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91章 天不怕地不怕的姑娘

第191章 天不怕地不怕的姑娘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季心禾速度飞快的踢着摇摇欲坠的木架子快速下降,可那木架子已经越倒越快,等到她下到中间的时候,便已经要应声而倒,季心禾看了看这距离,最多摔个骨折,便干脆等着硬生生受着了。

    此时只恨自己不会轻功,竟被人这般使绊子!

    可就在那木架子轰然倒下的一瞬,季心禾闭紧了双眼却也没等到自己摔断骨头的声音,反而腰间一紧,似乎被带入了谁的怀里。

    季心禾一愣,睁开眼一抬头,便瞧见原来方才与她抢花灯的布衫男子。

    段澜一手抱着她稳稳的落在了地上,忍不住笑道:“我以为你这般剽悍的姑娘,大概是天不怕地不怕,方才以为要摔到地上的时候,却还吓的闭眼了。”

    季心禾瞪圆了眼睛:“我才没害怕!”

    正打算谢谢他的话,一下子就咽进了肚里。

    两人刚刚落地,便见一群蒙面的黑衣人冲了出来,人群早就随着那高架子的倒下和那一支破空而出的冷箭哄散而去,那黑衣人明摆着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或者说是,冲着她来的。

    季心禾眸光一冷,侧身躲过那砍过来的大刀,顺势一脚横扫踹飞两个黑衣人,抬手便夺刀,一刀扫过另外的两个杀手的脖子。

    这快的猝不及防的一连窜招式,仅仅只在一秒之中完成。

    段澜都微微诧异,从未见过这种招式,简单,狠厉,却也极速,让人猝不及防。

    可他也无暇去想太多,抽出藏在腰间的软剑便帮着她清理杀手。

    那些杀手统共也就一二十人,三两下便被撂倒了一大片。

    那群杀手都傻眼了,不是说就解决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村姑吗?这身手一个抵十个也能是手无缚鸡之力?而且这个男人是谁?!他们两一起打他们一百个都不在话下了好吗?这上头到底是派的什么任务下来的?!

    眼看着要不行了,几个杀手们使了个眼色,扔出一个烟雾弹来,便全都趁机逃了。

    段澜看向季心禾:“还追不追?”

    季心禾却随手扔掉了那柄夺过来的剑:“不必追了,这种杀手组织一看便不是家养的,而是外雇的,外雇的杀手,怕是连上头是谁吩咐的都不知道,追了也问不出什么所以然来,若是追,还怕他们后面还藏着不少人,故意引我过去。”

    而且,她似乎大概也能猜到是谁了。

    段澜微微挑眉:“你倒是谨慎的很,不过你怎么看出来他们是外雇的?”

    季心禾轻哼一声:“你见过哪个家养的杀手还敢如此胆怂,眼见着要打不过就跑,就不怕回去了主子一顿板子打死他们去?”

    段澜忍不住笑了:“说的也是。”

    季心禾忽而觉得有些奇怪,这个男人分明与她素未相识,却似乎对她的一切都毫不意外的样子,包括这些杀手的出现,他甚至没有问一句杀手的来由。

    “你不想问我什么?”季心禾道。

    段澜笑了笑:“你我素不相识,何必问太多?就算我问了,你怕是也不会告诉我真的。”

    季心禾一愣,这人说的倒是真的,她的确不会说真话。

    “你倒是聪明的很。”季心禾摸了摸鼻子,半点没有说假话的愧疚感。

    段澜轻笑一声:“你倒是有趣的很。”

    看着此时她这一脸懵懂又坦诚的样子,很难想象她与那些杀手们厮杀,甚至与他抢花灯的时候,会有那股子狠劲儿。

    原本也只是瞧着这茶楼的闯关游戏有趣,才报名了参与,从她来到茶楼前的那一刻他就注意到她了,所有人都注意到她了,漂亮又聪明的女人,很难不引人注意。

    这些年游历在外,他见过不少才学女子,却似乎很少有她这种聪明又狡猾的女子,狡猾里还带着一股子狠劲儿,可透过那狠劲儿,却看不到丝毫恶毒,反而干净纯粹的如同一个孩子。

    这次途经连安镇,还非得费心的住上一宿,如今看来似乎也不那么的亏了。

    季心禾便拱手道:“那,公子保重。”

    段澜却突然道:“等等。”

    “嗯?”季心禾转过身来,有些疑惑。

    段澜从那倒下的木架子下捡起了那个摔的破烂了的百花灯:“这灯你还要吗?”

    季心禾忍不住笑了:“我可不要,都成这样了,你还拿回家供着不成?”

    段澜却道:“这灯本该是你得,摔成这样也有我的责任,你若是想要,我给你做一盏。”

    季心禾诧异的道:“你会做灯?”

    段澜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不会,但是,我可以学。”

    季心禾咯咯笑了:“那可真是难为你了,罢了罢了,不过一盏灯,原本也说不准到底是谁得,摔了便摔了。”

    说罢,便转身走了。

    段澜还想说什么,季心禾却高举着手摇了摇,算作道别。

    因为杀手的出现,这一条道都没了半个人影,满街的寂静,只剩下满街道的花灯发出幽幽的亮光,她走在花灯之间,渐行渐远。

    段澜看着那抹渐渐消失的倩影,心里莫名的爬上一抹失落,看了看手上那盏摔烂的百花灯,忽而没了先前的好心情。

    忽而一个小厮匆匆跑来,看着这满地狼藉先是吓了一跳,随即道:“公子可让小的好找,这是怎么了?是不是遇上事儿了?公子可受伤了没有?”

    这小厮一连窜的话问出来,气儿都不喘的,段澜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那摔破的花灯递给了那小厮。

    “这,是啥?”小厮一愣。

    “带着吧。”段澜淡声道。

    小厮愣头愣脑的应下:“哦······”

    随即想起什么似的,连忙道:“对了,公子,现在时候也不早了,咱还是先去王家一趟拜会吧,夫人特意吩咐了,公子从书院回京途中经过连安镇的时候,得去王家看望的,这事儿也不好再耽误了。”

    段澜眉头微不可查的轻轻一蹙,似乎有些抗拒,却还是道:“那便去吧。”

    “小的知道公子不大喜欢王家,但是好歹得念着些情面,尤其是夫人的情面不是?就算去小坐一会儿,也算是表了心意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