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02章 一角墨色衣袍

第202章 一角墨色衣袍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次日一早,季心禾便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了。

    她本来也没什么特别需要带着的,随便带了几件换洗的衣裳,再就是一些大额银票,还有那一块帕子。

    季东和小北送着她去镇上,小北泪眼朦胧的扯着她的衣摆:“姐姐带我一起走好不好?小北不想离开姐姐。”

    心禾瞧着他这可怜巴巴的小模样,心都要化了,蹲下身来摸了摸小北的头:“小北乖,在家好好读书,姐姐去京城也不会很久,等京城的青禾小铺开起来,姐姐找了人在那边打理着,便立马回来,姐姐不在的时候,小北也不能偷懒,不要贪玩,乖乖听大哥的话,知道了吗?”

    小北委屈的点头:“知道了。”

    “你这傻孩子,姐姐不过出一趟门,瞧你这样子,分明是好事儿,怎的还这副样子?”心禾好笑的道:“小北都快十岁了,就是小男子汉了,可不能这么没出息。”

    小北听着这话,这才重重的点头:“小北是男子汉。”

    心禾这才笑了,站起身来,看着季东道:“大哥,那我就先走了,你好好照顾小北,也得好好照顾小翠,可别委屈了人家。”

    季东无奈的道:“你还是想着自己吧,出门在外,万事小心些。”

    心禾笑道:“大哥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再说了,我这次上路,和段大哥一路走,他家就在京城,这下你可放心了吧?”

    季东想起昨日瞧见的衣冠楚楚的俊公子,倒是放心的点头:“路上有个人照应你,我还算放心些。”

    正说着,这牛车便已经到了镇门口。

    一辆青色马车早就等在了那里,段澜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心禾,你来了?”

    季心禾笑了笑:“段大哥来的挺早。”

    “我也刚到。”

    季东停下了牛车,心禾带着小北下了车。

    季东跟段澜打了招呼,便又嘱咐了心禾一番,这才让她走了。

    心禾上了马车,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冲着他们挥手:“大哥,小北,你们快回家去吧。”

    “姐姐再见!”小北委屈巴巴的挥着小手,一直到那马车都看不到了,这才恋恋不舍的跟着季东回村去。

    马车已经启程,出了镇子,便直接走官道,直奔京城而去。

    段澜笑道:“你弟弟很依赖你。”

    心禾轻叹一口气:“他小时候受的欺负不少,现在年纪也还小,对我自然有些离不开。”

    “你大哥会照顾好他的,男孩子,本就该成长的快些。”

    心禾笑了笑:“嗯,说起来,段大哥你一直在外求学吗?家中竟也舍得?”

    “我十三岁便离京前往基山书院读书求学了,如今晃眼五年过去,大概也就每年过年或者朝中大事才赶回去一趟,我父母虽说也是不舍,但是也希望我戒骄戒躁,在远近闻名的基山书院安心读书。”

    心禾眨了眨眼:“原来如此。”

    难怪,这段澜一瞧便知是身份金贵的贵家公子,可通身却没有半点贵家少爷的娇气和奢侈。

    “那你这次回京,是为何事呢?”心禾问道。

    段澜面上的笑容微微一滞:“家里一些事。”

    此时想起黎家的那门亲,段澜心里便是一沉,暗暗打定了主意,回京便要将这亲事给推了。

    从小到大,他几乎没有忤逆过家中什么事,只这一件,他现在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

    季心禾瞧出了他似乎不大想说,便也不多问,随意的道:“段大哥这么用心读书,可也有考功名?”

    段澜笑着摇头:“只考了举人,便没再考了。”

    “为何?”季心禾诧异的道。

    “我无心官场,只想专心读书,家里也不止我一个儿子,父母对我也没有太大要求,我便偷了这个懒。”段澜笑道。

    季心禾轻轻点头,看着眼前这个心思干净单纯的男人,心里只觉得难得少见,世人皆为利而亡,他独独不喜欢这些,便是遗世独立了。

    只是不晓得,这样干净又单纯的人,是否这辈子也能从始至终如此。毕竟在这浊世里,想自己一个人干净着,怕是也不容易。

    季心禾随即又笑了,段澜出身名门贵族,哪里需要在意太多?便是一辈子无拘无束干干净净,那也没什么难的,是她想多了。

    “你笑什么?”段澜问道。

    心禾笑道:“没什么,只是心里高兴,自己还有这福气认识段大哥这般单纯善良的人。”

    段澜笑了:“我也很高兴。”

    能遇到你。

    马车一路疾驰,却几乎没有什么颠簸,这青色马车瞧着不起眼,内里怕是有大讲究的,否则也不会这么稳,心禾这一路倒是也感觉不到什么不适。

    白日里赶路,天色快黑的时候便进城找家客栈歇息一夜,段澜说,这样的速度走,大概半个月能到京城。

    转眼已过五日,这一路虽说赶路,但是好在有人陪着说话也不至于太无趣。

    “今日便到靖州了,靖州山水是出了名的好,若非你要赶路,不然其实可以去玩一玩,我每年回京路上路过这里,便会在这里歇歇脚。”段澜一路上都给她介绍这一路的风景,从基山到京城的这条路他走了五年了,自然一切都熟悉。

    季心禾笑道:“日后有机会倒是可以来看看。”

    外面赶车的青云突然问道:“公子,前面十里开外便是一家驿馆,咱是直接在这驿馆里歇息吗?”

    段澜挑开车窗帘子,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似乎也不大早了,便道:“就在那边歇息吧。”

    “哎!好咧!”青云一抽马鞭,马车跑的飞快。

    谁知正好瞧见那官道尽头的转角处突然出现几匹疾驰的快马,青云急忙一拽缰绳,迫使马儿往边上让道,那几匹快马如同闪电般呼啸而过,快的青云都几乎没看清那马儿上的人,只隐约瞧见那一抹墨色的衣袍在空中翻飞而过。

    青云倒是也没怎么在意,只挠了挠头,便继续赶路。

    “怎么了?”段澜注意到了马车突然变道,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