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25章 你好大的胆子

第225章 你好大的胆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那你还站在那儿做什么?来倒酒啊。”黎君瑶轻哼一声,把架子摆的高高的,在她的眼里,自己是侯府千金,正儿八经的世家女,跟这种农女出身的商人,便是云泥之别的差距,她也有这个资格来狠狠羞辱她!

    季心禾已经感觉到了黎君瑶的不善,心里暗自警惕,转头冲着福全使了个眼色,福全连忙机灵的取了勺子来舀酒。

    那黎君瑶却一下子拉了脸,瞪着福全道:“你是哪儿来的下贱玩意儿,本小姐的酒,也能让你这种人碰的!”

    福全吓的浑身一个哆嗦,连忙讪讪的将勺子搁下:“是小的冒犯了。”

    黎君瑶嗤笑一声:“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没规没矩的,我这侯府重地,比不得那些小门小户的,别把在自己家的那一套乱来的规矩往侯府带!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所以啊,这门第差别就是这么明显,别以为攀了高枝儿就能便凤凰,麻雀,终究只是个扶不上台面的麻雀!”

    这话明面上是教训福全,这明显是冲着季心禾来的。

    借着福全给她脸色看?季心禾挑了挑眉,她似乎跟这个黎小姐从未见过,也不知道她对她哪儿来的这么大的敌意。

    黎君瑶这话一出,那群名媛千金们个个儿拿着帕子掩唇笑了起来,合起伙儿来嘲笑她?

    季心禾心里冷笑一声,她还以为这些个从小知书达理的世家千金都是些个什么东西,今日才算是开了眼。

    “黎小姐既然嫌弃我带来的家奴,那便请黎小姐让侯府里的奴才倒酒好了。”风轻云淡的语气。

    季心禾神色不变,没有黎君瑶期待的羞恼和自卑之色,也没有气急败坏,她就那么清清淡淡的站在那里,穿着最简单朴素的衣裙,却莫名的有着与生俱来的贵气,让人如何也看不轻她。

    便是她这处变不惊的姿态,让黎君瑶越发的恼火,心里憋的那一肚子的气没地儿撒,她怎么甘心?眸中闪过一抹阴险之色,下狠心今日定要整的她身败名裂!

    黎君瑶死死的瞪了季心禾一眼,这才冲着绿兰使了个眼色:“去,倒酒,也让我们尝尝,这葡萄酒到底是个什么好东西。”

    沈依琳压低了声音对着一旁的千金嬉笑着道:“这就是君瑶要请咱看的好戏吧,接下来,可有看头了。”

    她们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黎君瑶的阴险手段她是再明白不过,她今日将季心禾特意叫来,怎么可能按了好心?

    绿兰得了命令便过去,掀开了那酒缸的盖子,随即便是一阵飘香的酒香味儿传出来,引人沉醉。

    这诺大的明香台,都满是酒香,饶是黎君瑶,闻着这味儿也是忍不住多看了那酒罐子一眼,当真是好酒。

    绿兰拿了身边的小丫鬟送上来的酒壶和勺子,一手拿着酒壶,一手拿着勺子,便开始细细的舀酒。

    季心禾在一边冷眼看着,忽而瞧见那丫鬟借着衣袖的遮挡,似乎从袖中拿了一个荷包出来,正往那酒缸里放。

    季心禾眸光一闪,手中的石子儿暗地里一弹,那绿兰便只觉得小腿一麻,“啊”的一声喊出来,身形一个踉跄。

    季心禾连忙快步上前,“扶住”了她:“绿兰姑娘可小心些,这酒珍稀的很,一不小心没站稳,给撒了可怎么好?”

    绿兰总算没摔着,堪堪站稳身形,脸色微白,不知是受了惊吓还是自己心虚:“奴婢没事。”

    黎君瑶瞪了她一眼:“没用的东西,手脚这般不利索,可舀好了没有?”

    绿兰的酒壶就拿在手上,舀好没有人人一眼就能看的出,黎君瑶偏要多问一句,显然是另有所指。

    绿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袖中那已经空了的荷包,心里总算松了口气,微微点头:“酒已经舀好了,请小姐品尝。”

    黎君瑶冷眼扫了季心禾一眼,隐隐多了一抹冷笑的味道,轻哼一声:“拿过来。”

    几乎所有人都是看好戏的态度,沈依琳甚至忍不住低低的笑了起来,这下,可当真要让这个商女好看了。

    对她们这些世家女来说,一个农女出身的商女,就算被整死了,那也算不得什么,左右这身份天壤地别的,谁让她出身低贱呢?

    可就在沈依琳转头看向陈易凝的时候,却见她似乎在出神一般,神色都有些恍惚的样子。

    “易凝这是怎么了?这好端端的戏,也看的你不痛快了不成?”

    陈易凝回过神来,摇摇头:“我没事。”

    却还是忍不住再次多看了那道清丽的背影一眼,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个背影······如此熟悉。

    似乎在哪里见过,却想不起来,到底是谁,只是这心里莫名的心慌,也不知是为何。

    却在此时,一个小丫鬟通报了一声:“小姐,段少爷来了。”

    黎君瑶眼睛一亮,连忙道:“还不快请进来。”

    便是要让他看到这么一场好戏,才好玩儿呢!

    段澜此时脚步轻快,心情也放松的很,父亲都已经答应了他,这次来看看黎君瑶,若是不中意便立即退婚,一想到这里,他整个人都释怀了。

    谁知一进来,便瞧见那群莺莺燕燕之中站着的那一抹清丽的身影,段澜面色一变,满是诧异,她怎么来了?

    黎君瑶见段澜一进来便只看那季心禾,心里越发的嫉恨,却还是强扯出一抹笑来:“段少爷百忙之中特意抽空来我的生日宴,君瑶实在受宠若惊了呢,你来的倒是巧,我今日听说这京城新开的青禾小铺,有酿造的上好葡萄酒,我便特意让人去订了二十斤,这会儿正在品酒呢。”

    段澜这才了然的点了点头,冲着心禾笑了笑:“原来如此,季姑娘的葡萄酒可是整个大乾朝独有的,今日我们算是也有口福了。”

    黎君瑶气的咬牙切齿,他竟还敢当着她的面对那个贱人这般示好!

    黎君瑶端起那绿兰送来的酒杯,打算喝下去,谁知刚刚喂到嘴边,便突然神色一变,立即摔了杯子:“这是个什么东西?季心禾你好大的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