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97章 值不值得

第197章 值不值得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王老爷想起上次的拜访,眼神闪烁了一下,讪笑一声:“倒是这么个理儿。”

    这丫头分明知道他们两家不过是面和心不合,今日还特意找上门来,怕是目的不简单。

    王老爷后背冒出了一层冷汗,心里顿时有些慌了。

    倒是奇了怪,他年近五十的人了,什么大人物没见过,什么大风浪没经历过?怎的今日会在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片子面前发了怂?

    季心禾掀了掀唇,闲散的坐在了一把太师椅里,素手从那袖中一抽,便拿出了那块帕子,状似随意的擦了擦额角的汗:“王老爷昨儿去看了花灯会没有?听说王家包下了一条街的花灯,真真的大手笔,我便想着,哪日也能如王老爷这般阔绰就好。”

    王老爷目光落在她那块帕子上,瞳孔都跟着紧缩,听着她的话,心里也越发的心虚了起来,眼神都有些飘忽不定,轻咳一声,缓解了自己的尴尬,便道:“倒是去瞧了一眼,只是人老了,不大爱热闹,不多会儿便回了,季姑娘去看了?”

    季心禾看似随意的擦汗,其实余光一直紧锁着王老爷,就是想看看他的脸色,此时瞧着他这般紧张的样子,心里泛上了一抹冷意。

    季心禾掀唇冷笑一声:“是啊,今年的花灯格外好看呢,只可惜,中途险些出了意外,还好一切平安无事。”

    王老爷诧异的道:“出了什么事?”

    “这闹心的事儿,不说也罢,”季心禾摆了摆手,便忽而想起什么似的,道:“上次王老爷来我家里,问起我娘,我便也想多了解些关于我娘的事儿呢,毕竟我娘八年前就去世了,现在想来,对她的生平了解甚少,实在是遗憾呐。”

    王老爷浑身都紧绷着,抿了抿唇,才道:“我对她了解也只在片面,毕竟过了这么多年了,怎的还能记得清楚?”

    季心禾摊开自己手中的那块帕子:“是么?我瞧着这帕子做工精致,既然上头的主子能赏赐这么好的帕子,怕是跟主子关系也还不错呢,看来是我想多了?”

    王老爷看了一眼那帕子,便只觉得刺目的很,别开头道:“徐氏从前在府中是个庶女的奶娘,兴许,是那姨娘赏的吧。”

    “这样啊。”季心禾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心里的狐疑却越发的大了。

    这帕子瞧着金贵的很,尤其是她如今跟许多大户人家接触过,发现有些大户人家的正室夫人用的帕子都不比这个好,这帕子,又怎会是当年的一个小小姨娘能轻易赏的出手的?

    王家人的话本就不可轻信,她今日来,便是故意打探,瞧着王老爷这戒备的样子,她心里狐疑更甚,捏紧了手中的帕子。

    她非得查个清楚才是!

    “季姑娘若是没别的事·······”王老爷显然已经不想再跟她周旋了。

    季心禾也不想多呆,直接站起身来:“那我先告辞。”

    王老爷终于松了口气:“来人,送客。”

    季心禾出了王家,一路都在思索着什么,秀眉都不经意的轻轻蹙起,大概是想的入神了,连对面站着的人也没察觉。

    直到段澜开口道:“想什么这么入神?”

    季心禾诧异的抬头:“你怎么在这里?”

    好端端一个贵公子,站在王家大门口,守门呢?

    段澜笑了笑:“在等你。”

    “哦······”这话怎么听着有些怪呢?

    季心禾却也没心思去想这些,一边走着一边笑道:“段公子打算在连安镇呆几日?昨日匆匆一别,我还没能好生跟你道谢,昨晚真是多亏了你了。”

    段澜笑的温和又文雅,似乎通身都沾染着浓浓的书香,他与穆侯楚不同,穆侯楚即便一身书生打扮,那隐隐的凌厉气势都是难以压制,让人望而生惧,段澜温润如玉,反而更让人容易亲近。

    “我既然来了,自然要多呆几日,若是你真心想谢我,不如请我一顿饭,给我介绍一下这连安镇好玩的去处。”段澜笑道。

    “饭倒是可以请,这好玩的去处我怕是无能为力了,我自己在这儿住了这些年也没好生出去玩儿过,段公子现在可有空?正好我请你一顿午饭,也算作答谢。”

    段澜笑了:“好。”

    季心禾便干脆带着他去了归林居,吴掌柜瞧见是季心禾来了,连忙给她安排了个雅间,吩咐上最好的酒菜。

    段澜看着这掌柜的如此殷勤的样子,想起自己打听到的消息,便问道:“我听说你自己做生意,不单单有腌菜和罐头之类的东西生产,甚至还有葡萄酒?我来的时候就听人说过,来这连安镇,一定要来一趟归林居,不为别的,就冲着这里的葡萄酒,也必须尝一次。”

    季心禾笑道:“这归林居的葡萄酒的确是我供应的,小本生意,段公子倒是打听的清楚。”

    “这葡萄酒这般珍稀,便是宫中也难有,你这里却能生产出来,也的确是了不起。”段澜这话说的真心,一个女子,独自做这么大的生意,还能做的这么好,怕是也只有眼前这般聪明又厉害的姑娘能做到了。

    季心禾挑了挑眉:“段公子似乎不单单对葡萄酒的事儿了解,连同对宫中的事情也晓得一些呢?”

    段澜愣了愣,随即便笑了:“三言两语便让你看穿了底细,真不知该说我蠢笨,还是你聪明,我家在京中做官,我从小耳濡目染,对这些自然不陌生。”

    季心禾微微一愣,她其实早就猜到了段澜的身份,能跟王家是旧识的,必然只有京中的贵人,而且身份恐怕也不低,否则王家这种势利眼怎会结交?

    “怎么了?京中大小官员多如牛毛,你不必这般吃惊。”段澜笑道。

    “我倒不是因为这个吃惊,只是觉得你我不过见过两次,你便如此轻易的将自己的底细透露给我。”季心禾缓缓的道。

    段澜看着她,唇角含笑:“有时候结交一个人,或许只见一面便足够了,只看你愿不愿意真心相对,那人是否值得你去真心相对。”

    他觉得,她值得,便足够了。

    季心禾扯出一抹干干的笑,心神一瞬间的恍惚,原来是如此么?那个男人呢?她对他一无所知的原因,便是因为她到底还是不值得,让他真心相待么?

    “你怎么了?”段澜瞧着她神色不对,连忙道。

    季心禾摇了摇头:“没事。”

    随即甩开思绪,沉思了片刻,便将手中的帕子送到了段澜的面前:“你从小在富贵家族里长大,可否大概辨认出这帕子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