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98章 藏着的阴谋

第198章 藏着的阴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段澜接过这帕子,细细看了看,才道:“这帕子做工极好,想必是精工巧匠所做,很是精致。”

    季心禾点了点头:“这帕子,就是我无意间捡到的,也不知是谁的帕子,当时也就觉得好看,便留着了。”

    季心禾下意识的隐瞒了这帕子的来历,毕竟段澜和她两面之缘,尤其还和王家是旧识,她不能完全信任,她心里下意识的觉得,这帕子牵涉到的事情不简单,还是不能轻易同人讲。

    段澜看着这帕子,却蹙着眉摇了摇头:“这样的帕子,在这小镇上,怕是难买到的。”

    瞧着段澜这脸色,季心禾总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劲,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你在哪儿捡到的?这帕子的来历大概也不得了,怎会让你在连安镇捡到这般金贵的东西?”

    季心禾连忙道:“这帕子你瞧出了什么吗?”

    段澜将这帕子瘫在了桌面上:“你瞧着这帕子的布料,细软柔滑,光泽细腻,并不是一般的素锦,而是上好的蜀锦,这蜀锦,却是极其金贵的面料,寻常地方一般是没有卖的,只有从江南织造那边供应到宫中,因为造价很贵,而且这种布料费心思的很,一年也就出那么三五匹,大多是被皇上赏赐给宫里的娘娘们用的。”

    季心禾瞪圆了眼睛:“宫里?”

    段澜顿了顿,才道:“也有可能皇帝赏赐给朝臣命妇的,反正是极金贵的东西便是了,据我所知,京中能拿这样金贵的布料和金线随便做帕子的,怕是没几家,这帕子让你在连安镇捡到,也是奇怪。”

    季心禾心里忽而冷了一截,何止拿不到,简直比登天还难,可王家的二老却还说,这帕子是一个姨娘赏赐给她娘的,王家的姨娘,说白了还不就是半个奴婢?这样身份的人,哪里能赏赐这么好的帕子?

    更何况,十多年前的王家,还没有去京中当皇商,就是个连安镇的寻常富户,怎可能得到这么好的帕子?又怎舍得赏赐这样好的帕子给一个奴才?别说十多年前,就算是现在,王家的夫人怕是也拿不到这么好的东西。

    区区一个皇商,在那些京中的名门贵族面前,说白了还就只是个商人罢了。

    她猜到了王家有所欺瞒,却没想到,这帕子背后,藏着这么大的秘密。

    “季姑娘?”

    季心禾回过神来,抿了抿唇,才道:“你接着说。”

    段澜便指给她看:“你看这帕子上绣的,是几朵牡丹,乍得一看似乎没什么特别的,但是你细看这花苞里,是用的丝线缠着金线挑的,做工讲究不说,这金线,也不是寻常富贵人家就能用的起的,因为金线的做工非常难,所以造价很贵,连安镇这种小地方,富裕的人家也很少有。”

    季心禾心口一跳,垂着的眸子上,睫毛微微一颤:“所以你是说,这帕子的来历,八成不是连安镇?”

    段澜道:“这种帕子,怕是只有京城的名门贵族,或者宫里,才会有的。”

    季心禾脸色渐渐沉了下来,一块帕子,竟牵扯出这么多事儿来,她不过让这帕子在王家人面前露了面,他们便对她起了杀心,她问一句这帕子的真是来历,便得知这帕子若非宫中出来的便是权贵望族家的东西。

    可这样一个帕子,怎会如此格格不入的出现在这样一个小小连安镇?又怎会流落到她娘的手中?

    她哥说她娘临终前还嘱咐,这帕子一定得留着给她当嫁妆,便是打定了让她生生世世妥善保管的主意,这其中,又藏着什么蹊跷之处?

    季心禾一时有些恍惚,似乎一个天大的秘密,或者阴谋,被揭开了一角,她不知道,如果彻底揭开,她又该去如何面对。

    段澜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道:“我倒是听说,前些日子,穆相来过蓝山城一带,以他的地位,想要这样的帕子是轻而易举,但是,他大概是不喜欢这些东西的吧·······”

    季心禾脸色一瞬间的僵硬,有些不自然的扯了扯唇角:“哪有男人带帕子的?”

    她隐瞒了这帕子的真实来历,段澜自然会胡乱想。

    段澜试探着道:“昨晚的杀手,是否也与这帕子有关?”

    季心禾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也许吧。”

    “既然这帕子是会招来祸患的东西,还是趁早扔掉为好,或者,搁在家里藏起来,也省得这么多事儿。”段澜道。

    “现在怕是晚了,人家已经盯上了我,现在这烫手山芋,我是接定了。”季心禾眼神都幽深了几分,她已经没了退路,王家看到了这帕子,也下定了心思要杀她,她怎能坐以待毙?

    她便是不想去细查,也不得不去细查,只有扯开眼前的黑幕,才能让她瞧清楚这真正的局势,否则敌暗我明,哪天不知不觉被害死了,怕是都不晓得。

    季心禾下定了心思,脸色又沉了几分,可若是要查,该从何查起?

    “我想找这帕子真正的主人,”季心禾定定的道:“我要知道这背后的一切,这件事,我不能轻易放下。”

    不单单为了自己的安危,也是为了她娘,她既然占了季心禾的身子,便理所应当的为她,为她的母亲,做一些责任内的事情。

    段澜沉思片刻,也点头:“你说的是,那些杀手能来一次,便能来第二次,你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就被牵扯进这样一趟浑水里,就算为了自保,也得查查清楚,否则两眼一抹黑,也的确是什么都不好办,只是,这帕子要查······”

    段澜顿了顿,才道:“怕是也难。”

    正说着,便见吴掌柜的带着小厮来传菜了,吴掌柜还亲手抱着一壶葡萄酒,乐呵呵的道:“今儿既然是季姑娘来做东,这桌酒菜便免了钱,这葡萄酒,我也特意给留下,一天只卖十斤呐,来的晚的,那可都没得喝!”

    段澜笑着拱手:“那就多谢吴掌柜的葡萄酒了。”

    “这算啥?我们这归林居的葡萄酒都是季姑娘供应的,她还不稀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