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93章 好狠的人

第193章 好狠的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京城。

    穆侯楚指尖在桌面上不轻不缓的敲着,整个人都笼罩在一股子阴沉沉的气势之中,守在一边伺候茶水的小厮都忍不住浑身哆嗦。

    自从主子回京,浑身的煞气就没褪下来过,原本以为主子恼火是因为公孙义造反的缘故,如今公孙义的尸身都已经被扔到乱葬岗暴尸荒野了,怎么主子还是这般阴测测的情绪?

    那小厮不敢多嘴问,只能瑟缩着身子站在一边。

    门被轻叩了三声。

    穆侯楚指尖叩在桌面的响声应声而止,冷声道:“进。”

    凌风快步进来,抱拳道:“属下已经吩咐暗地里细查布防图丢失一事,禁军统领封严期间没有任何异动,更何况那具体的布防图并不在封严手中,而是在陈阁老府中·······”

    凌风说着这话,便小心翼翼的看着穆侯楚的脸色,要知道,朝中人人皆知,穆相和陈阁老就是一条道上的人,陈阁老如今能在朝中有这么高的威望,也因为穆侯楚的缘故。

    这次布防图流出,最后指向陈府,也不知主子会是什么态度,他自然不敢胡说。

    穆侯楚面色没有丝毫的起伏,眸子里覆着一层寒霜,让人瞧不清里面的情绪,直接站起身,便大步往外走:“去陈府。”

    “是。”凌风连忙要跟上。

    穆侯楚却冷声吩咐道:“调三百禁军,随我同去。”

    凌风生生愣在那里,脸色都变了,主子这话的意思,是要直接去拿人?!

    传闻穆相狠辣凌厉,传闻穆相冷漠如霜,传闻穆相六亲不认,传闻,传闻都是真的。

    即便是待他如“养父”的陈阁老,当真站到他的对立面,他也会毫不客气的将剑指向他。

    陈府。

    陈阁老看着跪在他面前的陈易凝,额头突突的跳:“是你偷的布防图是不是?”

    陈易凝惊恐的抬头:“不,不是我。”

    陈阁老气的一拍桌子:“你可知道,穆侯楚正在彻查此事,封严那边已经完全摘干净了,如今唯一的嫌疑人就是我们陈府,我想到陈府上下,只有我最引以为傲的女儿常进我的书房,拿得到我书房里锁着的布防图!你还敢说不是你?”

    陈易凝一张脸瞬间白了,说不出话来。

    陈阁老气的一拍桌子:“你糊涂啊!你这是要害死我们陈家一族吗?公孙义一族前脚刚被抄斩,你是想害死我们全家也步上公孙义一族的后尘吗?”

    陈易凝连忙摇头道:“不,不会的,侯楚肯定不会对父亲不利,肯定不会像对待公孙义那般对待父亲的,毕竟,毕竟父亲是·······”

    “糊涂!你呆在他身边这么多年的人,怎会不了解他的性情?他的眼里只看得到利益得失,没有任何感情用事,今日一旦查出这事儿跟我陈府有关,他必然让我们陈家全族陪葬!”

    陈阁老气都要喘不过来了,想到那个冷血的男人,眸光里都爬上了一抹畏惧,他早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没有能力的小孩,他羽翼丰盈,已经如同雄鹰展翅,如今的穆侯楚,早不是陈阁老可以操控的了的。

    唯一没变的是,他那双冰冷冷的眸子和冰冷冷的心,不论六岁,还是二十四岁,都从未变过。

    陈易凝也怕了起来,扯着陈阁老的袖子道:“那我该怎么办?爹,我们该怎么办?”

    陈阁老咬牙道:“还能怎么办?咬牙硬撑。”

    穆侯楚骑着马策马到门口的时候,三百禁军便已经将陈府围的个水泄不通。

    陈府的小厮吓的连滚带爬的跑进去报信儿。

    穆侯楚却也不等他通报,翻身下马,便直接带着人闯了进去。

    陈阁老脸色发白的迎出来:“你,你这是做什么?”

    穆侯楚淡声道:“陈阁老大概猜得到我的来意,这些天装病不上朝,避开锋芒,就以为逃的掉?布防图流出乃大事,我怎会轻易放过?”

    穆侯楚冰刀子一般的目光落在陈阁老身上,吓的陈阁老浑身哆嗦,立马道:“这管我什么事儿?穆侯楚,你难不成以为是我干的吗?我从始至终都是当今的党派,你的党派,你以为我难不成会为了三皇子那个蠢货,给他奉上布防图吗?!你竟会怀疑我?”

    “布防图只在你府中有,封严那边没有备份,况且我的人查明,公孙义造反前,只与陈府有瓜葛联系,封严那边没有半点异动,我只想相信证据,不相信任何人。”穆侯楚声音冷了几分。

    陈阁老吓的脸色发白,心里一阵阵的发虚,最终妥协一般的,无力的道:“的确是从我府上流出去的布防图。”

    穆侯楚眸光又冷了几分:“嗯?”

    陈阁老满头大汗:“但是绝非我流出去的,是我最信任的属下,流云,他,他背叛了我,在我研究布防的时候,偷了布防图,送给了公孙义,此事虽说出自我府上,但是我绝无干系!我做什么非要送这布防图给公孙义,毁我的安稳日子?”

    “流云现在何处?”

    陈阁老连忙道:“被我严刑拷打,撑不住,已经死了,就在我府中的地牢里,来人!去将流云的尸体抬上来!”

    随后紧张的看着穆侯楚的脸色,似乎生怕他不信。

    穆侯楚扫了一眼流云的尸身,声音微凉:“流云毕竟是陈阁老府上的人······”

    陈阁老急忙道:“可真的与我无关啊!”他现在真想掐死那个不成器的不孝女!

    穆侯楚沉默了半晌,才道:“此事与陈阁老无关,既然流云已经被处置,那我也便不再追究。”

    陈阁老一颗心却完全没有落下来,反而惊恐的看着突然反常的穆侯楚,他必然,还有后话。

    “只是这朝中大事,毕竟都严谨又机密,陈阁老如今年纪大了,怕是不适合多管朝堂之事了,毕竟,若是再出一次布防图流失的事件,也不知要闹出多少乱子。”穆侯楚轻飘飘一句话,便意味着夺了陈阁老的权。

    陈阁老脸色青紫交加,嘴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说什么。

    穆侯楚哪里是宽容?他不过是要借机夺他的权!

    并且从此有了把柄被他拿捏在手里,陈阁老相当于手脚受束,成了穆侯楚的牵线木偶!

    好狠的人!

    “我好歹养育你成人,你竟如此回报我?”陈阁老气红了眼。

    “养育?”穆侯楚唇角掀起一抹嗤笑:“陈阁老怕是忘了,您养育的可不止我一个孩子,一百零三个孩子,只有我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了罢了。”

    这话一出,陈阁老的脸色瞬间煞白,两腿一软摔在地上,再说不出一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