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04章 吃人嘴短

第204章 吃人嘴短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这来京的一路上,天气也都还好,所以几乎没有耽搁行程,再加上赶路也赶的急,所以到的也快些,不到半个月的功夫,便已经到了。

    “公子,到城外了!咱马上就要进城了!”青云喊道。

    心禾挑开车窗帘子,探头看去,入目便是一座巍峨的城墙,因为现在是正午时分,城门大开,门口川流不息的百姓排着长队等着进城或者出城,守卫的将士很是严苛,但凡进出城门者,都是严加盘问,隐隐藏着一抹肃杀之气。

    可单单在城外,看着这景象,便似乎猜得到这京城的繁荣了。

    段澜瞧着她看的入神,便笑道:“天子脚下,向来是繁荣富庶之地,你这次既然来了,我也算得上是东道主,自然也该带着你好生转转,等入京安顿下来,我们便逛逛这京城如何?”

    心禾笑着点了点头:“好。”

    段澜瞧着她眸中掩不住的光芒,便知道她是真的喜欢,笑道:“原来你是个喜欢热闹的。”

    “我也就是个俗人罢了。”心禾笑了笑。

    正说着,马车便已经排着队准备入城了。

    到了城门口,守门的将士厉声道:“何人入城?”

    青云直接递上去一块牌子。

    守门的人立马拱手道:“原来是段少爷的马车,属下失礼。”

    随即冲着前面拦着人招了招手,立刻放行进城。

    心禾眨了眨眼:“这么容易就进城门了,你家官还挺大啊?”

    段澜笑道:“我父亲是朝中阁老,我也就沾了家族的光。”

    心禾一愣:“我倒是捡了大便宜了。”

    刚刚进了城门,便见城内已经有一辆马车等在了那里,车身上有归林居的徽记,看来是吴掌柜安排的接应她的人。

    心禾这才对着段澜道:“这一路真是多亏了段大哥相送,才让我这次进京如此顺利,归林居那边的人已经来接我了,段大哥自己也要回家,我们暂时就此别过吧。“

    段澜心里忽而一空,面上难掩不舍,这一路将近半个月的相伴,他不知多欢喜,真想这一路再走的久些。

    “嗯,也好,你若是有事,便直接到段府找我,只要报上名字,他们便一定让你进去。”段澜只好道。

    心禾笑了笑:“多谢段大哥。”

    随即便掀了帘子跳下马车。

    段澜连忙也跟下来:“你方才还说要逛京城的,我哪日来找你?”

    心禾好笑的道:“我来京城又不是玩儿的,还有许多事要忙,这逛京城的事儿还得再缓缓先,段大哥回家想必也是有要事,还是先忙完手头上的事儿再说吧。”

    说罢,便径直上了那边归林居派来的马车。

    归林居赶车的车夫一瞧季心禾带来的吴掌柜的手信,便连忙殷勤的将心禾请入了马车:“季姑娘可算是来了,小的等候多时了,我们东家说了,季姑娘来了,第一时间请到归林居,务必好生招待才是。”

    “嗯。”季心禾点点头,便放下了车帘子,转而掀开车窗帘子,对着段澜笑着挥了挥手。

    段澜扯了扯唇角,无奈的笑了。

    不过暂时分开,他竟也不舍到这般地步?段澜自己都为自己感到羞耻了。

    青云在一旁状似无意的轻咳了一声,打断了段澜追着那离去的马车看的视线:“公子,咱现在直接回府吗?”

    段澜睨了他一眼:“嗓子不舒服?”

    青云讪笑着道:“小的哪儿敢?”

    段澜直接上车:“回府。”

    “哎,好咧。”

    ——

    这京中的归林居与连安镇的大体格局倒是差不多,不过京中的这归林居到底是要气派很多,小厮殷勤的将季心禾迎进店内:“季姑娘里面请,我们东家就在二楼雅间等着姑娘大驾光临呢。”

    季心禾点点头,便直接上了楼。

    雅间的门大开,果然一个年过中旬的男子已经等在了里面,衣着华贵,沉稳大方,大腹便便的肚子,很有富商的派头。

    “这位,就是季姑娘?”那中年男人连忙起身相迎。

    季心禾笑了笑:“正是我,东家如此好客,也是让我受宠若惊。”

    “哎呀,快请坐,快请坐,这好客也是应该的,季姑娘一双巧手酿造出那般香醇的葡萄酒,我归林居能与姑娘合作,也是三生有幸,季姑娘不远千里来京城,我自然该好生款待,我已经给季姑娘专门安排了住处,是城西的一个两进两出的宅子,离这归林居也不远,另外也配备了几个奴才给季姑娘,季姑娘只管安心住下便是。”

    季心禾掀了掀唇,这位归林居的东家倒是识相的很,怕是这京中瞄准了这葡萄酒生意的人不少,他怕她被旁人拉拢了去吧。

    “敢问东家贵姓?”

    “免贵姓刘。”

    “我年纪小,在做生意这门道上,懂的也不多,但是向来遵循一句话,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刘老爷这般盛情款待,心禾感激不尽,自然也会对我们两家的生意合作上心,我与归林居合作至今,也是看中了归林居招牌亮,尊重守信,若是换了旁人奸诈之徒,我怕是也没这胆子合作的。”季心禾笑道。

    刘老爷顿了顿,懂得不多?吴掌柜早先信中便特意提起,这丫头精的很,要小心应对,她这话,怕是警告他最好安分守己,别耍花招吧。

    当初那王家莫名其妙的得了葡萄酒的酿造方法,又莫名其妙的送了坏掉的酒水进宫,这事儿明眼人都瞧得出来,王家就是被人给算计了。

    至于被谁算计了······

    刘老爷抬眸看了看眼前笑的一脸纯真的小丫头,只觉得后背窜起一阵凉意。

    刘老爷讪讪的笑道:“那是那是,归林居真心与季姑娘合作,自然后会诚心相待。”

    季心禾这才笑的真心了几分,从袖中拿出了一张银票来:“刘老爷为我准备宅院和仆从,我也实在感激,只不过无功不受禄,这么大的礼,心禾受不起,这里是一千两,便当是我找刘老爷买的宅院。”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这个道理,她还是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