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19章 你怎么不干脆把床搬过来?!

第219章 你怎么不干脆把床搬过来?!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尤其是,这事儿竟然还被陈易凝那个贱人拿来利用了一番,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说出来,存心让她难堪!

    一想到这里,黎君瑶就满心的愤懑,恼火的不得了。

    绿兰连忙道:“小姐因为这么一点事情,就去找老爷闹,老爷兴许还会觉得小姐徒生事端,小姐忘了,老爷最见不得子女不沉稳大方了,这事儿,若是小姐闹的惊动了老爷,没准儿又得挨骂呢。”

    黎君瑶想想也是这么个道理,只是这心里的火气还是消不下去,气恼的道:“那怎么办?让我忍了不成?不知道哪里来的狐媚子,连我的未婚夫都敢勾引,若是让我知道,我非扒了她的皮!”

    绿兰冷笑着道:“小姐这话就说对了,段少爷年纪轻,难免才子风流,小姐只当他一时犯错算了,若是针对段少爷发脾气,反而显得小姐小气,小姐若是真心想要嫁给段少爷,不妨还是多想想如何整治那狐媚子,扒了那狐媚子的皮!”

    黎君瑶眸光闪烁了一下,冷哼一声:“你这么说,倒是提醒我了,你立即给我去查!那次在瑞福楼,和段澜一起去的女人是谁!陈易凝都看到了,想必也不少人知道她,我非得将她扒出来,狠狠的收拾她!”

    黎君瑶此时只恨,因为她向来不爱读书,对于那些舞文弄墨的事情更是半点不感兴趣,那****没去,否则,当场就让那个女人不好过!

    “是,奴婢这就去查。”

    ——

    铺子开张在即,季心禾一边忙着找铺子的事儿,一边又忙着作坊那边,幸好福全是个中用的,将那作坊管的还挺好,也不用她太过操心,不然她真是要忙成陀螺了。

    今日终于谈拢了一个铺面,将这铺子的事儿给定了下来,因为在京城做生意,起点还算是挺高,毕竟她这小铺还未开张,葡萄酒的名声便已经洒遍京城,到时候生意必然是一开就火爆的,所以她特意找了个很大的铺面,还请了工匠来做最细致精巧的装修。

    为的就是一开张就走高端路线,也能趁机抬价。

    有些东西,供应给寻常百姓一个价位,供应给权贵家族,便又是另一个价位了。

    季心禾忙了一整日终于回家,毫不意外的看到自家院子里的奴才讪讪的道:“姑娘,那位······”

    又来了。

    穆侯楚正在她房里看公文,她房里那张原本属于她的书案,此时已经摆满了他的公文,她那摆放着零散的杂书的大书架上,此时已经被他的书塞的挤挤攘攘。

    季心禾瞪圆了眼睛,生生怔在那里:“穆侯楚,你把这当你自己家了吗?!”

    他一次又一次的来蹭吃蹭喝就罢了,如今连自家的书房都搬过来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早就不想忍了,可偏偏这男人不要脸又无赖,死赖在这儿撵都撵不走!

    穆侯楚从公文堆里抬头,看了她一眼:“唔,回来了?吃饭了没有?”

    季心禾额上的青筋跳了跳,他这闲话家常一样的态度是什么意思?

    季心禾气冲冲的走到他的桌前,一巴掌拍在桌上,震的那满桌子的公文都动了一动:“穆!侯!楚!”

    穆侯楚很是无辜的道:“我又怎么了?”

    “你问我?”

    “我朝中事务也繁忙,每日来这里吃饭然后再回去未免太耽误时间,所以我就让凌风将公文都直接送到这边来,我也不必两边跑。”穆侯楚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那你可以滚回家去吃饭!”季心禾额角的青筋暴跳,这男人真的是可以轻而易举的气的她跳脚!

    穆侯楚微微勾唇,似乎是被她这炸毛的样子给逗乐了:“你在哪里,家就在哪里,你让我去哪?”

    季心禾嘴角抽了抽,黑着脸道:“那你嫌麻烦怎么不干脆把床也搬过来?”

    “唔,若是你乐意,我可以跟你挤。”穆侯楚眸光微不可查的亮了一亮,隐隐跳动着的星星之火很是危险。

    “滚!”

    季心禾已经不想跟这个没脸没皮的男人多说一句废话了,转身便气冲冲的出去。

    正好出去,便瞧见正抱着又一摞公文在外面候着的凌风,因为知道她在里面,所以才在外面等着,瞧见她出来,便连忙行了个礼:“夫人。”

    季心禾瞪了他一眼,凌风浑身一个哆嗦,却还是不敢改称呼,主子的吩咐,死也不能违拗。

    “属下,属下给主子送公文,立马就走了。”凌风讪笑着,似乎想要化解这僵持的气氛。

    季心禾瞪着眼睛道:“你家主子从来都这么不要脸吗?”

    凌风腿肚子一软,差点儿没摔下去。

    不,不,不要脸?普天之下怕是只有自家夫人能用这样的词来形容自家风华万代的主子了······

    也只有自家夫人敢说的出这样的话。

    凌风连连摇头,他估计只在你面前不要脸。

    穆侯楚在屋内听着季心禾的话,却无奈的轻声笑了,脸要了管什么用?能哄媳妇儿能睡觉吗?

    季心禾气冲冲的转身出去了。

    凌风这才颤颤巍巍的进屋去:“主子,属下给送公文来了。”

    穆侯楚头也没抬:“嗯,让厨房那边炖碗莲子羹给夫人送去,她这会儿生气怕是又不乐意吃饭,吃点清热解火的也降降火。”

    “是······”还不是你给气的。

    穆侯楚忽然抬眸凉飕飕的扫向他。

    单单一个眼神便吓的凌风一个哆嗦,怀疑自己心里的话被他听到了,连忙退下:“属下告退。”

    屋里终于空无一人,穆侯楚才轻轻叹了口气,他一连一个月没见她了,****夜夜想的快要发疯,如今好容易找到她,难不成还让他放任她在离他远远地地方呆着?

    他现在干看着她不吃就已经是最大的忍耐限度了。

    不愿意住进他的丞相府,还不许他自己过来?他媳妇儿就在这儿他不来这儿那去哪儿?丞相府?

    如今这世上对于他来说只有两种地方,一种叫有季心禾的地方,一种叫待不下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