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08章 僵在那里

第208章 僵在那里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我还以为陈小姐多厉害的本事,敢来踢馆胜出者,竟没想到,这般不堪一击,枉费我方才还想着,没准儿陈小姐要借此机会扬名千里呢。”

    一个讥讽的声音传来,不大不小,却足以让整个大堂听的清清楚楚。

    “就是,既然没这个本事,就别打肿脸充胖子呀,这才名,可不是那么好得的,若是才名得不到,反而让自己颜面尽失,可真是不划算。”

    “哎,偏生人家乐意去搏一搏,也图个勇气可嘉,若是我啊,还不敢去丢这个脸呢。”

    三五成群的几个闺阁千金从那珠帘后走出来,笑的格外奚落,一边嬉笑着一边直接往二楼的雅间去了,诗会结束,自然不会继续逗留在大堂了。

    整个大堂都渐渐空荡了下来。

    依然僵坐在大堂中央的陈易凝,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难看,若是细瞧,似乎能看到她浑身都在微微颤抖,不是害怕,而是愤懑。

    季心禾听到那几个姑娘的说话声,不禁一愣,抬眼看向那大堂中央的女人,诧异的道:“那位是谁?怎的成了众矢之的?”

    “陈阁老千金,陈易凝,她原本就很遭人嫉恨,大概,因为才貌不俗的缘故,最近陈阁老被免职,闲置家中,陈家如今朝中无权,那些嫉恨她的人自然也就敢蹬鼻子上脸了。”

    陈易凝三个字敲在季心禾的脑子里,脸色微微一白。

    是她?

    “怎么了?”段澜似乎注意到了她异样的情绪。

    季心禾抬起头,扯出一抹笑来:“没事。”都是前尘往事,想这些做什么?

    她随手端起一杯茶来,想喝口茶平复一下心里微微泛起的波澜。

    可这一抬头,便似乎感受到一道凌厉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心禾微微疑惑的转头看去,却看见一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容颜。

    一个多月未见,却似乎已经时过经年,他依然那般清冷如霜,风华万千,她曾猜过他们或许会再见,毕竟同在京城,也不是没可能,却没想到,不过三日,她便“撞见”了他。

    季心禾面上的笑容瞬间僵硬,脸白如纸,便是一分颜色,也瞧不见了,手上一抖,那茶杯都翻在桌上,茶水洒出来,沾湿了衣袖。

    段澜一惊,连忙给她收拾茶杯:“怎么这么不小心?可烫着没有?”

    不知是因为自己心里还未放下,难免心慌,还是因为穆侯楚眸光太过锐利,她此时只觉得一阵慌乱,不知该如何是好,段澜即使在她耳边问的话,她也没听进去一个字。

    段澜却是没发现大堂另一边的穆侯楚的,他们没有过交际,自然不在意他,段澜只瞧着她湿了一片的衣袖,眉头紧蹙,对着一边的酒楼小厮道:“你快带着她去楼上雅间换身干净衣裳,不然染了风寒可不好。”

    小厮应声道:“是,这位姑娘这边请。”

    类似瑞福楼这种高档大酒楼里,一般都是准备着有干净衣物给客人的。

    “心禾,心禾?”段澜不知她有没有听他说话,她经常这样出神。

    季心禾这才恍惚的反应过来:“啊?哦,我,我这就去。”

    随即跟在那小厮的身后匆匆出去,径直往二楼雅间去了。

    上了楼梯她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穆侯楚似乎正往这边大步走来,那锐利的眸光落在她身上,让她忍不住浑身一个哆嗦。

    随即,便见陈易凝雀跃的身影冲着穆侯楚迎了上去。

    直到这个女人闪入视线,季心禾煞白的脸上才扯出一抹嘲讽的笑,她该是多没出息,才会至今见这男人一面都至于心慌至此,殊不知那人早有新欢在侧。

    穆侯楚自从进入这瑞福楼,目光便从未从季心禾身上移开过半分,似乎这大堂中何人都是不存在,看着她接过那不知死活的男人送的花灯,看着她笑的明艳动人,看着她与那个男人说笑如常。

    如此刺目。

    他大步走向她,没有丝毫掩饰,他已经不远千里追到这里,走到距离她不过数十米的距离,他怎会放弃?

    可就在此时,陈易凝挡了他的路。

    “侯楚,你什么时候回京的?为何都没有人说一声?”陈易凝发现穆侯楚的身影,便连忙迎上来,眸中都满是惊喜。

    “嗯。”穆侯楚直接要绕开她,从前都没有什么心情搭理她,此时此刻更没有。

    谁知那陈易凝身边的小丫鬟瑞雪却哭着跪在了他的跟前,抽抽噎噎的道:“丞相救救我家小姐吧,如今陈家在朝中失势,那些人便全都不拿我家小姐当人看,一个二个都要凑上来踩一脚,羞辱我家小姐,丞相······”

    穆侯楚眸光阴冷的落在跪在他跟前挡路的丫鬟身上,吓的那丫鬟身形一晃。

    陈易凝连忙道:“你这丫头,胡说些什么?”

    语气里却没有半点斥责,显然是故意让她说的。

    穆侯楚面色阴沉的看着陈易凝道:“怕被羞辱,可以不出门。”

    陈易凝浑身僵硬的站在原地,如同石化了一般,瞬间动弹不得。

    穆侯楚转身便直接绕开了她们唱戏的主仆二人,大步往二楼的雅间上去。

    陈易凝脸色发白的站在那里,方才任凭旁人如此酸言酸语,她都没有这一刻感到羞辱。

    一旁的凌风无语的摇了摇头,这位陈小姐不会看人脸色就算了,难道她不知道她父亲陈阁老的官儿就是被穆相给弄掉的吗?这会儿竟还找穆相来哭,什么脑子。

    ——

    “姑娘里面请,奴婢们给姑娘准备了要换的衣物,段公子特意吩咐的,奴婢们不敢懈怠,姑娘过目看看合适不合适,先挑一件吧。”

    季心禾由着那小厮带到楼上雅间时,便见已经有三五个丫鬟端着托盘恭恭敬敬的等在那里了,段澜吩咐的话,瑞福楼的人都这般上心,看来段家在朝中势力也不小啊。

    季心禾没什么心情挑衣服,随手指了一件:“就这个吧。”

    话音刚落,便房门“嘭”的一声被打开,穆侯楚面色清冷的进来,季心禾心口都漏跳了一拍,僵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