑娘,咋的还会这种爬杆子的粗活儿呢?怎么想都觉得不贴切,倒是这俊公子,怎么也该让一让吧,好歹人家一小姑娘,这就算赢了,也胜之不武啊。”

    人群里议论声不绝于耳,一个个说的眉飞色舞,兴致勃勃的等待着这场比赛。

    季心禾和那男子站到了高架之下,往上看去,大概十米高的架子,三层楼的高度,的确也不低,若是摔下来,怕是不死也得去半条命。

    掌柜的笑道:“既然都到了最后一关,不如先让我请教一下二位名姓,也好让各位助兴的看官们看个明了。”

    那布衫男子倒是随意的很,拱手道:“在下姓段,单名一个澜字。”

    季心禾也是拱手:“季心禾。”

    没有用女孩子该用的礼数,便是为了表明自己此时把自己当男人使唤的意思,倒是不想让别人相让。

    段澜似乎看出了她的意思,微微点头。

    掌柜的还是忍不住提醒一句:“这架子吧,说高也不高,但是一不下心摔下来,也不一定就轻的了,若是实在不行,也不必勉强。”

    这话显然是主要对季心禾说的,段澜一个男人,哪里需要怕这些?

    季心禾却道:“掌柜的,及早开始吧。”

    掌柜的这才笑道:“成!”

    季心禾和段澜分别站到了那搭着高架的两边,掌柜的一声令下,两人便同时起步。

    季心禾脚步飞快,踩着那架子骨便迎风而上,偶尔用手借力,却几乎不必攀爬,虽说她不会轻功,但是这攀岩走壁的功夫却是了得的,别说这仅仅三层楼的架子,酒算是几十层楼高的高楼大厦,她也是攀过的。

    底下的人群里发出一声惊呼:“这姑娘当真是不得了!这是什么步子,竟,竟这般快速!这功夫好的很呐,难怪这么高的架子也敢直接爬。”

    而另一边,段澜也同时脚尖轻点,便已经跃上了那高架,顺着架子骨小跑着踩上,几乎同时与季心禾到达最顶端。

    季心禾眼看着他速度这么快,便心知这男人功夫也厉害,而且没有故意让她,这比赛就多了几分趣儿了。

    他把她当做对手,拼尽全力来跟她抢这花灯,她便觉得有意思极了,毕竟难得遇到高手较量,这场比试反而会来的比那花灯还要珍贵些。

    她原本还怕他故意让她,现在看来,是她多虑了,眼前这个男人,很懂得尊重对手。

    季心禾一手扣着木架子,一手便要去抢先抢那花灯,谁知却被段澜一手劈开,季心禾旋即一个翻身,从木架子的一边身形灵巧的钻到了另一边,一脚飞踢过去,不单打断了段澜的伸向花灯的手,还猝不及防的给他一击,段澜却也反应迅速,侧身躲过,抬手便猛然扣住了她的脚,反手一拧。

    似乎想要以此来钳制她。

    季心禾却不让他如愿,直接撒手松开了木架子,身子在空中顺着他拧动的方向一个翻身,迅速挣脱,随即一跃又一次落在了木架子上。

    下面的人看的心都跟着提到了嗓子眼儿,一声接着一声的惊呼,都担惊受怕的以为季心禾要掉下来,谁知她竟是来这一手。

    连段澜,此时都跟着愣了一愣,显然没料到这姑娘如此剽悍。

    季心禾却趁着他发愣的空档,主动出击,一拳打出,段澜迅速闪躲,季心禾那一拳险险的擦着他的脸而过,就着他闪躲的时候,一个转身便靠近了那花灯,一手伸出,已经抓到了。

    那段澜也不是傻子,看出了她这声东击西的伎俩,速度也是飞快的一个闪身便也到了花灯边上,抓住了花灯。

    两人同时站在高架顶端,各站一方都抓着花灯,僵持不下之时。

    段澜脸色突然一变,迅速的松手,大喊一声:“闪身!”

    季心禾和段澜同时顺着木架子一个翻身,各自往外移动了一个人身的距离,两人之间距离迅速被拉开,就在众人都诧异之时,却见一只箭破空而出,正对着二人中间擦过。

    与此同时,那方才还被抓在两人手中的花灯,已经掉落下去,摔的稀烂。

    季心禾眸光一冷,有人要对她不利!

    人群里“啊!”的一声迅速散开,四处逃窜,在看到那破空而出的那支冷箭开始,人群便已经是躁动不安,各自抱头鼠窜。

    原本就熙熙攘攘的人群,此时瞬间混乱不堪。

    就在此时,架子忽而晃悠一下,季心禾暗叫一声不好,果然便见那架子已经被人在混乱之中砍了绳子,马上就要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