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07章 她笑颜如花

第207章 她笑颜如花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有些比较讲究的闺阁千金,坐在里面便喜欢将珠帘落下,虽说挡不了脸,但是勉强也能遮一遮,但是公子哥儿,或者性子外向的千金,便也不在意这些,直接将珠帘打开,方便他们看大堂中诗会的情形进展。

    此时诗会已经开始,两个文人正在大堂中央切磋斗诗,小厮引着他们到了一个雅致的小隔间里,低声道:“今日诗会已经开始,二位若是需要什么,只管招呼小的。”

    段澜点点头:“你先下去吧。”

    “是,这珠帘······”

    心禾笑了笑:“不必放下了,看的清楚些。”她本就不在意这些,她又不是娇养在闺阁的千金。

    心禾扶着桌子坐下,随手端起玉瓷的茶杯,喂了一口茶,她对茶道不怎么精通,但是却还是能尝的出来,这是上好的茶叶。

    这样一个地方,就是权贵聚集的地方?

    若是如此,不知是否也有可能找到有关那帕子的线索。

    季心禾微微沉思着,端着茶杯一时间有些失神,反而忘了听那大堂之中斗诗斗的正精彩的两位才子。

    倒是段澜的到来,让整个大堂微微躁动了一番。

    一排珠帘后,几个衣着华贵的少女纷纷小心翼翼的挑开帘子往外瞧:“那位是不是才满京城的段家三公子?他竟从基山书院回来了吗?竟半点风声都不漏,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呢。”

    “我方才瞧见这位段三爷身边还跟了个女子,瞧着面生的很,也不知是谁。”

    “听说段家三公子和黎君瑶有婚约来着,黎君瑶上次还拿这事儿在我面前得意,我今日瞧着,这婚事怕是悬乎的很呐。”

    那边细细碎碎的议论声,倒是没丝毫影响大堂中几位才子的展示,另一扇珠帘内,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安安静静的坐着,手上摇着一把团扇,正是陈易凝。

    “方才外面是谁来了?我听到些许议论。”陈易凝问道。

    瑞雪连忙道:“是段家三公子。”

    陈易凝眸光微微一黯,她还以为,是他回来了。

    “小姐切莫着急了,穆相迟早会归京的。”

    陈易凝紧咬着唇,有些不甘:“可那个女人······”

    穆侯楚这次离京做什么去了,她再清楚不过。

    “小姐怕什么?那女人不过连安镇一个小小农女,哪里比得上小姐金贵的身份?这种小角色,不值一提的。”

    陈易凝此时有些烦躁,搅了搅手上的帕子,却到底没再说什么:“外面什么情况了?”

    瑞雪连忙道:“此时已经只剩下两人做最后的对决了,等到他们二人择出胜者,小姐自是可以出去挑战胜者,拿下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声来,借此扬名。”

    陈易凝深吸一口气:“如今父亲被闲置,朝中没有半点话语权,京中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一个二个的都看不起我,我也只有拿出个像样的名声来,才压得过她们了。”

    家族背景比不过,起码才名要比过!

    正说着,便听外面传来小厮兴奋的声音:“满良才公子获胜!”

    那小厮顿了顿,便接着道:“今日诗会夺冠者,满良才满公子,若是还有哪位不服,大可以出面踢馆,若无异议,今日诗会夺冠者便是满公子,我们瑞福楼特制牡丹灯便也归满公子所有!”

    一边说着,便拿出了那盏牡丹灯,一时惊艳四座,那些千金小姐们一个个看直了眼睛:“这灯好漂亮!”

    季心禾都不禁多看了两眼,果然是瑞福楼,出手都是如此阔绰,这等精雕细琢,美的如同真的一般,当真是漂亮。

    段澜笑道:“你喜欢这个?”

    季心禾轻笑着点点头:“这灯做的可真精致,比之上回咱们在连安镇的街头抢的那盏百花灯还要漂亮,果真是厉害了。”

    “那我去试试。”段澜说罢,便站起身往大堂中央走去。

    季心禾一愣:“啊?”

    与此同时,陈易凝也出来了:“我来试试。”

    段澜拱手笑道:“不巧,我也想夺这个冠,陈小姐既然也想试试,可以一起踢馆夺冠。”

    陈易凝脸色微微一变,她没想到,段澜会参与,他这种低调的性子,怎会参与这种事情?更何况,他不是都已经有了一个京城第一才子的才名,为何此时还非要跟她争?

    酒楼的小厮兴奋的道:“既然如此,便一起比试,按着老规矩,踢馆赛制不以诗词轮胜负,而是抓阄决定比赛项目,小的方才已经拿到了这次的比赛题目,便是抚琴!”

    “好!”段澜点点头,没有什么异议。

    陈易凝也微微松了一口气,若是抚琴,倒是她更拿手一些。

    古琴很快搬上来,三人各做一席,准备就绪。

    小厮笑道:“今日的赛制就是,各自弹自己擅长的曲子,谁先被带走音谁便输,谁一直坚持到最后,谁便赢!”

    这话一出,引起不少人的兴趣,连季心禾也觉得实在有趣,饶有兴致的看着。

    小厮一声令下,三人同时开始抚琴,琴音婉转,绕梁不绝,人人都几乎为他们捏一把汗。

    相比之下,那满良才琴艺只算平庸,算他倒霉,这题目他最不擅长,很快便败下阵来。

    陈易凝琴声温软,如泣如诉。

    段澜却是大气恢弘,颇有男子气概。

    两人较量不相上下,季心禾凝神听着,也很是紧张,整个大堂之内,除了那两相较量的琴音之外,便是连呼吸声都机会听不到,一个个屏气凝神的听着。

    纠缠许久,陈易凝的琴声似乎越来越乱,心神也渐渐急躁了,心急之下,一不小心便挑断了一根琴弦。

    只听“叮”的一声,琴弦断裂,陈易凝脸色发白的坐在那里,段澜一个收尾,便结束了手上的曲子。

    大堂沉寂了片刻,随即便爆发出一阵叫好声:“段三公子果然厉害!京城第一才子的才名,当真是名不虚传啊!”

    段澜笑着拱手做谦:“是陈小姐和满公子承让了。”

    陈易凝很是尴尬的僵硬在那里,一时都说不出话来,她隐隐能听到,有些人已经开始低低的嘲笑她,袖中的手狠狠捏起,却只能忍下,父亲如今在朝中无权,她陈易凝稍稍行差步错都能成为那些人的笑柄。

    段澜却并没有多在意她,直接从小厮手里接过那牡丹灯。

    大步向着季心禾走去。

    “喏,这花灯送你,也权当我赔了你那百花灯了如何?”段澜春风般的笑容扬起,暖人心脾。

    心禾接过他手中的这盏花灯,拿在手上把玩细看,难得笑的明媚又开心,像个得了糖的孩子:“好。”她是真喜欢。

    段澜看着她明媚的笑颜,一时都有些恍惚,不自觉间,似乎看的痴了。

    只是这笑颜落在穆侯楚眼里,却显得格外刺目了。

    一个月,他一个月未曾见她了,****夜夜,他想的快要发疯,这一路赶来,满身风尘仆仆,只为尽早见到她,却没想到,再见她,却是这副情景。

    穆侯楚通身的寒意骤涨,迸射而出的压迫气势只叫人胆战心惊,一双鹰眸锁着大堂对面笑颜如花的她,心口都似乎隐隐作痛。

    一向稳重如凌风,此时都有些讪讪的:“主子,要进去吗?”

    穆侯楚面如寒霜,阴沉又渗人,却已经大步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