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16章 仔细你的皮

第216章 仔细你的皮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季心禾最终还是选择跟段家的农庄继续合作,毕竟她已经特意去看过了,果蔬都很新鲜也长的很好,换别家是没有意义的,尤其穆侯楚的产业她自然也不会收,他们现在不明不白的关系,她收他的东西做什么?

    至于段家那边跟她合作的农庄是不是真的被穆侯楚给买了,她不知道,但是也没必要知道,她只跟那农庄合作,背后的主人是谁她也没心情管。

    今日一早去跟农庄的管事签订了合约,农庄那边立即便送了货来。

    一切准备就绪,季心禾的小作坊可以正式开始运转了,先前买的那几十个长工已经调教了一番,各自分工明确,各司其职。

    “我知道你们流落到人牙子手里,大多都有自己的辛酸,今日你们既然到了我的手里,这些辛酸我自然也能理解,但我可以说,你们如今能被我挑中,也是你们的幸运,更是你们的机会。”季心禾声音清亮,一身简单的青绿色水裙,趁着那渐渐回暖的春天,很是清新。

    那几十个长工原本都哆嗦着跪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此时骤然听到这样的话,便都是一愣,有些将信将疑的微微抬头,看着眼前这个年纪稚嫩的主子。

    “你们在我这里做活,我首先要的一点就是忠诚,这种东西说简单也简单,说昂贵也昂贵,这可你们个人品行,但是我丑话说在前头,但凡有人胆敢吃里扒外,我定让你不得好死。”季心禾声音凉飕飕的,很是渗人。这些都是卖身的长工,说句不好听的,就是随她整治都可以,这一开始,不威慑威慑,怕他们以为自己年纪轻,又是个女人,便可以无视。

    这话一出,吓的那些长工们脸瞬间白了,忙不迭的道:“我们不敢!必然忠诚姑娘。”

    季心禾踱着步子缓缓的走着,接着道:“那么其次的一点,那便是勤劳。”

    众人忙不迭的道:“我们一定不敢懈怠,好生干活儿!”

    季心禾牵唇笑了笑,看来是吓怕了,吓怕也好,有怕的,才会守规矩。

    “勤劳方面,我倒是没什么特别的要求,你们尽自己所能就好。”

    众人一愣,显然有些不可置信,这位主子买他们,不就是要干活儿的?这专门干活儿的人,难不成还能偷懒?

    季心禾顿了顿,便接着道:“这活儿,说是给我干,其实也给你们自己干,我会安排管事的在这里,记录你们每日里做的活儿的多少,比如,专门负责黄桃罐头的去核的人,一大盆黄桃罐头算一文钱,你这一日若是只挖出了十盆桃子,那你今日便是十文钱,可若是你一日挖了一百盆桃子,那你今日便是得一百文,以此类推,你可以选择懒惰,不过就是钱少些罢了。”

    一众长工的眼睛都亮了:“还有这么高的工钱?”

    一般来说,卖身的长工,是拿不到工钱的,管吃管住,你便这辈子只能给人当奴隶做活儿,所以说这种身份,其实比奴才还不如。

    奴才得了主子的欢喜,没准儿还能赏几个钱,可这些卖身的长工,长年累月在默默做活儿,主子的面儿都见不到,一辈子都没有盼头。

    可没想到的是,这位主子却说,他们可以赚钱!

    “工钱高低,全靠你们自己努力,勤劳的人有好果子吃,你们自己看着办就是,我这儿的规矩很简单,第一忠诚,第二,为了自己赚钱,若是连第一点都做不到的人,我也会让他死的很惨。”季心禾掀了掀唇,淡声道。

    众人浑身一个哆嗦,连忙道:“多谢姑娘。”

    “福全。”

    “是,奴才在。”

    “从今日起,你就负责这作坊的管事,让他们务必各自分工明确,严格按照规矩办事,这作坊,我暂时交给你了。”季心禾道。

    福全受宠若惊,连声道:“多谢姑娘。”

    季心禾道:“别急着谢我,只是暂时,一个月为期,做的好,这管事的差事归你,你一个月的月例银子也翻倍,做不好······”

    福全又是惊喜又是惶恐,连忙道:“奴才一定竭尽全力,办好此事!”

    “成了,大家先开始干活儿吧,按着各自分工,今日这作坊便正式开始生产,我希望大家不要觉得这是我的作坊,都是在为我做活儿,而是希望你们能觉得,这就是为你们自己做活儿。”季心禾朗声道。

    “是。”

    这第一日季心禾到底也是不怎么放心的,亲自在这作坊里监工,指导大家如何做好手头上的事情,因为她格外提倡分工,所以每个人要做的事情都只有那么一件,比如去皮的就只去皮,去核的就只去核,腌制的就只负责腌制,这样一来,工作效率会高很多,因为简单又熟练。

    忙碌了一整日,所有的工人对手上的活儿计都上手了,季心禾看着大家都有条不紊的开工忙碌,而且一个个斗志昂扬,看来这铺子也会很快开起来了。

    葡萄酒是严重保密的,毕竟京城如今盯着这项生意的人太多,她把葡萄酒的分工分的特别细,每一块用一个工人,几个工人隔绝开来,这样一来,每个工人也只知道自己做的那一小部分,其他的步骤一无所知,最重要的步骤,还是季心禾留着自己来完成。

    如今她一个人身在异乡,不得不谨慎些,否则稍稍有误,便可能是满盘皆输了。

    “福全,你好生在这边看着,隔三日去跟我汇报一次情况,我偶尔也会来,若是让我逮住你的不是,你可仔细点儿你的皮。”季心禾道。

    福全连忙道:“姑娘放心,姑娘这般器重小的,小的哪敢不上心?”

    季心禾点点头,这才打算走了:“也别让他们忙太晚,天色擦黑的时候就全部收工吧,不必太辛苦了。”

    福全很是讨好的笑道:“姑娘可真是体恤我们这些下人,小的明白咧。”

    季心禾刚刚走出作坊,谁知便瞧见一辆熟悉的马车停在门口。

    “段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