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27章 我看谁敢动她

第227章 我看谁敢动她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这满园子的莺莺燕燕也都给吓坏了,不知是被黎君瑶满身的虫子给吓到了,还是被黎君瑶那吓的狰狞的脸给吓到了,一个二个的撒腿跑的老远,生怕那虫子爬到她们身上来了一般。

    黎君瑶最怕这些脏兮兮的虫子,这会儿竟让这虫子爬到了衣裳里,真是吓得要死,滚在地上又哭又闹,还扯衣裳:“虫子啊!虫子啊!给我弄死那些虫子!你们这些没出息的东西,快给我弄死了去!”

    下人们这又是着急又是无从下手的,那么几只在她衣裳外面的虫子倒是好说,轻易就捏死了,可她衣裳里面的虫子,这可如何弄死啊?

    加上黎君瑶又挣扎着乱动,让谁都没了分寸。

    这场面一时混乱无比,只有季心禾依然安逸的站在那里,唇角微不可查的勾起一抹浅浅的笑。

    跟她斗?

    这么拙劣的伎俩,着实是太嫩了些。

    那绿兰拿出那装满了虫子的荷包的时候,她就猜到了这黎君瑶的阴险心思,先前趁着“扶”绿兰的功夫,趁机将她那荷包的虫子尽数抓到了自己的手上,后来等着黎君瑶指着她的鼻子破口大骂,她拍开她的手的时候顺势将虫子扔进了她的广袖里。

    敢拿虫子来害她,那就让她自己尝尝这恶果。

    段澜原本还是有些懵的,毕竟这事儿从始至终他也没怎么看明白,更是不知道那黎君瑶为何身上突然多了这么多的虫子。

    可当他看到混乱的人群里,季心禾唇角浅浅的笑意和那略带狡黠的眸子时,便似乎一下子明白了。

    段澜不禁笑了,走近了她,压低了声音道:“是你干的?”

    季心禾眨了眨眼:“谁让她惹我?”

    段澜无奈的笑了,他今日自从看到她起,心就一直提起来的,生怕她吃亏,没想到自己到底还是小看了她。

    “只怕今日不好收场了。”段澜还是有些担心。

    季心禾冷哼一声:“我怕她?”

    不知闹腾了多久,黎君瑶那边混乱的人群才终于渐渐消停了。

    虫子要被被弄死了,要么被抓出来了,黎君瑶此时却也已经被折腾的披头散发,自己那满头的朱玉翡翠撒了一地,那上好的月华裙被扯的烂兮兮不说,还隐隐散发出一股子恶臭。

    那虫子不知有几只是被人直接在她身上给拍死的,这恶臭自然是有的了。

    便是沈依琳这帮“手帕交”,此时也满是嫌弃的后退了几步,不想靠近。

    绿兰连忙跪在地上道:“小姐快随奴婢进去沐浴更衣吧······”

    黎君瑶却扬手就是一个巴掌扇过去,吼道:“你给我滚开!”

    绿兰惊恐的摸着脸,连忙讪讪的跪在地上,不敢再多说一句。

    黎君瑶气的浑身都几乎要冒烟,脸色更是黑如锅底,咬牙切齿的从地上爬起来,指着季心禾骂道:“是你,是你这个贱人做的对不对?!”

    段澜眉头一蹙,季心禾便道:“黎小姐这话什么意思?这从头到尾,都是黎小姐一个人在闹,先是说我这酒里有脏东西,我什么也没说就让你们随便查,结果酒里没脏东西,却发现黎小姐身上爬出了虫子,难不成黎小姐身上爬了虫子,也要怪我?我好歹也帮黎小姐捉了只虫子,你这般恩将仇报?”

    这话一出,段澜都忍不住低下了头,明显是强忍着笑。

    黎君瑶气的半死:“你别在这里瞎说八道!肯定是你,肯定是你!来人啊!给我把这个贱人抓起来,我要杀了她!”

    黎君瑶这辈子都没受过这等屈辱,此时闻着这浑身的恶臭,忍着这么多的恶心,再回想起方才那满身虫子的噩梦,黎君瑶几乎都要气疯了,这一切只有可能是季心禾干的,虽说没有证据,但是她们心里各自清楚的很。

    此时看着这个贱人如此嚣张又完好的站在她的眼前,而自己却被她暗地里整的如此惨,黎君瑶怎么咽的下这口气?她现在连沐浴更衣都没有心情,就算强忍着恶心也得先看着这个贱人死在她眼前了先!

    黎君瑶一声令下,立即冲进来好几个粗使婆子,气势汹汹的像是要将季心禾个活剥了去。

    段澜立即道:“黎君瑶,你这是做什么?此事与季姑娘有什么关系?你竟这般胡搅蛮缠,肆意妄为吗?”

    黎君瑶吼道:“你到现在还为这个贱人说话?!这狐媚子到底哪里好把你勾引的这般?!”

    这话一出,段澜的脸瞬时红了,气道:“你胡说什么?!”

    “我胡说?”黎君瑶嗤笑一声:“这等狐媚子,就该死!”

    季心禾惊诧的看向段澜,她今日一直没弄明白黎君瑶对她这般恶意是为什么,直到此时,才似乎明白了,她勾引段澜?

    段澜耳根微红,有些不自在的别过头:“心禾,我······”

    他想过无数次跟她表明心意的场景,却万万没想到,是这样被人刺破在众人面前,如此赤裸裸,又如此羞辱。

    却在此时,那些粗使婆子们便已经冲着季心禾冲了过来。

    季心禾顾不得段澜了,冷笑一声:“黎小姐方才在我刚进来的时候,还对着我带来的家奴立规矩,说名门望族,比不得我们小门小户,可以肆意乱来,规矩大的很,此时却只凭着黎小姐自己一番揣测,没有丝毫证据就让人来抓我,我们小门小户都做不出来这等没脸的事儿,黎小姐此时却做的出来?也真不怕给侯府丢脸。”

    黎君瑶咬牙切齿的死死瞪着她:“本小姐贵为侯府嫡长女,也容得你一个贱民在这里大放厥词?本小姐今日就算无凭无据杀了你,有谁敢多说一句!?还不快上!给我杀了她!我要杀了她!”

    季心禾袖中的拳头紧紧握起,眸光扫过那些凶神恶煞的粗使婆子,眸光凌冽,随时准备大打出手了。

    正在此时,忽而听到一个凌厉又清冷的声音传来:“我看谁敢动她。”

    季心禾惊诧的抬眸看去,却见穆侯楚一身墨袍,神色冷冽的大步进来,带着森森寒意。