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17章 但愿她觉得幸运

第217章 但愿她觉得幸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段澜挑开车帘,看到她便笑了:“你忙完了?”

    季心禾有些愣愣的:“你在这外面等着做什么?若是有事找我便直接进来就是。”

    段澜从马车上跳下来,扯了扯唇角:“也没什么事特意找你,所以才没进去打扰你,你现在忙活作坊的事情本来就忙,还不如等你忙完。”

    他便是在外面等着,心里也舒坦。

    季心禾笑了:“段大哥今儿瞧着奇怪的很,若是没什么大事,特意来找我一趟做什么?”

    段澜道:“我没什么事就不能来找你了?”

    他头一次鼓起勇气将这话说出口,心里情绪本来就复杂,此时越发的紧张了几分。

    季心禾却是十分随意的笑道:“自然是能,咱不是朋友吗?我瞧着你这样子,似乎有心事,有什么烦心事不妨说说,若是我能帮得上忙的,定不推辞。”

    段澜也算是帮了她不少忙的,她自然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段澜转头对着青云道:“你先赶着车回府去吧。”

    青云有些犹豫的道:“那,少爷快点啊,老爷特意吩咐少爷不要在外面久留的。”

    “好。”

    青云赶着马车走了,段澜这才对着季心禾道:“我的确有些烦心事,你陪我走走吧。”

    季心禾点点头,便随着顺着街道闲散的走着:“上次你家说是有急事让你回去,可是和那事有关?”

    段澜这人性子洒脱又不拘小节,似乎很少能有什么事情让他皱眉头或者不高兴,今日难得瞧见他这般愁容,看来是当真遇上难事了。

    段澜一边走着,眸光微垂,犹豫了许久,才看这季心禾道:“其实不瞒你说,我这次回京来,便是因为家中有一门指腹为婚的亲事,我如今年纪也不小了,家里便希望我今早成婚。”

    季心禾听着,轻轻点头:“所以,你是不乐意?”

    段澜一直看着她的脸色变化,却似乎没瞧见丝毫的异样,没有失落,没有难受,她不在意他······

    段澜眸光又黯然了几分:“对,不乐意。”

    季心禾便道:“那你便跟你父母好好说说,这婚事是一辈子的事情,哪里能这么草率决定?还未成婚你便不乐意,那往后几十年又该怎么过?”

    段澜扯出一抹笑来:“你倒是头一个跟我说这样话的人,旁人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我只是拿你当朋友才这样说,毕竟是自己的婚事,还是得自己慎重些才好,其实也不一定一下子否决,也许那个姑娘也很好,你可以见见,万一是你自己喜欢的呢?”季心禾语重心长的道。

    段澜定定的看着他,沉默了许久,才终于开口道:“其实我有喜欢的人了。”

    季心禾一愣,挑了挑眉笑了:“原来如此,我说你这么愁是为什么呢。”

    段澜看着她:“若是你,你又该怎么办?”

    季心禾踱着步子闲散的走着,唇角轻勾,却隐隐带着些许苦涩:“要是我?自然是选自己喜欢的,人生这么长,难得遇上一个自己喜欢的多不容易?不然,总怕自己以后后悔。”

    说起这感情一类的事情,那被她压在心底里的过往,便又一次展现在眼前,徒增伤感。

    段澜看着她,心里一团迷雾突然拨开了一般,原本黯然无光的眸子此时也是跟着微微亮起,忽而笑了:“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便如此做了。”

    季心禾扬起头看着他这般欢喜的样子,扯出一抹笑来:“真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这般幸运,还能得段大公子的喜欢。”

    段澜笑了笑,却是没说话:“但愿她觉得幸运。”

    “那到底是哪家的姑娘?”季心禾好奇的道。

    “暂时不告诉你。”

    季心禾轻哼一声:“不说罢了,我也懒得晓得。”

    段澜迟疑了半晌,这才道:“这阵子我怕是没有办法来找你了,我家中还有些事情,大概会很忙。”

    “你若是有事自然不必来找我。”

    “我就怕你一个人在京城,事事不方便,所以也总是放心不下。”段澜道。

    季心禾笑了:“这有什么可不放心的,我如今小作坊都已经办起来了,这几日要开始忙着找铺面,大概再过些日子,我家青禾小铺就该开张了。”

    其实她也猜得到段澜的顾虑,觉得她一个女孩子只身在外,万事不便,但其实她什么都应付的来,没什么好担心的。

    段澜这才稍稍放心:“说的也是。”

    只是脸上还是有些许失落,他今日出来都是偷跑出来的,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父亲明面没说什么,却给他吩咐了不少任务,让他忙的根本没空出门,这次又说让他去翰林院,跟着各大学士好生学习长进,他这一去,怕是有些日子没时间来找她了。

    一想到这里,段澜便满心的失落。

    他头一次感觉到,被家族困住的烦忧。

    季心禾轻笑着道:“好了,既然你也想通了,便早些回去吧,我也回家去了。”

    “嗯。”段澜眸中都藏着不舍,却也只能无可奈何的目送着她离去。

    她说若是让她选,她必然选择她喜欢的,可他忘了问她,若是那个人或许不喜欢自己呢?那她又该如何选?

    就像此时,他两边为难,可她却半点不知道他的心意,也没有对他生出半点心意,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如今做的这一切反抗,到底有没有意义。

    可有无意义又如何?她也说了,此生遇上一个喜欢的人是多么难得的事情?他能够遇到,便已经是幸运,为何不拼一次,哪怕头破血流,也好歹有机会不是吗?

    段澜袖中的手渐渐握紧,眸光也坚决了几分。

    ——

    乐元侯府。

    今日这侯府格外热闹,原来是府邸里的一片桃林花开了,桃花夭夭,格外漂亮,每年到了春日里,这乐元侯府的桃林都是一大风景。

    侯府便干脆每年这个时候,便摆个桃花宴,宴请京中的名门贵族前来赏花。

    这园子里满是莺莺燕燕,少女们尤其爱在这桃林里玩耍,很是欢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