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92章 夺回主动权

第192章 夺回主动权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王家在京城软骨头的名声是出了名的,见着谁都是那副奴才想相,阖府上下都一个模样,而且极擅长谄媚讨好,也正是因此,段澜对这王家没半分好感。

    可偏生,家族之间的旧情摆在那里,根本不是他喜欢与否能轻易改变的事,就如同那桩指腹为婚的亲事,他也没有选择的权利,生在这个权贵家族里,便注定了要失去一些东西,将就一些事情。

    段澜的面色微沉了几分,道:“走吧。”

    ——

    王家此时也是灯火通明的,不知道的,只当他们是阖府上下在庆贺花灯会,却只有焦躁不安的王老爷和王夫人,才知道自己内心的真实目的为何。

    “都过了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动静?这下面的人都是怎么办事的!”王老爷有些恼火了,背着手在屋里走来走去,很是不耐烦。

    “应该要回来了,老爷放心,这次雇的那些杀手,一共都有一二十来个呢,对付季心禾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头片子,绰绰有余了!今日必然会取了那丫头的命,解决老爷的后顾之忧。”王夫人这话,不知是在安抚王老爷,还是在安抚自己。

    两人正紧张的等待着,忽而便听到外面传来了管家匆匆跑进来的声音,还未进屋,便已经喊了起来:“老爷,老爷不好了。”

    王老爷这心里咯噔一下子,脸都白了,厉声道:“什么不好了不好了?今晚的事情解决没有?”

    那管家满是焦急的道:“没有,那乡下丫头竟然会身手,我们雇的杀手,完全对付不来。”

    王老爷浑身一个哆嗦:“也就是,没杀成?!”

    管家连忙道:“不单单那丫头会功夫,那丫头今日竟还有个帮手,奴才一直在暗处观察着,发现,那季心禾的帮手,竟是今日初到连安镇的段家三爷!”

    王老爷瞪圆了眼睛,几乎要喷火,心也紧紧的一个收缩,差点儿没晕过去:“他初到连安镇,跟那丫头又不熟,怎会帮她?”

    “那位爷八成也就是路见不平,也是咱们点儿背,怎的今日那段三爷就到了连安镇了,还正好让他碰上了这桩事儿,唉!”

    王老爷气的半死:“将那群不成器的杀手都给我叫来!”

    管家连忙道:“不可,不可啊!段三爷已经到了连安镇,那必然也会来王家府上拜访,今日被那位爷撞上了这暗杀的事儿,已经不幸,若是让他知道,这杀手是咱家派出去的,怕是又要出大事。”

    王老爷这才稍稍平静了几分,沉声道:“段少爷大概何时到?”

    “大概快来了,也正是因此,小的才不敢让那些杀手来咱府上复命,否则让段少爷撞上可解释不清。”

    本来今日这种日子,段澜突然来连安镇拜访王家,对王家来说很猝不及防了,季心禾就是个棘手的定时炸弹,段澜在这个时候来,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虽说王家现在的境况,急需攀附这种京中名门贵族,但是这来的也太不是时候了!

    王老爷真是急的头发都白了几根,这些日子接二连三的倒霉事儿冲上来,都要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撞了鬼了!

    一个小厮匆匆进来:“老爷,段家三公子来拜访了,人已经请到了前厅了。”

    这等大人物,王家自然是还不通报都得巴巴的请进来的。

    王老爷强自镇定的抚了抚心口,这才道:“我这就去。”

    王夫人有些心慌的扯着王老爷:“老爷,我总觉得,总觉得有些·······”

    “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要沉得住气,别在段澜面前漏了底。”王老爷说罢,这才沉着脸出去了。

    ——

    此时街上的那一场拼杀已经传开了,好端端的一场花灯会也早早的散了,吓的百姓们闭门不出,生怕招惹来什么杀身之祸。

    季心禾好容易在那茶楼门口找到了正着急的小北和季东。

    小北便立马扑了过来:“姐姐,你去哪儿了?我听说这边出了大事,还怕你给碰上了,姐你没事儿吧?”

    季心禾摸了摸他的头:“没事,我这不好好儿的吗?”

    季东这才放心了:“镇上出了大乱子了,听说有杀手出没,我就怕你不小心被牵连其中,还好什么事儿都没有,那咱回家吧。”

    的确没有被牵连,而是那些杀手就是冲着她来的。

    不过这个可能性,怕是连季东自己都想不到,毕竟她一个小村姑,能跟谁结仇,至于人家特意******来对付她?

    季心禾心里冷笑一声,谁?

    怕是也只有最近反常的王家了,或者是·······和穆侯楚相关的人?

    除此之外,她再想不到别人。

    “嗯。”季心禾点头应下,心里却已经是另一番思量了。

    穆侯楚那边到底什么情况,她一无所知,对于这个男人,她没有一星半点的了解,他的权势,他的手段,他的城府,包括他身边的人,想到这里,她都忍不住自嘲,面对这样一个男人,却也能让她鬼迷了心窍,义无反顾的相信他,嫁给他。

    季心禾摇了摇头,不想再想他。

    因为穆侯楚那边情况不了解,她觉得王家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因为王家最近,的确有些不对劲。

    可若是王家对她下手,又是何缘故?

    为了报复她故意泄露假的葡萄酒酿造方法害他们家遭殃?

    不对,这件事过了这么久,他们现在才开始追究?

    尤其是上次来她家里,似乎对她家的葡萄酒没有半点兴趣,话里话外都是在围着她娘转圈子,后来脸色还越发的难看,尤其是那个沉不住气的王夫人,实在太明显不过,隐隐带着恐慌,和畏惧。

    畏惧?

    季心禾眉头微蹙,拿出袖中的帕子,摊在手心细细的看着,他们是在畏惧她,还是在畏惧这块帕子?

    季心禾眸光一凌,她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今日她受到袭击已经是吃了被动的亏,接下来,也绝不可任人鱼肉,夺回主动权才是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