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15章 无赖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季心禾死死的瞪着他:“穆侯楚,你到底凭什么这么霸道的介入我的生活?难不成我昨日说的话你全当耳旁风?”

    穆侯楚眸光幽深,定定的看着她:“你说我们缘尽,我就当缘尽,所幸我还有这一辈子的时间让我们缘起,你说你不信我,所幸我也还有一辈子的时间让你去信我,心禾,我不会放手,哪怕穷尽此生。”

    季心禾抿了抿唇,淡声道:“你要如何我不管,但是我来京城的目的是做生意的。”

    穆侯楚很是无辜的道:“那又如何?”

    季心禾磨了磨牙,这男人不要脸起来说多少废话都不管用。

    “你是不是该走了?”季心禾深吸一口气,这才道。

    “唔,天色也不早了,既然来了就吃了饭再走吧,不然回去怕是也赶不及吃饭了。”穆侯楚一副无赖的样子,坐在屋里反正是不走了。

    她不住到他府里去,还不许他来找她了?

    季心禾:“······”

    ——

    段府。

    段澜匆匆赶回来,一进府便立即问早就等在门口的小厮:“出什么事儿了?”

    那小厮连忙道:“小的不清楚,少爷还是直接去找老爷夫人问问清楚吧,老爷说让少爷回来了便先去找他。”

    段澜愣了愣,不知是何事到底这么着急,却还是快步往父母的主院走去。

    听雨轩。

    段老爷和段夫人已经等在了那里。

    段澜进来便是先行了礼:“给父亲母亲请安。”

    段老沉着脸,道:“你去哪儿了?”

    段澜抿了抿唇,才道:“去见了个朋友。”

    “你这才回京才几日,便三天两头的见不到个影子,我是让你去基山书院读书,便是要让你沉心静气,如今看来,你这些年书的书也算是白读了。”段老对子女向来严苛,此时沉着脸,段澜便知怕是有事。

    段澜站在那里没再说话,等着段老爷的后文。

    段老瞧着他这样子,便知道他怕是已经猜到了他的用意,心里不禁轻叹,这孩子其实聪明的很。

    “你别忘了,你这次回京来的目的是什么,我想了想,你和君瑶的婚事也该办了,你年纪也不小了,至今尚未娶妻,像什么样子?”段老爷沉声道。

    段澜脸色一变,当即道:“我回京那日便已经说过,这婚事我不想要,这次回来,便是想当面跟爹娘说清楚,我与那黎君瑶未见过一面,何必用一桩婚事来约束我?”

    段老气的胡子都抖起来了:“荒唐!什么叫约束?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婚姻之事更是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容得你肆意胡闹?你与她的婚事是指腹为婚,这婚约摆在那里,我们段家岂能是言而无信之人?”

    “可我不想娶她。”

    “那你想娶谁?”段老爷气恼的道。

    段澜微微垂下头,却无话可说,他想娶的人,她怕是不一定乐意嫁。

    段老爷闹心的道:“你可知今日下过早朝,皇上留我私下说话,言辞之间便是要重用段家的意思,陈阁老如今退隐朝堂,皇上刚登基,更是用人之际,这也是段家的一个机会,皇上甚至有赐婚的打算······”

    段老话还未说完,段澜便急了:“孩儿暂时不想成亲,这门亲事更是不想要,还请父亲求皇上收回成命!”

    “皇上的话,难不成能让我收回去?”段老冷哼一声:“这亲事原本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就算皇上不说,这亲事你也一定得成,我段家绝不做这背信弃义之人。”

    段澜只好着急的看向段夫人李氏。

    李氏却也只是摇摇头:“澜儿,你也知道,君瑶生来就没了娘,很是可怜,她怎么说也是你表妹,我那可怜的妹妹撒手人寰,如今就留下这么一个女儿,当初既然给你指了婚事,这婚事还是成了吧,你这孩子,从前也不在意这些的,怎的今日偏偏执拗了呢?说是没怎么见过,我和你爹不也一样成亲前才见过一两面,不也好好的走到今日来了?”

    段老爷不轻不重的咳了一声,李氏怕是不晓得,当初他就见了她那么一面,就回家哭着闹着让家里给她提亲,这才娶了她。

    “你娘都这么说,你也别胡闹,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段澜却道:“娘只是觉得黎君瑶没娘可怜,想要她嫁到我们府中好照顾她,那嫁给谁不是一样?为何非得是我?”

    段老爷虎着脸道:“你大哥二哥都已经成婚,娶了妻室,难不成让君瑶堂堂一个侯府千金嫁进来当妾?再说,这本来就是你的亲事,这些年你也没反对,如今要成婚了突然就说不乐意,皇上都打算赐婚,你有什么可不乐意的?”

    “别的什么事情都可以答应,独独这一门婚事,我无论如何也不要。”段澜沉着脸,最终这留下这一句,便拱手作揖行了礼,转身出去。

    “你!”段老爷气恼的道:“这孩子越大越不像话!”

    李氏眸光微沉,却也只是摇了摇头:“我看八成也使他们不熟悉,日后找个机会,让他们多走动走动,兴许会好些。”

    “还能如何?皇上都打算赐婚了,这抗旨不尊的事儿落在咱段家头上,那还了得?”段老爷这会儿也是闹心的很。

    李氏轻叹一口气:“说来也是怪我,早知澜儿会这般抵触这门亲事,我当初也不该订下这门亲,只是君瑶这孩子如今孤苦无依,虽说贵为侯府嫡千金,但是没娘的孩子多少都容易受人欺负,我原本想着她若是嫁到咱家来,澜儿性子温和,我也能多多照顾她,好歹是让我那妹妹在天之灵也能安心,可谁知······”

    “罢了,此事也不必多说,这小子估摸着是在外面野惯了,现在就是欠教训,好端端的一门亲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了?我段家最重诚信,这亲事如今又有皇上上心,怎么说也是不能退!”段老爷一句话,便是将这事儿给板上钉钉定死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